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茅于轼:控制越来越严 要求自由的声音也会越来越强

茅于轼认为,有些管控上的作法不一定来自领导层直接指令,而是「底下的人自我约束,帮助着管控」,而当局「可能想要越来越严,但(社会)要求自由的声音也会越来越强」,因为随着人民和世界的广泛接触,普世价值对中国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强烈。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近日在北京家中接受中央社的访问。对于自己的社群媒体帐户被封,书也不能出版,他有感而发说:「我们一死,跟中国就没有连系了。」

时隔多年再度专访茅于轼,这位年近90的著名经济学家先是说起自己的社群媒体帐户被封,书也不能出版,之后又似是有感而发,说出「我们一死,跟中国就没有连系了」这样的话。

访问之前,已略知他的近况。虽然年事已高,但茅于轼多年来一直活跃于「第一线」,除了参与所创办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的活动,也经常应邀出席座谈或受访,总是直言不讳针砭时政或发表非主流观点,是中国自由派知识阵营德高望重的人物。

但有些事情不一样了。访谈中提起这两年很少见到他的消息时,茅于轼表示确实与外界互动少了,各种邀约渐渐停了,大学演讲不许去了,微博被删、微信公众号被封,而他想在中国大陆出版新书也难以如愿。

中国大陆言论空间近年来越发紧缩,早已不是新闻,听到这位曾经的意见领袖现况,更加确认官方管控的严密。

茅于轼认为,有些管控上的作法不一定来自领导层直接指令,而是「底下的人自我约束,帮助着管控」,而当局「可能想要越来越严,但(社会)要求自由的声音也会越来越强」,因为随着人民和世界的广泛接触,普世价值对中国的影响将会越来越强烈。

谈到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议题时,茅于轼认为:「中国在政治上往往会出现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像以前的『四人帮』垮台或是林彪事件。而只有中国和朝鲜(北韩)这样的国家,才会出现出乎意料的事。」

对于一党专政国家的发展,茅于轼指出:「一党执政,要看领导人怎么想问题,若是以人为本,也会做出对人民有好处的事情,但问题是,如果犯错没人纠正怎么办?」

除了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16年前也参与创设了公益性质的「北京富平学校」,培训来自贫困地区的妇女从事家政服务工作。目前为止,已有4万多人接受培育。

坐而言以及起而行的茅于轼在中国受到许多推崇,但也有人不认同他的思想和言论,或因为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的歧异,辱称他「汉奸」、「卖国贼」。

有「茅粉」看过茅于轼在大型公开演讲时被不同意见者打断并大声叫骂,他的反应是静待对方说完,未加置评或反驳,再继续中断的演说。

强调言论自由的茅于轼用实际作为拥护他的思想主张,也尊重包括自己子女在内任何人的选择。

茅于轼的一儿一女在1989年后陆续离开中国,目前都定居海外。有人曾问他为何不随子女移民,他说:「我对国家、人民是有感情的,我的社交圈和社会连系也都在国内,这是为什么我不移民的理由。」

只是时间不留情,已经做了曾祖父的茅于轼指着自己和老伴说:「他们(子女孙辈)都在国外,有一天我们一死,跟中国就没有任何连系了。」

在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茅于轼说起发声管道刚开始被封时,确实「挺郁闷的」,但现在渐渐想通了。他最关心的还是中国的发展和人民的生活,也相信时间终会给出中国需要的答案。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