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慈禧太后才是革命党党魁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随后各省纷纷响应。1912年2月12日,清帝退位。至此,统治中国276年之久的辫子王朝寿终正寝。

若问推翻清王朝的革命党人的党魁是谁,就连小学生都会脱口而出。然而,清末湖南布政使郑孝胥却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他认为,革命党人的党魁,是慈禧!

1898年,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改良派在光绪皇帝的支持下开始变法维新。康、梁等人是死心塌地的清廷奴仆,他们的所谓变法,目的不过是为了维护和延续满清的统治,其变法主张也局限于梳理毛皮,并未触动满清的筋骨。可是,即便如此,也为慈禧老太太所不容。变法仅仅进行了103天,老太太就挥舞屠刀,将变法腰斩。

斩杀了变法之士,就是斩杀了维护满清根基的奴仆中的精英。

其实,在内外交困的情势下,慈禧老太太并非不知道只有对腐朽的制度进行变革才能挽救垂危的清王朝。于是她开始实行自己的新政。

精英奴仆逃的逃杀的杀,她能够启用的,只剩下看她脸色行事的庸才蠢才。更何况,她的所谓新政的目的,和日本明治维新正相反,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甚至是向皇族亲贵集权,这反而进一步加大了清廷和地方的矛盾,其结果可想而知。

因此,对于慈禧的新政,大臣们采取的策略就是拖延。1903年,新政已经颁布两年,慈禧召见四川按察使冯熙,生怕理解错老佛爷的“指示精神”而顶戴不保的冯熙,到那时还在试探慈禧的真实意图,竟然问新政是真办还是假办。

清廷的犹豫和拖延,招致还对这个腐朽王朝抱有一丝希望的立宪派的极大不满。他们越来越意识到,清廷的预备立宪,是“多一日预备,不过多一日敷衍”。

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说:“每一个未被吸收到政治体系中的社会阶级都具有潜在的革命性……挫败一个集团的要求,并拒不给它参与政治体系的机会,有可能迫使它变成革命的集团。”立宪派就是这样一个渴望为清廷卖命、但却始终被清廷所排斥的集团,最后他们因绝望、或者说被清廷逼到了革命集团。

另一方面,早在慈禧的屠刀砍向戊戌六君子的时候,那些精英奴仆的鲜血就已经滋养浇灌了革命的种子。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有志之士在血光中彻底打消幻想,纷纷成立革命党,发出了清醒的怒吼:拒绝改良,就推翻它!

从这个意义上说,正是慈禧的愚蠢、顽固和凶残将众多原本对清王朝愚忠之人、拥护之人、抱有幻想之人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从而造就了革命党人。

于是,清帝退位前一个星期,已经看到清王朝的坟墓的湖南布政使郑孝胥哀叹:“革命党党魁不是别人,正是慈禧!”

其实,百姓造反,都是统治者逼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陋兰的速朽文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