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中国喧嚣》揭露中企在美上市黑幕

——中国企业八成借壳上市 公司背景无人知晓

美国著名导演罗斯汀(Jed Rothstein)将数百家中国公司近年来到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骗局拍成纪录片《中国喧嚣》。罗斯汀日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片中故事与中美贸易冲突的内容没有直接关系,但揭示“中美两国之间缺乏合作与沟通”现状,仍对解决贸易问题有相通的启示。

这部纪录片被福布斯(Forbes)评论为2018年最重要电影之一,片名也译作“中国骗局”(China Hustle),影片围绕美国知名做空人物大卫德(Dan David)展开,讲述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资企业通过反收购美国公司如洪水般涌进美国市场,但背后却隐藏了未被人察觉的巨大隐忧的现实。

除了片中故事主线博得媒体和影评家好评外,剧中描绘大卫德的心理转变也是很精彩。如大卫德在开场白中所述:“这部电影里没有好人,包括我在内。”

大维德是做空领域的大人物,现在是沽空机构FG Alpha Management的首席投资官。他说:“我赚钱,但别人却亏钱。我试图讲出真相,我试图照顾我的家人和我的同胞。”

“通常我能成功应对,但当我做不到时,我会试着从中汲取教训。”

纪录片从一群游客在纽约华尔街大铜牛前的合影开始。这只大铜牛作为华尔街的标志性雕塑,不仅寄托了人们对股市的美好憧憬,同时也见证了股市动荡的血腥与无奈。

影片中的对象是有问题的中国企业,它们在经过专业化粉饰后,通过反并购方式到美国上市。仅2006-2012年间,有超过400家中国公司在美上市,且80%是借壳上市(反向并购),总市值高达500亿美元。

“借壳上市”是指非上市公司的股东在投资银行顾问公司的帮助下获得一家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权,再由该公司反向收购非上市公司的资产和业务,使之成为上市公司的子公司,达到间接上市的目的。

上市之后,这些中企股票通常都出现了成百倍的增长。每只股票从技术上看无懈可击,宣传上更是貌似投资者只要买入就能搭上中国经济的快车──“稳赚不赔”。

但是,当真相被戳穿时,美国股市的小散户们就成了最凄惨的被骗对象,而那些策划骗局的始作俑者却赚得盆满钵满,没有人对此承担责任。

影片提出了三个问题:是否有人真正实地考察过这类中国企业?是否有人能在中国大陆顺利进行这类调查?好人与坏人、骗局与谋利的界限是什么?

纪录片“中国骗局”从一群游客在纽约华尔街大铜牛前的合影开始。这只大铜牛作为华尔街的标志性雕塑,不仅寄托了人们对股市的美好憧憬,同时也见证了股市动荡的血腥与无奈。

第一个问题:是否有人真正实地考察过“稳赚不赔”的中国企业?

影片中第一个出场的人物是做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的创办人布洛克(Carson Block)。

他原计划买入东方纸业的股票,根据罗仕证券和罗德曼投资银行的说法,这家企业专门销售高质量纸制品到全中国各地,号称年营业额1亿美金,光是用来购买原料的钱就有500万。

在布洛克决定亲自前往中国调查东方纸业后,他却亲眼看到企业规模,乃至原材料都被夸大若干倍,且工厂内垃圾遍地,甚至根本没几台机器是好的。

但跟风买股票的美国投资人根本不清楚,这种投资别说期待赚取利润分红,可能连本都捞不回来。

布洛克回国后,迅速将调查结果发布在互联网上,很快,东方纸业的股价应声而跌。

“投资人一走灯就灭了”

布洛克的调查报告引起了大卫德的注意,大卫德开始对另一家评级很好,号称年利润上亿的中国企业──中国绿色公司发起调查。

大卫德聘用的员工在这家化肥公司门口足足守了344天,发现早晚进出工厂的员工人数、运送货物的大货车数量都跟宣传完全不一样。

随后大卫德让人扮成免费派送王老吉凉茶的销售员,最终查实绿色公司实际员工人数仅40余人,货车司机也只有1人。

影片中展示的经典造假镜头是:投资人的大巴到来之前,工厂的灯全部都是暗的;投资人一来,工厂的灯全部亮起,喷水池也开始喷泉。而投资人前脚刚走,工厂的灯又全部熄灭。

可怕的是这些中国企业如果在中共工商总局(SAIC)登记的企业规模是100亿美元,到了美国就变成了1,000亿美元。但在美国,对中国企业说谎话、提供虚假信息,却出现了前所未见的监管真空。

“中国喧嚣”海报,左一为男主角、美国金融市场知名做空人物大卫德(Dan David)。(多伦多电影节主办方提供)

第二个问题:是否有人能够在中国大陆顺利进行这类调查?

