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胡平:再为“中间道路”辩护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则有较为广阔的活动空间。不少主张藏独的人士说,他们之所以不同意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因为他们认为中间道路没有取得任何成果。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合乎实情。事实上,中间道路取得的成果相当大。藏人的声音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国际关注和越来越多的汉人的同情、理解与支持,那都是和中间道路分不开的。如果藏人放弃中间道路,改成要求独立,那不但得不到那些认同中间道路的藏人的支持,而且必然会导致藏人在国际上活动空间的急剧萎缩,必然会导致那些汉人同情者的流失。

首届国际中间道路大会5月27日在达兰萨拉召开(西藏时报)

据自由亚洲电台6月15日报道,近日,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社区分别召开了两场有关“中间道路”和“西藏独立”的国际性大会,引起不少中国境内藏人关注。其中一位拉萨前政治犯作为代表,透过自由亚洲电台介绍了他们的看法。

我把他们的看法概括为以下3点:

1、过去他们参加抗暴活动,一致高呼“西藏独立”的口号,但是这一诉求被中共当局视为“分裂主义”而遭到无情镇压。

2、面对中共的残酷镇压,越来越多的境内藏人、百分之九十的境内藏人认识到唯有中间道路政策才是给西藏带来阳光的最佳之道,在认同中间道路的藏人当中,有共产党员、政府领导、公务员和普通民众。

3、其实,中共当局最害怕的是中间道路,它担心一旦实现西藏真正的自治,紧接着就会走向独立。

这位拉萨前政治犯反复强调,独立也好,中间道路也好,不管选择走哪条路,重要的是应该拿出应对问题的具体策略。

我认为这位拉萨前政治犯讲得非常好。毕竟是来自抗争第一线,有切身体会,他的感受和领悟是最实在的,他提出的问题是真正的问题。

胡适早先就讲过:“我常说中国人(其实不单是中国人)有一个大毛病,这病有两种病征:一方面是‘目的热’,一方面是‘方法盲’。……只管提出‘涵盖力大’的主义,便是目的热;不管实行的方法如何,便是方法盲。”马克斯·韦伯指出,在政治家必备的三项品质--判断力、热情和责任感--中,责任感一项最为重要。政治家不能只强调自己的良好意愿而不顾自己主张与作为的客观效果。他必须考虑自身行动在现实世界中的意义,必须愿意为其行动的后果承担所有的责任。这就叫责任伦理,与之相对的是意图伦理(或曰信念伦理)。意图伦理强调当事人的主观意图或信念,不考虑、不重视其言行的客观后果。

在主张西藏独立的人士看来,西藏独立这个诉求更彻底,因此更好。但问题是,主张西藏独立势必遭到中共当局更为严厉的打压。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则有较为广阔的活动空间。不少主张藏独的人士说,他们之所以不同意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因为他们认为中间道路没有取得任何成果。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合乎实情。事实上,中间道路取得的成果相当大。藏人的声音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国际关注和越来越多的汉人的同情、理解与支持,那都是和中间道路分不开的。如果藏人放弃中间道路,改成要求独立,那不但得不到那些认同中间道路的藏人的支持,而且必然会导致藏人在国际上活动空间的急剧萎缩,必然会导致那些汉人同情者的流失。一旦境内藏人的认同减少了,在国际社会的活动空间减少了,来自汉人的同情和理解也减少了,那只会使得藏人——不论是境内的藏人还是境外的藏人——的处境更加恶化。

另外,正像这位拉萨前政治犯所说,其实,中共当局最害怕的是中间道路,它担心一旦实现西藏真正的自治,紧接着就会走向独立。这就是说,即便你想追求西藏独立,那么在现阶段,你也应该首先追求真正自治。因为只有实现了真正自治,独立才可能提上议程。

道理很简单,既然我们都承认,在今天的情况下,藏人不可能通过武装革命即“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方式实现独立,那么就只有通过民主的方式追求独立:要么以公民投票的方式、要么以民选的西藏政府的名义。而要这样做,前提是要实现真正的民主,真正的自治。没有真正的民主和自治,就不可能有公民投票,也不可能有民选政府,因此当然也就不可能有独立。可见,只有实现了真正民主和自治,独立才可能成为真选项;只有在真正民主的自治的平台上,独立才可能提上议程。因此,作为藏独派,在当前也应该支持中间道路,也要把实现民主和真正的自治当作现阶段的目标,当作第一阶段的目标,而把独立的目标放在下一个阶段。在现阶段,主张西藏独立的人士应该和主张中间道路的人士站在一起,首先为争取真民主真自治而共同努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