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孙盛起:历经百年 有些人还蹲在原地争论常识

民主与专制最根本的区别,就是“国家为人而存在还是人为国家而生存”。人为国家而生存,人就被异化为一个放弃了思考的工具,这个工具可以为所谓的“国家利益”无视善恶、泯灭天良;国家为人而存在,在尊重个体利益和权利的社会机制之下,人们的思想自由驰骋、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得以充分释放,每一个人才能真正成为鲜活的、独一无二的“这一个”。

所谓常识,就是一般性的、众所周知的、无须解释和加以论证的知识。

比如:屎是臭的,尿是臊的,水是透明的,阳光是温暖的……这些需要解释和论证吗?如果有人在这些事情上争论不休,那一定是脑袋被什么踢了。

然而可悲的是,那样的人大有人在。从我们的先辈提出并追求“德先生(民主)”那天起,至今已过百年,“民主是人类迄今为止所建立的最好的制度”早已成为一种不言而喻的、世所公认的常识,很多国家因此将“德先生”冠上国名和写入宪法。可是,在网上溜达一圈,你会惊讶地发现,竟然还有很多人拖着长长的辫子,蹲在那里急赤白脸地争论“民主和专制孰优孰劣”!

这样的争论,犹如争论屎是香的还是臭的一样荒谬。专制之恶,不仅在于依照某些人的意志随意压榨役使国民,更在于统治者对人们思想的荼毒。人的思想一旦被剿灭,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将是必然。

辫子客们为专制辩护的理由大致如是:集权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专制高压下的社会平稳安定。对此,试问辫子客两个问题:在中国几千年的专制历史中,都办过什么足以炫耀于世界的大事?专制高压下的所谓平稳安定,哪个不是以巨大的动乱而结束?

不可否认,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即使是一坨屎,里面肯定也有一些营养,否则狗就不会吃得那么起劲;即使残暴如希特勒斯大林,要从他们的身上挖掘出一些善来也绝非难事。可是,正如易中天先生谈论三鹿奶粉时所言:毒奶粉里也有营养,但是,有毒,不能吃!

其实,辨别一个东西是好是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是否被人们所标榜,这也是一个常识。就如同骗子都宣称自己很诚实一样,试看当今世界,就连最为专制独裁的国家也否认自己专制,而将“德先生”挂在嘴边甚至冠上国名以装点门面,可见民主肯定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专制最根本的区别,就是“国家为人而存在还是人为国家而生存”。人为国家而生存,人就被异化为一个放弃了思考的工具,这个工具可以为所谓的“国家利益”无视善恶、泯灭天良;国家为人而存在,在尊重个体利益和权利的社会机制之下,人们的思想自由驰骋、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得以充分释放,每一个人才能真正成为鲜活的、独一无二的“这一个”。

无视世所公认的常识,拿着放大镜从粪便里挑拣米粒吃得津津有味的辫子客,其实挺可怜——旁边就放着一块味美可口、营养丰富的大奶酪,你们怎么就视而不见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陋兰的速朽文c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