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孙立平:从足球的两种踢法说到厕所的两种建法

那是一种机械的运转,那是一种连木马都无法驻足的程序。几乎每个球员脸上都看不到表情,每一个球员似乎都是精密机床加工出来的部件。它靠的不是哪个球员的天赋或出类拔萃的技术,靠的是严丝合缝的整体的运转。所以,正如有人说的,德国队虽然是公认的欧洲第一强队,却鲜有球员夺得世界足球先生。离了谁都同样地转,只有整体的力量是不变的。但这种整体性,确实可以造就一种可怕的力量。

1、足球

世界杯,差不多已经有30年没看过了(中间偶尔不完整地看过一两场)。换句话说,在马拉多纳、普拉蒂尼那一代天才离开球场之后,对足球就再也没有过兴趣。也许这就是所谓九斤老太的心理。

但现在还是想就足球写几句话。谁让他们闲着没事踢世界杯呢!谁让他们在昨晚我们吃饭的地方转播世界杯呢!

说说留在我记忆中的足球的两种踢法吧:巴西与德国。因为足球中的这两种踢法,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人世间做事情的两种方法,甚至可以说是代表着做事的两种不同逻辑。而且这两种逻辑在现在还在以别的方式进行较量。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巴西队是获得世界杯次数最多的球队,总共5次。德国与意大利并列第二,都是4次。这次鹿死谁手,还不知道。不过,如果是在巴西与德国之间,我感情上倾向巴西,因为我喜欢巴西足球的风格。

如果用最简单的语言概括巴西足球的风格,我最爱用的一句话就是:自由的意志与舒展的灵魂。

足球其实是一种意志的展示和灵魂的挥洒。

看巴西的足球,那绝对是一场即兴的表演,是一场无法预测的游戏。球到了哪里,下一步的走势会怎样,结果是什么,你完全预测不到,就看那个接到球、处理球的球员的风格和技术是什么样的。甚至风格和技术也不重要,要看他那时候的情绪和念头。一时兴起,自顾自地在那玩上几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是,就在你担心他因此耽误比赛的时候,想象不到的一脚,球又去了你事先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

而德国的足球就完全不同了。那不是游戏,甚至都不是比赛,那是一种机械的运转,那是一种连木马都无法驻足的程序。几乎每个球员脸上都看不到表情,每一个球员似乎都是精密机床加工出来的部件。它靠的不是哪个球员的天赋或出类拔萃的技术,靠的是严丝合缝的整体的运转。所以,正如有人说的,德国队虽然是公认的欧洲第一强队,却鲜有球员夺得世界足球先生。离了谁都同样地转,只有整体的力量是不变的。但这种整体性,确实可以造就一种可怕的力量。

说到这里,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中国队为什么屡战屡败了。这两样你有哪一样?哪一样都没有,结果还能怎么样?

2、厕所。

接着说厕所。看世界杯,最惬意的是在露天的场所喝着啤酒看。但问题是,啤酒喝多了,就免不了要上厕所。于是,就想起了厕所。

恰巧,就来了两则有关厕所的故事。

一则是,安徽合肥建厕所的消息。当然,在厕所革命轰轰烈烈的今天,仅仅是建几个厕所,是成不了人们关注的新闻的。事情是在建造的费用上。据安徽省合肥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最初的公告显示,合肥计划改造5座公厕的费用居然是74亿元。此消息立刻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不久官方悄然将中标价修改为人民币柒拾肆万捌仟叁佰陆拾贰元捌角玖分。我猜测,前面的数字应当是写错了。但也就是这可能是写错了的数字,再一次引起人们对花巨资修建厕所的关注。

现在,许多地方政府都在把厕所革命当作大事来抓,当然也就要耗费相当的资金。据《合肥日报》报导,为持续推进厕所革命,安徽省下达指标,要求到2020年,全省城镇公共厕所达到3~5座/平方公里。江苏盐城于2015年12月建成中国首个五星级厕所,当时计划建4座,每个耗资200多万元人民币。在2016年,重庆修建了一座耗资80多万元的公厕。同一年,青海门源修建了一个公厕造价高达270万元。

人们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建厕所所化肥的资金上,多少也是有点偏颇。其实更关键的是,厕所怎么修,由谁来修。

这就涉及到另一则消息:免费的公厕一年却赚3个亿?这是我最近在一篇公众号文章上看到的。

话说在德国的柏林。政府规定:城市繁华地段每隔500米应有一座公厕;一般道路每隔1000米应建一座公厕;其他地区每平方公里要有2—3座公厕;整座城市拥有公厕率应为每500—1000人一座。但问题是,修建和运营一个厕所的成本并不低。有人计算,光柏林一个城市一年就得赔100万欧元。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叫汉斯·瓦尔的人,对政府说:你把这个厕所包给我,而且承诺免费提供。于是,整个柏林的公厕都被他承包了下来。然后瓦尔公司请来意大利、德国、日本的著名建筑师为这些公共设施做设计,并按照不同的设计风格和外表色调将其分成智能型、街道型、挑战型等。这些厕所选材考究,制作精良,获得了多项专利,2001年还得到了欧盟的奖励。

那么,建造和经营厕所的经费来自哪里呢?据介绍,主要是来自广告和其他经营性收入。瓦尔公司不单在厕所外墙做广告,还将内部的摆设和墙体也作为广告载体。考虑到德国人上厕所时有阅读的习惯,他们甚至把文学作品与创意广告印在手纸上。国际一线大牌香奈儿、欧莱雅、苹果、诺基亚等都在这里做过广告。目前,广告收入是瓦尔公司最大的盈利点,一年能赚几个亿。

3、什么意思?

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说的就是干事的两种不同方式。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孙立平微信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