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民生 > 正文

90后年轻人对抗 “996”工作制

‌‌“996‌‌”不是一个新词。这种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工作模式,起源于2000年左右。那时的无薪加班,帮助国内一些科技企业成长为行业巨头。但如今,996工作制变得日益普遍,小米、360、58同城、华为等企业的加班文化都曾引发热议。

996似乎成为这个时代的一种群体症候。在加班文化的焦虑之下,对抗也随之产生。据BBC报道,许多年轻员工开始起诉雇主,这些人往往是受过更好教育的千禧一代,对自己的权益有更多了解,更倾向于做更有意义的工作,也更敢于表达自己。

我们采访了几位曾经处于或正处于996工作制中的年轻人,听他们讲述挣扎、对抗和逃离的故事。

1.于生男27岁

BAT运营岗位

‌‌“快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什么了‌‌”

前几天我做了个梦——在梦里,我已经不再年轻,可是之前掌握的工作技能被时代淘汰了,为了能跟上这个急速变化的社会,不得不学习新的技能,没有一天能得到安宁。我被梦境惊醒,觉得比梦到妖魔鬼怪还可怕,简直是无间炼狱。

这跟我毕业后几年的状态有关:生活是严丝合缝的,被工作填满。之前在一个创业团队做新媒体运营,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一年都没休息。因为那是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我不敢离职,怕被认为不稳定,之后不好找工作。领导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真的是用起来毫不吝惜。

挺多创业团队都有压榨毕业生的习惯。当时我工作的岗位,3年换了5个人,都是刚毕业不久,其中有些人因为压力太大还患上了抑郁症,需要每天吃药。

后来,换到现在BAT中的一家公司做产品运营,入职时,HR告诉我,这里是‌‌“弹性工作制‌‌”。但996这种事,就算HR不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尤其是做运营的。入职之后果然弹性,工作时间只有延展,没有收缩——我又重新陷入了996的魔咒,几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甚至不明白活着是为了什么。

这一年期间,过的都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哪都没去,到了周末就得赶紧补觉,不然下周真的会崩溃。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也就半天,有时候真的就是懵住了,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偶尔半夜在公司健身房里锻炼,几乎是我唯一的活动了。看一场《复仇者联盟3》,几乎是提前半个月计划的,毕竟周末也就1天。我也根本不敢请年假,因为回来时积压的工作会更多。

领导曾经因为我加班太多找我聊过一次。我跟他说,工作量太大是原因,提高效率的方法我都快想绝了——我甚至用周末唯一的一天休息时间自学敲代码,来代替一些重复的工作了。但领导也没给我解决问题,工作量不降反升。

现在看来,我的做法可能不太合适。我应该明确表示这些工作我做不完,但最后我总是完成了,所以领导还是觉得我一个人力足够。也可能也是我太基层了,我的需求在领导眼里不是优先级。

身边不断有刚毕业的年轻人来了,又因为受不了加班而走掉,他们肯定对运营的工作节奏有心理预期,但是听说和亲身经历是两码事。其实很多工作本来就不该让年轻人来做,我们公司已经在很多方面用AI做运营工作了,AI代替运营岗位是迟早的事儿。

现在的我,也是便宜好用的年轻人,等我中年了,要养家糊口,既不能像现在这样拼命工作,又不能像年轻人快速学习新技能,我该怎么办?

而我能忍到现在不离职的一个原因是,996已经让我没有自己的生活,为了逃避这种不如意,我把加班当成了借口,还能挣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我不是没想过跟这种生活对抗。比如转行,传统行业也许相对轻松;也试过和领导继续沟通,无功而返。目前能想到的也就是离职,先让自己缓一缓。至于下一步,之后再想想吧,没准去做个斜杠青年,尝试多重职业和身份呢。

2.葛文男24岁

成都某地产公司管培生

‌‌“除了一天一包烟,有钱也没处花‌‌”

毕业前,我拿到了华为和两家地产公司的offer。当时没选择去华为,一来是因为不想去深圳,二来就是恐惧华为的加班文化。也不知从哪里看到过华为的‌‌“奋斗者协议‌‌”,倡导员工自愿加班,不然奖金、升迁可能与你无关。如果一个人在异乡拼命加班,感觉很凄凉——我当时不想要这种生活。

