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文革教育中独特的脑筋急转弯和阶级分析数学

文化革命前,小学语文课文多为民间故事、寓言、童话、儿歌,清新自然,文字优美,寓意深刻。如《猎人海力布》、《神笔马良》等,都是传播善心、爱心的。这样的课文,老师爱教,学生爱学,也便于进行语言文字训练,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陶冶学生健康审美情操和培养学生的仁爱、善良之心。

那时的课文都在生字上注有汉语拼音,老师讲新课前,就让学生先用拼音自己拼出生字的读法,再结合上下文试着理解生字、生词的意思。然后让同桌或者前、后位的同学互相校正读音及评判对生字、词的理解。再找成绩好一些的同学,通读课文并说出自己对生字、生词的理解,老师予以纠正。

同学们在读懂课文内容后,老师就要学生不看课文,用自己的话讲述课文,可以展开想象,自由发挥。只要想像得合理,都会得到老师的肯定和赞许。同学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尽情地展开思维的翅膀,看谁构思的巧妙和有创造性,然后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与同学们分享。同学们在这种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不仅学会了应掌握的语文知识,也使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能力都得到训练和提高。

好景不长,小学三年级时文化革命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我们喜欢的童话、寓言、儿歌不见了。语文课变成了学毛主席语录、毛泽东写的文章及毛泽东诗词,要么就是学习重要会议的公报,或者是学习英雄人物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茁壮成长的事迹,如王杰、门合、刘英俊、刘学保、麦贤得的故事等等。

小学高年级和初中,按理,语文课应当进行段和篇的分析、训练,看作者怎样遣词造句和连段成篇,思路是怎样一步步展开的,怎样布局谋篇的,怎样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的。这样既可以帮助学生从中学习作者运用语言文字的精妙之处,学会写景状物、记叙事件和准确表达的一般规律,提高阅读和写作水平,还能从中学习借鉴前人的生活经验,开阔视野,丰富阅历,形成健全人格。同时,对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也大有益处。

然而,这些基本的语文知识老师们都不敢讲了,语文课没有了语言文字基本功的训练,没有了自学能力培养,生动活泼的思维训练更是成了一片空白。语文课强调的是“突出政治”,一天到晚都是在向学生灌输“毛泽东思想”和“阶级斗争”理论。

随着文革运动的深入,恐怖气氛越来越浓。因言获罪,在中国历史上有代表性的是清朝的“文字狱”,然而,与文革时的新版“文字狱”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文革因言获罪的人数远比清朝多。我所在的公社就曾经发生过多起因说话、做事,被人吹毛求疵,“上纲上线”为反动言行而受到严厉打击的事例。

有人画了一匹马,肚子有点瘪,被说成是诬蔑社会主义;有位放映员在放映“土电影”即幻灯片时,不小心把毛主席像放倒头了,被认为是反毛主席;有的人在写“老三篇”体会时,不小心把“篇”写成了“扁”或“骗”,也被说成是故意贬损毛主席;甚至有人说了句“毛主席咋不长胡子?”,也被认为是对毛主席的大不敬。轻的遭批斗、殴打,重的被判刑。

在这种恐怖气氛下,教师和学生头上都戴了一顶紧箍咒,时时处处谨小慎微,思维被限制在一个狭小范围,只能在歌颂、赞美毛主席和以阶级斗争、继续革命的观点看待事物分析问题的小圈子里打转转,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人们都学会了戴着一副假面具,假话、大话、空话、时髦话和听起来让人肉麻的话大行其道。

这样的环境,对刚接触到社会,处于懵懂期的学生伤害最大,他们听不到真话,学不到真见识,就错把报纸上、广播上那些宣扬革命、暴力、斗争的话当成真理,并逐渐在头脑里扎根、发芽,最终造就了一大批缺少善良仁爱之心又偏执愚昧的人。

一次,在学习毛主席诗词《水调歌头·游泳》时,同学们不理解“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意思,老师就解释道:孔老夫子在河边叹息道: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过去了,意思是说时间过去得太快了,要抓紧时间赶紧做该做的事。马上就有学生质疑:孔子是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祖师爷,是反动的,毛主席的诗词里怎么会引用坏人说过的话?

