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科教 > 正文

被镜子支配的恐惧:100部恐怖片也不如一面镜子

风月宝鉴呈现的是人心中所摹想的虚拟影像,从而暗合了当前盛行的虚拟现实技术(VR技术)。

暗夜里,昏黄的灯光下,伴着水龙头诡异的滴答声,不经意间一瞥,镜子里猛然闪过一张惨白的脸,再凝视又倏忽不见,当主人公抚着心胸归于平静,转回头,一张狰狞的脸浮在眼前……

这样的情节人们并不陌生,因为这类以镜子为道具的桥段已经近乎成为恐怖片的标配。

对此,曾有影评人说过:100部恐怖片也比不过一面镜子,这是你被镜子支配的恐惧。

如果探究这种恐惧的缘由,则可以归因于镜子曾被赋予的灵异性,在世界各民族文化,尤其是中华文化中,这种灵异性甚至已经成为一种现象,使其负担着远超实际功能的深刻内涵。

至于镜子为何被赋予这一特质,则有可能源于最初人们对其成像原理缺乏认知而产生的臆测,以及其本身特质对神秘感的加成:看似虚无却又可包罗万象,尺仅方寸却能以小容大,近在咫尺却又深邃幽远……

由于长期心理积淀的结果,往往使人产生现实空间与神秘未知之连接的想象。

在中国古代文化作品里多见关于镜子的灵异性的想象。

为人熟知的如《西游记》中描摹的照妖镜,具有使邪魅显现原形的功能;隋末唐初的王度所著《古镜记》,记述了一面能辟邪镇妖、消除疫病的镜子;《聊斋志异》中《安期岛》一篇,讲述某官员自朝鲜获赠一面宝镜,能显示海中龙宫景象,龙飞蛟舞,光怪陆离……船行海上遇到狂潮,将镜子抛到海里,海潮立即平息……

以上种种记述虽然奇幻,但基本上是游离了镜子成像功能所进行的想象,因此将这种奇幻归因于神道力量也未为不可。

此外,还有一些文化作品中的记述虽然同样展现了镜子之灵异性,但其想象却根植于镜子能成像这一特质,因此如果以现代科技的视角审视,似还可以解读出一定的科学内涵,这或许表明了人们对镜子的认识逐渐返归本真的过程。

比如说《封神演义》中提到用21面镜子布成的“金光阵”,转动镜子则照射出金光,会使人顷刻间化为脓血。

这似乎在暗示太阳光经过透镜组合聚焦的过程;元末明初的学者陶宗仪所编纂的《说郛》中记载了一面秦始皇拥有的宝镜,能照彻五脏六腑,洞悉疾病之所在的镜子,并且照镜的人若有邪念,则镜中影子会胆张心动,因此秦始皇常用它照射宫人,以杜绝凶隙……这会让人想到什么?超声波诊断?

《聊斋志异》中的《八大王》一篇,记述书生冯某得到了一面神奇的镜子,不但成像性能好,可“光射里余,须眉皆可数”,奇异的是美丽的女人一照,影像就可留在镜里,即使经过磨洗也不会消失。

但是假若改换妆容重照,或者更换一人,前面留存的影像就会消失,并保留新的影像。冯生因此用镜子偷偷保留了心仪的肃王府三公主的美丽影像,并在历经波折后成就了姻缘。这面镜子已经具有了类似于照相机的功能。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卷十六·姑妄听之二》中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书生朱介如中暑眩晕,魂魄离体后误入冥府,遇见在阴司承担职司的亡友张某,并得以暗窥阎王审案的过程。

在庭讯中,某个受审者昂首争辩,拒不服罪,于是阎王挥手示意,在大殿一侧显现一面大圆镜,镜中出现一个女子被反绑并受鞭笞的影像,突然间影像变换,又显示另一个女子强忍泪水俯伏在地上的画面,表明受审者生前曾对她们施虐。面对视频证据,受审者俯首认罪。

这面镜子在故事中称为业镜,单从它的功能来看,和现代影像设备如出一辙,然而这还并不是最诡异之处。

诡异的是朱介如以“问影必肖形,今无形而现影,何也?”来询问业镜的原理,张某答以:“人镜照形,神镜照心,人作一事,心皆自知,既已自知,即心有此事,心有此事,即心有此事之象(像),故一照而毕现也。若无心作过,本不自知,则照亦不见,心无是事,即无是象(像)耳。”

就是说业镜所播放的影像并非是事先保存的,而是根据人的心理活动重演其过往行为。这种瑰奇的想象令人叹为观止,已经超出了现代科技的解释能力。

《红楼梦》一书中记述了一面叫“风月宝鉴”的神镜。这面镜子“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专治邪思妄动之症,有济世保生之功”。

书中风流俊俏却又寡廉鲜耻的贾瑞为王熙凤的美色所迷,求之不得并饱受捉弄,因此身染沉疴,命悬一线。有个道士为延他性命借以宝鉴,并叮嘱他只能照背面,意在借镜中显示的骷髅影像警醒他,但贾瑞却痴迷于镜子正面所呈现的王熙凤影像。诡异的是这影像还能表现出互动性,主动向其示好,贾瑞遂在情思昏昏中反复进入镜子与其苟合,最后“枉送了性命”。

与业镜能再现真实过往行为的影像不同,风月宝鉴呈现的是人心中所摹想的虚拟影像,从而暗合了当前盛行的虚拟现实技术(VR技术,Virtual reality technology)。

该技术是一种可以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仿真系统,它利用计算机生成一种模拟环境,是一种多源信息融合的、交互式的三维动态视景和实体行为的系统仿真,能使用户沉浸到该环境中,从而体验到临场感、沉浸感。

贾瑞借助于“风月宝鉴”这一VR设备的雏形,实现了“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的“皮肤滥淫”目的。

《聊斋志异》中的《凤仙》一篇中也记述了一面具有虚拟现实功能的神奇镜子:书生刘赤水因与狐女凤仙相爱而荒废学业,凤仙为督促他攻读送给他一面镜子,并叮嘱道:“欲见妾,当于书卷中觅之;不然,相见无期矣。”刘生遂闭门谢客、刻苦攻读,此时看镜子,镜中的凤仙笑意盈盈,对他颇为期许。

过一段时间后刘生有所懈怠,游玩无度,此时再看镜子,镜中的凤仙则面容悲伤,甚至向隅而立,刘生受此警示复又刻苦攻读。

从此他用这面镜子检验自己的学业,惴惴然如对严师,最终考中举人。与风月宝鉴相比,这面镜子表现出了更强的临场感、沉浸感和互动性。

当前有智者对VR技术的狂欢已经表现出了担忧,比如说担心其营造出的延伸世界会反客为主,人们长久沉浸于美好而虚幻的世界中,会反衬现实生活之枯燥乏味;也有人担忧人们会沉溺于其所营造的达到极致的快感文化中而不能自拔。

这些担忧并非无因,无论如何,对未经深度检验的任何新技术的发展,尤其那些被认为具革命性和颠覆性的变革保持警惕之心,并非杞人忧天。

但是从“风月宝鉴”与《凤仙》篇之对比,我们或许可以再次体味科学技术的双刃剑特质并获得启发,即借助具有虚拟现实技术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这取决于引导和管理是否有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新浪科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