也许996这种工作节奏,已经算舒服的了。现在地产、金融、互联网普遍加班,都是行业常态了。我毕业到现在,在地产公司做管培生轮岗大半年了,基本上都是早上9点上班,一直干到夜里12点,忙的时候到凌晨,周末看情况偶尔加班。

最晚下班的记录,就是直接通宵了。有时候可能第二天要交一篇报告,或者第二天要跟客户交房,我或者我的团队就得通宵布置。而我跟其他管培生日常聊天,除了问候一句‌‌“你下班没‌‌”,就是‌‌“太疲惫了‌‌”、‌‌“很难受‌‌”。

轮岗这么久,在一线当置业顾问是最累的,朝九晚一是常事,一周六天,轮休一天。轮休的时候也不得安宁,客户经常会来找你问各种问题。说实话,对于休息,我已经没有太明确的概念了。准确地说,工作就是我的生活。

那段时间,我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有钱也没处花。当时那个房产项目周边配套不成熟,方圆十里也就一个24小时便利店,除了每天买一包100元的烟,我完全没有其它消费的时间和渠道。

连睡觉时间都是奢侈的。我每天大概两三点睡觉,睡五到六个小时。不是不想睡,是真的舍不得睡,躺尸了就真没自己的生活了。腾出来的时间,我可以和朋友玩玩手游,看看轻松的短视频——因为根本没有完整地看完一部电影的时间。

我似乎接受了996的逻辑,因为觉得对年轻人来说,很多事情都有特定的时间节点,错过了,回头来做,就会难很多。加班,是为了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把准备工作做在前面。其实说到底,也是没得选,只能老实接受,享受过程。

3.穆同男27岁

某通信企业前工程师,

现在继续深造中

‌‌“我不会再选这样的工作,

因为身体已经接受不了‌‌”

5年前,我本科刚毕业,在一家通信企业做软件工程师。我选择那家公司的主要原因,是它给的薪水是我能找到的工作里最高的。

之后一年多时间里,我每天9点上班,基本上每周一、周二、周四都会加班到9点多,周三晚上大家一般会参加一些公司内部的社团活动,周五基本不会加班。而我在的是公司相对核心的一个部门,每个周六大概会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要去加班的。

尽管除了吃饭睡觉,90%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但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份职业,我也没觉得强度很高,感觉和在学校读书时差别不是很大,相对规律。

真正察觉到累,是我参加部门内部的一个挑战项目,一个月里,每天会加班到晚上11点或12点,只休息了一个周日。那时恰好父母来探望,劝我不要这么拼。当时我开始思索,这个行业的前景到底怎么样?值不值得这样子拼命去做下去?如果做另外的选择,有哪几条路可以走?

我做的是公司内部核心的业务,但工作经验的积累,只会让你对这块特定业务的熟练度提升,一旦去了其它公司,这些经验可能根本就用不上。有一些工作了三、四年的前辈会和我吐槽,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久了,会觉得非常枯燥,我也不想选择这样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可要离开,就必须学习更高层级的内容,继续留在这里,根本没有时间。

而且赶上当时入职满一年,小boss跟我洽谈,要我签一个自愿放弃假期的协议,不签的话,奖金和股票配置都会受到影响。正好当时女朋友提出要深造的想法,综合考虑下来,我决定和她一起。

当时和我同部门的同事们,有若干位都离开了。有的去了外企,有的去了投行,做的还是工程师的工作,但是相对来说会轻松很多。

可怕的是,离职后,我总觉得不太舒服,后来去医院检查,果然身体出了问题。如果让现在的我再选择一份工作,我肯定不会选工作强度这么大的了,因为我的身体已经留下了病根,这是无可挽回的了。

4.钟平顺女25岁

程序员

‌‌“996大概是一种企业文化迷思吧‌‌”

3年前,我在一个大公司的地图部门工作,为了完成KPI,经常加班,挺无聊的。

我们做的业务就是处理地图基础数据,KPI就是看数据处理了多少条。当时也没有什么算法,就人工看数据、写规则、然后跑一遍程序,而在这样的大公司,每个人都是一颗螺丝钉,负责的内容很少,方法也就那么一点,业务很快就熟悉了,一直重复性劳动。所以我做了不到一年,拿了年终奖,就跑路了。