“外国调查公司在中国是非法,风险是坐牢。”大卫德说。“如果有人在中国指出问题、发现问题,就会被投入监狱。”

这也是大卫德心路转变最关键的一环。从回到家乡见到昔日繁荣的社区如今凋敝的景象,到跟在大陆被投入监狱两年的同行会面,大卫德看到了“中国骗局”对美国的伤害、对西方民众的伤害。

这位逐利商人就此良心发现,这也是这部电影的缘起。大卫德在纽约宾州火车站第一次跟导演罗斯汀见面,他的故事就吸引了这位知名导演。

除了大卫德的故事,罗斯汀也告诉大纪元,他最想与中国观众分享片中的勇士──黄昆(加拿大华人)和夏天(片中接受采访、匿名的中国金融记者)。

“他们以及其他许多像他们一样的人冒着风险,希望为中国金融体系带来公平和透明的自由。”

罗斯汀表示,在片中黄昆最后说的那句邪不胜正,为了真相可以冒失去自由的风险。“我觉得这是非常激励人的故事。”

片中勇士──加拿大华人黄昆的故事

加拿大籍华人黄昆也有在电影中出场,讲述其在中国被捕的经历。“夜里12点被投入看守所。30平米的房间,地上睡满了人,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说,当时很害怕,不知道会被关押多久,同时也没有人告诉他可以找律师。

黄昆是对冲基金(EOS Funds)创始人卡尼斯(Jon Carnes)手下的调查员,被派往中国进行独立调查研究。

该对冲基金曾根据黄昆发回的资料,在2011年匿名发布报告,指加拿大公司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Silvercorp Metals)在中国拥有的矿场有吹牛成分。

在报告公布3个月后,中共警察在北京机场扣留黄昆,指控其诽谤以及非法安装摄像头获取资料。在经过一天闭门审讯后,中共当局以刑事诽谤罪判处黄昆2年监禁,当时黄昆36岁。

此案曾轰动一时。《华尔街日报》当时报导说,对通过“反向收购”在美国借壳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像黄昆这样的投资研究人员曝光“有损”他们公司形象的证据,引发了一波卖空摘牌以及美国监管部门发出的欺诈指控高潮。

加拿大希尔威公司在美国股市的价格当年从每股16美元降至每股3.27美元。

“我并没有做违法的事情,最后被关了2年。个人和家人受到很大损失,但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事情。”黄昆说。

2014年,黄昆出狱回到加拿大后,毅然将希尔威公司告上法院,指其与中共当局合谋,导致他被捕及被判刑。

黄昆说:“我觉得我在中国被冤枉。在中国没有正义,但在加拿大应该有正义。”

影片中,黄昆的遭遇触动了大卫德的良心。在听说黄昆回加拿大后仍需看医诊治,大卫德决定要做些什么、来阻止这种骗局继续发生。就如同片中黄昆说的那样,“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值得一提的是,黄昆进行的调查类似于西方的企业调查方式,是负责任的投资者在买入或卖空某只股票前所做“前期调查测试”的一部分。

黄昆服务的对冲基金公司向来以勤勉的投资调查著称,黄昆的调查报告并没公开挂在基金网站上,而是匿名发表在Alfredlittle.com网站,原因之一也是担心基金的研究人员会遭到中共当局的报复。

据悉,黄昆是被当局根据大陆实验室化验留下的信息锁定被捕,黄昆一直认为他的遭遇是中共当局和银矿公司对股价暴跌的“报复”行为。

美国纪录片《中国喧嚣》,也译作《中国骗局》,被福布斯(Forbs)评论为2018年最重要的电影。图为电影导演罗斯汀(Jed Rothstein)。

第三个问题:好人与坏人、骗局与谋利的界限是什么?

当片中男主角大卫德准备告诉更多人“中国骗局”的真相、及时止损时,他遭遇了三重阻力。第一,帮助中国企业上市的美国券商、投资银行,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以及负责企业辩护的律师。

这种阻力不仅体现在影片内的故事中,就连影片本身也遭受同样的压力。据悉,“中国骗局”制作方保留了一切可能用于反诉讼的资料,确保片中引述的实例、人物都有根有据。

第二,美国证监会无法约束中国企业的造假行为。片中引用大卫德的话说,“毕竟这些中国企业的账目存在任何问题,并不在美国证监会的处置范围内。”

“但更可笑的是,即便是放在中国(大陆处置),这些企业也没有触犯法律,因为它们从头到尾骗的都是美国人的钱。”

第三,已持有这些中资企业借壳上市股票的投资人,他们显然因为捆绑的利益不愿意真相被揭穿。

大卫德说,这个故事里没有一个人是好人,他同样也通过做空这些股票来获利。

影片中显示,2017年6月7日,大卫德前往香港公开做空一家中国企业,吸引了国内外多家媒体到场。大卫德在会上表示,中国大陆经济放缓,相信未来会有更多沽空机会。

他说,过去5年中国大陆根本没有任何人因为造假被定罪,这种情况下,一些公司的CEO和投行肯定有动机去违规。

而浑水公司的布洛克也表示,虽然近来关于大陆造假公司的消息有所增加,但可能只是曝光度增加。

他说,这些造假案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没有引起注意。

华人甘冒风险揭露骗局“是因为他们爱这个国家”

有网民在大纪元留言说,这部《中国骗局》上映正是时候。除影片本身引发观众思考,也许不仅是中资企业在美上市的信誉和公信力问题,更是中美两国在“诚信”和“利益”上的选择问题。

因为在全球资本市场重叠与交汇的当代,中国骗局不可能只让美国上当,而后果也不可能独由美国来担待。

导演罗斯汀表示,电影的美国上映时间恰逢中美贸易冲突升级的当下,虽然内容跟贸易冲突无直接关系,但电影给人的启示其实是相通的。

“我希望这部电影鼓励人们思考如何才能一起解决遇到的问题,因为世界经济变得更加互相依赖。”他说。

他尤其提到,在制作过程中很多位中国人愿意冒风险和制作团队交谈,揭露存在欺诈行为的公司,讲述中国市场和法律制度存在的问题。

“他们那样做是因为热爱这个国家,他们希望中国能够成为开放、自由、正常运作的社会,能够遵循普世的标准。那会让中国更好,对中国人更好,对我们所有人都更好。”他说。“美国和中国需要彼此,并且必须找到解决分歧的方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