老师一时不知道怎么解答,只好搪塞:毛主席说的是反话,是讽刺孔夫子的。然后又对这位学生赞赏一番:这位同学时刻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同学们要向他学习。

老师在教一篇毛主席语录时问学生:什么是地主?有的同学望文生义,回答道:地主就是土地的主人。老师马上板着脸纠正道:怎么能这样说呢?要是在外面说让人知道了,那可不得了,我们邻近公社的一个人这样说就被打成了反革命。然后纠正道:地主是阶级敌人,是坏人,土地的真正主人是贫下中农,被地主霸占去了。以后你们理解词语和课文的内容都要记住,用毛主席的话进行分析,突出阶级斗争,这样才能理解正确,也才不会犯错误。也许是这件事把老师吓坏了,本来就很少的课堂发问,此后干脆就没有了,上课就是照本宣科。

数学课也是一样,无非是换一种模式宣传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和阶级斗争理论。数学应用题,大多先说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开始正文。比如: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解放前,上海某纺织厂有100名工人,资本家一年从这些工人身上榨取了20000元的利润,资本家平均从每个工人身上榨取了多少利润?

那时候,老师们天天要学习毛主席著作、写心得体会,还要参加开批判会,没有多少精力照顾学生。此时,我们刚开始学习乘除法,计算题都没有问题,就是应用题同学们都感到很为难,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乘法,什么情况下用除法。

有的同学就发明了一套办法:凡是题目中出现“平均”的,就用除法;题目中有“多少倍”的,就用乘法。可这样老是出错。比如,解放前上海的小白菜每斤4角钱,是现在的20倍,现在的价格是多少?题目中出现“多少倍”,却又不用乘法而要用除法。再如:解放前某工厂有50个工人,资本家平均每年从每个工人身上剥削100元,资本家一年从这些工人身上剥削多少利润?题目中虽然有“平均”二字,但不用除法而要用乘法。

一次,老师在上课前,先把一名同学的作业本拿出来给大家看,计算题全对,应用题大部分错了。老师讲道:你把志愿军牺牲的人数算成比打死的美国军队的人数还多,又把解放后工人平均工资算得比解放前的工人平均工资低很多,要是在社会上,还不要被打成反社会主义?同学都知道此言不虚,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们班上有位同学,成绩很好,但在做乘除法应用题时也老是出错。听了老师的这番话受到启发,总结出一套解题办法:这就是用毛泽东思想和阶级斗争观点分析。

比如,志愿军是正义之师,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钢铁战士,战斗力远超过美军,美军根本就不是志愿军的对手,志愿军牺牲的人数怎么可能会比美国军队还多呢?新中国的工人是国家的主人,旧社会的工人是资本家的奴隶,现在的工人工资肯定比解放前工人工资高得多。所以,在确定这个前提下,再考虑是用乘法还是除法。如果问的是现在的工人工资是多少,那肯定是比解放前工人工资高,就用乘法。如果问的是解放前工人工资是多少,那就用除法。

后来,这套办法得到老师的肯定,在全班推广。这方法还真管用,乘除法应用题的错误率大大减少了。只是,数学题固有的解题规律,以及通过对数量关系分析,培养学生严谨、缜密的思维习惯和逻辑推理能力,这些对学生最为有用的知识被“阶级斗争”严酷形势下的畸形思维取代了。

钱学森老先生留下了著名的世纪之问:为什么总培养不出创新人才?其实,许许多多的人都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钳制、管制、压制,人们活得战战兢兢的,恐惧大祸临头,思维都被限制得死死的,哪里还有创新、创造?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