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陶杰:目测智商世界杯

世界杯在俄国,中国“球迷”乱喧哄。先有记者在场高声喧哗,遭到阿根廷记者嘲讽:“你的国家早已输了,你吵什么”。另有众中国大汉披一张五星旗在中国队早已不存在的世界杯盛事之中,奔跑于俄国街头狂喊“中国加油”。

如此场面,十分的冯小刚。近年多盛世励志正能量华语电影——因为只有这种题材才通得过——早就虚拟大量炎黄子孙“扬威海外”的场面,如“中国合伙人”之类:小鲜肉三两出身农村寒微,努力奋斗,好朋友读书成功,打工创业,一步一脚印的做了上市公司老板,成功冲向国际,公司美国上市,英语演讲,舌战群洋人,最后洋人甘拜下风:一条走廊,洋人两排站开鼓掌致敬,而中国企业家昂然站在纽约交易所之中央高台以毛主席登天安门之气势开香槟,彩花碎纸如花雨般洒下。

这样的故事让廉价工厂的民工观众和大学生看得垂泪,紧握拳头,暗自许愿:有一天我也会这样。

影视有洗脑之功。中国队早已无踪影,中国“球迷”在人家的地方,披五星旗满街高喊“中国加油”,难怪习主席下令禁拍“战狼II”——挪威专家说有了手提电话,世界下一代智商越来越下降,不必苹果手机,前有马克思和毛主席,后有中国电影,中国人的智商明显下降了连续三代。

足球迷以喧乱著称,是一个移动的流氓群族,即所谓的Football Hooligans,以英国球迷带头著称——对,英国人之中居然也有如此低等动物——足球流氓以西方为先,加入了喧哗的中国人加上中国钱,世界杯会变成什么样子?

所以买机票去俄罗斯“睇波”的会不会是二〇一八年实属傻瓜之最。

中国农民人口,有流寇之种性。中国历史之治乱交替,到了“乱”,即是流寇四起。蒙古人领导末期——对,我喜欢叫“领导”(Lead),不叫“统治”(Rule)——明教、白莲教;明朝末年张献忠李自成,清之发匪、捻匪、红灯照、小刀会,俱为中国流寇。那时没有世界杯,此等“起义”之农民惜亦未能取得旅游签证而定期输出,否则五百年来,远东会少死许多人。

世界杯期间,中国人在俄罗斯作乱,明明出了局,却纷纷大叫“加油”,亦隐然有欢呼“大顺朝”之气势。世界杯下一届举办于多哈,伊斯兰国家,此等“球迷”会不会也在爱国的同时,想起宣传反疆独,即席在多哈街头煮食猪肉,并喝令包头的阿拉伯佬过来,塞几块入嘴巴?令人期待。毕竟史书记载,郑和下西洋,去过天方夜谭的阿拉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