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黄花岗:在地摊上淘到乾隆水筒烟

几天前逛欧洲某小镇的旧货摊,淘到一件乾隆瓷水烟筒,长约39厘米(不含烟嘴),筒形,中箍三圈黄铜,上刻吉祥云彩花卉,烟嘴为象牙,嵌入一正面五爪龙,旁边另镶嵌一卵形翡翠,晶瑩透綠,色泽极佳,触手冰涼,确是翡翠无疑,(对翡翠我不敢充内行,但母親有数件翡翠饰物如手镯、戒面和玉坠,儿时曾常把玩,真假一上手还是有几分把握分得清的),底部为篆书「大清乾隆年製」,用笔遒劲清晰,瓷筒上画有唐代韩滉的五牛图,应该是名家照着真本临摹的,五牛神形俱备,与原作不遑多让,用手触摸有微凸感,楷书端荘雄浑。连原作上的印章如「三希堂精鉴玺」和「乾隆御览之宝」及其它一些印章都描絵上去。镶嵌翡翠的顶端銅箍因松动故,陷入瓷烟筒,遮住了两行字,日久天长粘在一起,不敢用力拔出,只好待请有关专家设法恢復原状,另外写有两首咏牛及牧童的七绝,一首为“两竖骑牛过远村,一童横笛弄黄昏,老僧正解荊舒字,坐爱五牛了不奔。”这绝句诗意一般,牛字在同一位置犯重,末句犯孤平,绝非大诗人之作,倒是合乾隆的诗风,另一首因顶部每行被遮住二行字,只看到闲无⋯⋯营,芦作⋯⋯笛,杂童⋯⋯声,将晚⋯⋯归,上网搜索未果,應該也是乾隆之诗,诗中乾隆自称老僧,也符合史实。五牛图为乾隆所有,元代赵孟頫评道:「五牛图,神气磊落,稀世名笔也。」著名书画鉴定专家徐邦达评道:「故宮收藏,以《五牛图》为第一。」乾隆对五牛图极为喜爱,在原作上钤了不下七八个章。品其诗,当是乾隆暇时在研究楚地出土的竹简或拓片(老僧正解荊舒字,证明乾隆还没弄明白),一边欣赏五牛图。这水烟筒极有可能是乾隆命画家临摹烧制而成,乾隆喜爱之物,若无圣谕,他人豈能一睹?

清代藏传佛教流行於蒙藏地区,乾隆皇帝笃信藏传佛教,曾奉三世章嘉活佛为师,章嘉为之灌顶说法。在藏传佛教众多菩萨中,文殊菩萨与观世音菩萨最受崇信。藏传佛教认为:乾隆皇帝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因此乾隆皇帝佛装像中就有自拟文殊菩萨的。例如另一幅乾隆佛装像中,乾隆皇帝著紅色袈裟居中,左为普贤菩萨,右为地藏菩萨。头上天空正中绘诸佛菩萨及黄教祖師二十五位。乾隆皇帝像下面莲花座下有藏文,大意为文殊菩萨化身。乾隆皇帝把自己当成文殊菩萨的化身不仅表现在绘画唐卡上,他还在乾隆三十三年建成佛堂梵宗楼。与其他佛堂供主神释迦牟尼不同,梵宗楼主神供文殊菩萨青铜坐像。楼上供密宗佛大威德金刚铜像,在藏传佛教诸佛中,大威德金剛也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所以,乾隆以文殊菩萨自況,用意是很明显的。

三圈黄铜箍長了些綠锈,有些地方被撞凹,烟嘴处也已经松动,但是大致尚属完好,只是年代久远,摊主又未清理,显得很髒。上网搜索数遍,並未发现有类似的东西,现在能肯定的是,翡翠是真的,烟嘴是象牙的,「大清乾隆年製」印章颜色鲜艳如新,可见颜料非凡品,字体用笔冷峻老到,非高手不能为。疑惑的是,似乎未曾见过类似的东西,只有云南某些水烟筒略为形似。

对于天上掉个大馅饼砸在我的头上,有朋友怀疑有很大可能是假货,但我毫不怀疑是真品,现在造假猖獗,即使在欧洲的拍卖行,也有可能花天价买到膺品,但是在成交价为百八十欧元的地摊上,造假付出的成本与收益严重不符,仅此一点,就不可能是假的——谁会花上这么大的心血和成本造个假货卖一百多?当然这也是可遇不可求,多年来我在欧洲各地度假,每到一处必先向当地人打听摆卖旧货摊的时间和地点(多在周末或周日)逛了不下上百次,也只撞上两回大运,上一次还在十几年前,花了100买了块和阗玉牌,双面雕刻着奔马和鸿浩,一面刻有马到功成的楷书,另一面是青云直上,应该是富家子弟赴考时佩在身上取个吉兆的,找行家问过价,据估值百万人民币。

博友中有无行家?盼能指点一二。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丽 来源:华夏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