现在,我在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工作忙的时候也会有阶段性的996。虽然干的也不算特别有意思的活儿,但是系统bug多啊,定期review一下能抓一筐呢。

‌‌“定期review‌‌”算是一个‌‌“大数据负责人‌‌”和‌‌“算法专家‌‌”的自我修养吧。我会经常去分析一下系统的数据,看看以前做的东西有没有问题,能不能改得更好,有没有必要改,怎么改……这种情况下,我看上去没有996,也不一定处理了很多需求,但是也还挺忙的。

我算是一个对工作想得多、总能想方设法找到活干的人。而且我觉得,现在大部分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很难分开,如果工作还有学习研究的成分,尤其是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挺难区分到底是在加班工作,还是只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研究一点东西,但不论怎样,很容易就996了。

在我看来,996分两种吧,一种是强制加班,属于劳动力剥削,没事干还要在那坐着,我肯定会躲开的。还有一种属于小年轻的抛头颅、洒热血,就很青春励志。谁都想参与伟大公司的关键战役,但是投入要有产出,想办法拿到个人能力或者职务上的提升才行。

我也不太懂为什么现在创业公司已经等同于996了,大概老板都喜欢一种创业精神?好像大家齐刷刷地坐着加班,就是一支野战军了,单点突破,战无不胜——大概是一种企业文化迷思吧。

5.邹仁男29岁

某互联网电商公司前运营,

现国企员工

‌‌“试错让我明白了真正想做的工作是什么‌‌”

我在一家电商做了不到一年的运营,最开始决定去工作,更多的是因为我很好奇互联网公司的生存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

入职的时候,HR都是捡好听的说,明面上规定的工作时间都是8小时,朝九晚六。但我内心其实有准备,互联网行业,加班肯定是普遍的,也没有什么加班费。

但是刚开始工作时,我还是特别不理解,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20多分钟了,很多人手里的活儿也都干完了,可就是没有人起身离开。观察下来,大概有90%的人都是这样。

我就直接背起包回家了。第二天,同事告诉我,领导还没走,你就是干完了活也不能走。我实在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如果工作真的没做完,该加班的时候我肯定不会拒绝,可是我效率比较高,手头的事情都做完了,为什么不能走?

一段时间以后,领导就来找我谈话了,大意就是说,大家都在加班,只有你一个人不加班,你不会觉得特别怪吗?你不加班,你觉得你还有什么上升的空间吗?他还用生僻的专业词汇考我,潜台词是:你学得够了吗?还不加班努努力?

没有人会不在意自己的上升空间。被他说过之后,我也会做做样子晚点走。但是实际上心里挺不爽的。平均下来,我们每天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或10点才走。年度活动之前的筹备是最忙的,那一个月都是工作到凌晨,甚至通宵。

每个月我们还有个名义上的培训日,周六或者周日要去公司待上一小天。但实际上,我在的那个部门,一次真正的培训都没有安排过,去了也只是干坐着。

公司里从领导到应届毕业生,都没有时间与家人相处,没时间谈恋爱,这确实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你身处其中,就只能遵循这里的生活法则。

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觉永远睡不够。正常6点钟下班的话,我可以跟亲戚朋友吃个饭、聊聊天,偶尔去健身或者唱歌什么的。但是加班到11点,花时间回到家里,第二天再拖着疲惫的身体,早起去上班,周而复始,陷入了死循环。

互联网公司人事变动很频繁,随时可以辞退员工,或者把你挤到别的部门,总之能找到任何一种方式把你‌‌“休掉‌‌”。年底的时候,我被人力部门约谈,说我‌‌“代打卡‌‌”的事情被发现了——我们部门时常会有同事互相代打卡,但没有人会把这种行为和‌‌“开除‌‌”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最后,一份离职合同摆到了我面前,我签下‌‌“因个人原因‌‌”提出离职的声明,没有任何额外赔偿。

离职以后,我和几个朋友承包了家乡的私家菜外卖生意,算是我在业余时间拿自己的爱好做了一点创业尝试。现在我进入了一家国企,只需要在工作没做完的时候加班了。在互联网公司试错的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工作是什么样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每日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