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维权 > 正文

漯河事件再现 大陆数千老兵集结镇江维权

连续4天,大陆29个省市数千名退役老兵集结在江苏镇江市政府前,声援此前被政府雇佣的不明身份人员殴打的老兵,目前仍然有老兵陆续冲破阻拦赶赴镇江。这是继河南漯河之后大陆再次发生的大规模老兵群体事件。

事件起因是6月19日下午,江苏镇江市部分军转老兵到市政府相关部门上访,遭遇大批警察镇压,过程中突然冲进来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对老兵拳打脚踢,一名老兵倒在地上起不起来,警方将老兵关押起来,直至其他老兵及其亲属来到现场将其送往医院,目前仍然在住院中。

此事件引发了全国老兵的抗议活动,纷纷赶到江苏镇江市政府南广场集体声援。湖南老兵凌先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全国29省市老兵大约有三千至五千人前往镇江,湖南省有四五百名老兵起程,目前有100多人进入目的地,直至22日事件还没有平息,各地老兵还在继续集结。

四川老兵冯先生表示,“镇江市政府方圆五公里地方网络数据已经被断了,消息传不出来,还有很多在赶往的路途中被拦截。现在主要诉求就是要镇江市政府抓出凶手,因为镇江战友被不明身份的人打了,打人后躲进镇江市政府藏起来。现场有专人指挥,负责谈判处理。”

镇江退伍老兵家属沈先生也向记者证实,市政府周边已经戒严,无法任意出入。据了解,当地政府调动了数千警力、数十台大巴、警车等到现场进行打压。

目前各地政府紧急出动,在火车站拦截老兵,在安徽合肥火车站数百名老兵列队进入售票大厅,整个售票大厅停止售票,许多老兵还被当地国保监控在家中,不允许出门。凌先生表示,虽然政府打压,但是老兵们坚持冲破各种阻力到现场声援。他们一行五人自驾躲避警察的盘查起程前往镇江。

通过视频显示,在维权过程中老兵与现场的警察发生肢体冲突,凌先生透露,冲突原因为当地民众送饭给老兵,保安与警察不让送进来从而引起冲突,传有2名老兵受轻伤。

6月22日,各市民政局、信访局官员来到现场,劝诱老兵回当地解决问题,遭到老兵不满,要求省级官员到现场处理问题,事件至今未平息,老兵风雨无阻已连续多日露宿在广场。

“现场不解决问题我们不撤离,这事会越闹越大,如果政府部门的领导醒悟的话,应该尽快给解决问题。”凌先生说。

截止记者发稿为止,各地老兵在连夜赶往镇江,事态继续升级。

据了解,参与此次声援的老兵与河南漯河事件大致相同,包括了各种兵种的退役人员(参战老兵、四大银行退役军人、军转干部和士官、参与核实验退役老兵、伤残退役军人、两参退役军人等)。凌先生表示,目前政府方面也不敢将事态扩大化,“他们也不敢乱来,出了问题大家都很敏感。”

老兵们的诉求始终如一,要求合理安置,老有所养,病有所医,需要最低生活保障。而每一位老兵及其家属后面有着不同的凄惨故事。

“许多老兵失业,还有许多老兵土地被征收,像我这情况,我的土地被强征,但是他们征土地的钱还不够我买盐的钱。我们是医疗优抚对象,但是我们在政策和医疗里面是一分都没有。”凌先生说。

镇江的沈先生是一伤残老兵的儿子,他作为家属一直在关注老兵的每一次维权,在网络上进行声援。

沈先生的父亲退伍以后因单位效益不好而失业,一直在工地上打零工挣钱养家,2016年6月6日从手脚架上摔下来死亡,父亲工伤赔偿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他变成无人照料的孤儿,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

四川南充市的罗玉瑛作为军人的家属遭遇更为凄惨,她唯一的儿子汪小燚在95964部队于2001年6月28日因请三日丧假未获批准,发牢骚挨了几个耳光后,欲向上级反映部队黑暗情况,进而被打致残、被除名遣返回原籍,地方武装部和政府也以部队“严重违规”为由,而一直拒不接人和档案,目前汪小燚变成“黑人、黑户”,住在医院里。她的父母四处奔波,为儿子讨说法10余年无果,期间遭受的迫害难以言述,全家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大陆老兵的生活现状与各级政府不作为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维权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