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陶杰:“八万五”这个苦命儿

有人觉得很委屈,声称如果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可以坚持“八万五”建屋计划,今天香港的楼市就不会热成这个样子,香港人也可以安居。

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过了几年之后争论,说如果发生过就好了,将假设当做事实,只对于教育水准低的小农人口有煽动力。

正如一个年轻的母亲,当初堕了胎,后来没能再怀孕。老来孤单,顾影自怜,心想:当年那个孩子,如果生下来,今天就有个依靠了。

但孩子若生下来,尚有其他的或然率:可能是个女儿,将来要嫁出去。生了个儿子,读书可能不努力,做了江洋大盗,不但不会养你,还会成为负累。

香港地产市场过热,不是房屋建造得不够。此一理论,不必相信我,地铁沙中线短钢筋问题,特区政府请一个英国白人夏正民法官来当总裁独立调查。房屋过热问题,且又听听特区政府信任的英国白人专家怎样说。

英国“卫报”二〇一八年一月廿七日,有专文论述英国房地产过热的问题。标题就是:“为什么多建房屋,不能解决居住短缺问题?”(Why building more homes cannot solve Britain's housing crisis?)

“卫报”引述数字:二〇一六年,伦敦有二千七百万户家庭。同一年,伦敦新物业数量的增长,比前十五年家庭数量的总增长得更多。

为什么?“卫报”引述牛津经济学家莫利恩(Ian Mulheirn)的结论:不是伦敦建的新房子不够,而是四周涌进来的投机热钱淹没了一切。

即使爱尔兰,二〇〇六年,全国人口仅四百万,这一年新建了九万多个居住单位,但房价却涨了一成一。

“卫报”告诉你,道理与比特币的狂热投机一样,但房子有看得见的砖头,投资者的感觉更实在。而且因为社会福利保障不足,业主认为租金收入,就是将来最可靠的长俸养老金。

英国的经济,制造业正在萎缩,消费型占了经济的三份二。消费型经济,只能靠房间的上升来维持信心,加上沙地油王、俄罗斯黑帮、中国共干的钱都涌进来,在伦敦,以至全国,再建多少房产也没有用。

伦敦的症状,香港严重十倍。伦敦没有一天一百五十个无限制的移民,伦敦的土地没有三面环海。伦敦不如香港一样是中国资金的第一站,英国人做得到的,中国人做不到;伦敦做不到的,香港更做不到。

八万五没有发生过,正如那个小孩从没生下来。不过以大陆后来GDP的外汇满溢,八万五这个小孩,即使生得下来,也帮不上这头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