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颜丹:从官媒报道巴西儿童失学说起

“冰花男孩”与“冰花女孩”的反差境遇其实说明了中共真正关心的并不是千千万万贫困儿童的疾苦,而只是自己的形象。(微博图片)

如今,中国教育饱受国内外诟病,似乎已让陆媒不敢再随意抨击欧美国家的教育现状了。因此,大陆喉舌们只能掉转枪头、另选阵地,将矛头指向自以为无法与中国相较的巴西教育。就在近几个月,有关巴西儿童留级、辍学、失学的文章一直在陆媒的版面上流转。

报导称,巴西国家教育研究所公布,“到2016年为止,巴西依然有195万4到17岁的儿童没有接受学前教育以及中等素质教育”;“到2017年,15到17周岁的巴西学生中,依然有大部分人没有完成基础学校教育,失学儿童数量达到90万”。巴西教育部也有统计显示,“70%以上的巴西城市中,至少1/4的学生曾经留过级”;“只有1.4%的巴西城市的学生能按照年龄就读正确年级”。

自“九年制义务教育”被施行之后,大多数没体验过“留级”的中国孩子,或许会嘲笑巴西学生普遍“留过级”的荒诞现象。但很难想像,人家的荒诞却在不经意之间,折射出了咱们“义务教育”的伪善与悭吝。

2017年,中国青年报撰文称,北师大有教授“建议恢复小学留级制度”。但文章指出,“恢复留级制度,……留级生享有的教育,超出了9年义务教育的范畴,这部分经费谁来保障?”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的留级制度之所以被取消,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国家想要“节省”教育开支。因此,中国没有孩子留级,并不代表咱们的孩子就比人家聪明,咱们的教育质量就比人家巴西的好。

通过“九年义务教育”来人为消除“留级”的中共官方,实际也没能保证中国的孩子都有学可上。虽没有留级,可失学、辍学的却不在少数。早在2003年,大陆官媒就曾公开表示,“全国目前有2700万儿童失学”。另有文章指出,“如果加上不在统计之列的城市民工子女、超生小孩及统计时的误差等,失学人数估计高达5000万”。

此后,还有陆媒报道称,“我国流动儿童失学率较高,达到9.3%;近半数适龄儿童不能及时入学”。此外,“中国教育投资不及非洲的乌干达,失学、辍学儿童人数世界第一”甚至已被列入“不光彩的世界之最”之一。既然被排在了“世界第一”,那就请中共喉舌们别再拿“人口基数大”之类的借口来到处跟人比烂了!

或许还有不服的,要拿出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去年的研究结果来说事。该组织表示,“巴西是对中小学支出最少的国家之一”。这句话的重点显然不在“支出最少”,而在“之一”。尽管其它的“之一”未提到是中国,但从该组织2008年的研究结果来看,“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均教育投入是1593美元,不仅低于所有OECD国家,也低于其它‘金砖’四国”。其中,就低于人均教育投入为2416美元的巴西。

9年之后,也就是2017年,巴西不仅对基础教育(从小学到高中)的每位学生,每年支出3800美元,对大学生的支出也提高到11700美元,接近葡萄牙、西班牙等欧洲国家,超越意大利和波兰。那么,中国在这9年之间又是否同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呢?我们仅从《教育部2018年部门预算》所公布的“在公共预算支出中,小学教育仅为41661.72万,高中教育为122569.77万”就能揣测一二。

即便孩子失学跟国家财政投入不足有关,但比之巴西,中国在这方面所欠缺的,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更重要的是,放眼包括巴西在内的世界各国,似乎没有哪国会将大笔教育经费资助给来自海外的留学生,尤其是在连本国学生都未曾顾及到的情况下。然而,特立独行的中共官方却对来华的留学生慷慨解囊,仅2018年的预算就高达33亿2000万元。我们很想知道,这笔钱为何就不能拿来资助人数已排名世界第一的咱们自己的失学儿童呢?

政府不资助也就罢了,关键还要“挂羊头、卖狗肉”,人为的制造“失学率”。多年前有文章指出,所谓的“九年义务教育”根本不是免费、甚至还是高收费。因为“除书本费外,学生们还要缴纳差旅费、招待费、修缮费等名目繁多的几十种杂费,也要负担学校的粉笔、电话等行政费用”;“国务院农业部曾做过调查,发现小学生每年缴纳的杂费达250元,这是贫困家庭的年收入”。我们不禁发现,那句被中国人常挂在嘴边的“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读书”竟然不是玩笑话,而一直都是残酷的铮铮现实。

更让世界各国无法相较的是,除了经济原因,户籍制度以及办学资格被政府垄断的政治因素也是导致中国儿童失学的关键原因。有文章显示,“超生的孩子以及农民工子女因没有户籍,更不能享受免费教育”。此外,私人开办的打工子弟学校陆续被政府以不合法、不合规为名关闭、取缔的消息,也不时传来。“上学难”为何会成为中国人的“三大难”之一,由此就可见一斑。

实际上,中国儿童的教育现状所呈现出的是,没钱的不得不失学,而尚有余钱的中国父母,为了孩子在校外接受各类补习,也得省吃俭用,把家庭支出大量的投放在孩子的教育上。孩子倒是没失学,但有孩子的家庭,却会因为巨额的教育支出,而从此失去了本该拥有的幸福生活。

要知道,中国的纳税人所缴纳的税负并不低,政府随便拿一个“三公经费”就能解决教育的燃眉之急,又何须让数以亿计的家庭都来为孩子的教育费而奔忙?让你过得水深火热,还要骗你说,巴西人比你过的更惨,这样的政府不是流氓、无赖,又是什么?不解体中共,中国老百姓能有好日子过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