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69岁截肢老人攀珠峰成功 就像为登山活着

在登顶成功半个多月后,夏伯渝在北京市海淀区的一套公寓里接受了每日人物的采访。他的精神很好,说话声音中气十足,因为穿着长裤,走路的时候看不出一点双腿截肢的样子,只有脸颊和指尖的绷带暗示着前不久他靠着假肢登上了珠峰。

5月14日早晨8点26分(尼泊尔时间),已是69岁高龄的夏伯渝站在珠穆朗玛峰的顶峰,向大本营传回了自己登顶的消息,创造了中国登顶珠峰的最年长者、全世界登顶的残疾人中最年长者的记录。

这已是他43年来第五次挑战珠峰。1975年,身为国家登山队队员的夏伯渝遭遇暴风雪,因把自己的睡袋借给了队友,他的双脚冻伤、截肢;2014年,孔布冰川雪崩,尼泊尔政府取消了当年所有的登山活动,他失望而归;2015年,他在大本营遇上尼泊尔地震,死里逃生;2016年,他走到了距离顶峰仅有94米的位置,但天气突变,再次下撤。

今年3月7日,尼泊尔政府取消了双腿截肢的残疾人攀登珠峰的禁令。3月31日,夏伯渝即飞往加德满都准备第5次攀登珠峰,“我知道登珠峰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和危险,这些困难和危险会使我有很大的付出,甚至是生命,但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我在所不辞。”

登顶成功后,他说,最想做的就是赶快回家,“我只想休息一段时间,我太累了。”

夏伯渝。网络图

“我太累了,毕竟为珠峰奋斗了43年”

每日人物:登峰成功后最想做什么?

夏伯渝:我只想休息一段时间,我太累了,毕竟为珠峰奋斗了43年。山我不准备爬了,最多登一些海拔5000、6000米的,一来我年纪大了,二来我现在的冻伤很难恢复,再攀登容易受伤。也许我会从事一些没有太大的危险而且同样有挑战性的运动来充实生活,不过这些暂时还考虑不到。

每日人物:登顶那一刻什么感觉?

夏伯渝:我觉得我早就应该站在这个上面,今天终于站上来了。“现在是2018年5月14号8点31分,我终于站在了我梦想了40多年的珠峰8848米顶峰。”我通过对讲机向大本营说出了这句话。

每日人物:在峰顶都做了些什么?

夏伯渝:在山顶还没站多久,暴风雪就来了。一大片乌云就黑压压地来了,仿佛原子弹爆炸似的,随着一阵风就移动到了我们跟前。别无他法,只有下撤。我一直想在珠峰顶上拍一张单人照,要做个手指向天空的动作,但一直在和别人合照,又下撤得突然,这个愿望没有实现。

每日人物:在珠峰遇到暴风雪,很危险?

夏伯渝:1975年,我们攀登珠峰止步于8600米,就主要是因为暴风雪,下撤的时候我把睡袋让给了我的一个队友后就冻伤了,后来截了肢。

在2016年,我在离珠峰山顶只有94米的地方遇上了暴风雪,为了陪伴我的5个年轻的夏尔巴人向导,我再次选择了下撤。

每日人物:此次是不是很急切的想登顶成功?

夏伯渝:我已经69岁了,马上就要70岁了,我不能往后拖,越拖岁数越大,而且体能在下降。所以我尽量能提前就往前提,能早登就早登。

每日人物:为什么这么坚持攀登珠峰?

夏伯渝:我以前是足球运动员,截肢后肯定踢不了球了,要回工厂工作也不会有厂要我。倒是登山之后我觉得我的适应性、耐寒能力和体能都很合适,登山的挑战性、刺激性、冒险性也满足了我年轻的心态,后来知道安上假肢后也可以再登山,那我就干脆继续登山。

“听了德国假肢专家的话,我就做了再登山的准备”

每日人物:1975年攀登珠峰时,为什么要把睡袋让给队友?

夏伯渝:下撤的时候队友的睡袋丢了,我认为我是“火神爷”,不怕冷,就把自己的睡袋给了他。如果我有时间多想一想,把睡袋让出去自己可能会冻死或是冻坏什么,我会犹豫的,可是那时候不让人多想。那夜我也睡着了,就这么和衣躺在帐篷里睡了。

每日人物:后来发现自己冻伤了?

夏伯渝:其实冻伤有一个过程,冻得发疼、发麻、失去知觉然后冻伤,但是我太累了,睡着后没有感觉,第二天还背着我自己的装备从7600米的高度走下来。但下来后回到北京,我的双脚已经开始脱落了。

每日人物:当时什么感觉?

夏伯渝:那时我才二十几岁,觉得后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非常悲惨,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每天萎靡不振,什么都不想干。后来广播上传来我们最终登上了珠峰的消息,总共登上了9个人,我非常激动,我们的任务完成得挺好,付出有了回报,但是也有些失落,那9个人中没有我。

每日人物:怎么又重获信心的?

夏伯渝:那时候别人都在说我可怜,直到我遇到一个外国假肢专家,他跟我说,我穿上假肢以后不但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而且可以再登山。我特别地兴奋,感觉受到很大的鼓舞。有的人说不可能呀,没有脚你走几步都不行,生活都不能自理,你还能再登山?但是我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

每日人物:之后就开始为登山做准备?

夏伯渝:听了德国假肢专家的话,我就做了再登山的准备,做训练计划,每天开始锻炼。截肢以后几个月的时间,计划自己定。我过去是运动员,对训练还是比较了解。

截肢三年后安上了假肢,走不了几步就格拉响,但总归还是站起来了。高兴,为实现理想起码可以向前迈步了。不是躺在病床上,也不是坐着轮椅在病房里,而是站起来,很激动。

“我的一生好像就是为了登山活着”

每日人物:安上假肢后开始正式训练?

夏伯渝:训练中经常受伤,脚每天都被假肢磨破,磨的疼,血肉模糊的,我就自己换药。有时候假肢也折了,我就会摔倒,摔得头破血流的,身上到处都是伤疤。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运动强度应该减一下,但一直坚持。有时候觉得有点吃力,想休息,但真正有休息的时候又舍不得休息。有时候就想生一场病,休息几天,可偏偏又不病,就不能休息。

每日人物:后来得了癌症也没有放弃。

夏伯渝:医生说我癌细胞是转移过来的,我心里就很明白,中晚期才转移嘛,早期不会转移了。我觉得我只要活着一天就要去为了自己的理想拼搏一天、奋斗一天。我们病房上住六个人,每个人边上都围着一堆人哭哭啼啼的,我想这样影响我的情绪,所以我就不住院,我回家,第二天我再骑车做治疗。回家以后也做一些简单的运动,保持我运动的状态,不管怎么说也要为今后的运动奠定基础。

每日人物:家里人支持你吗?

夏伯渝:1982年认识妻子的,也就是我截肢完以后认识的,她对我登山的举动挺佩服的,可以说是比较崇拜。每当我进入低谷的时候,她都会给我鼓劲,给我一些力量,让我不要消沉。我最大的打击就是得了癌症,我确实很消沉,不想多说话,我妻子跟我说,你经受了这么多打击,走过这么多坎坷,怎么不能够克服了,这次疾病配合医生去治疗,保持积极的心态。我一想说的很对。

每日人物:登山需要资金,这来自哪里?

夏伯渝:刚开始基本上都是我自己出钱,把房都卖了,买车的钱,养老的钱都拿出来了。后面两三次赞助的就比较多,我自己也出了一部分。家里人肯定有意见,但是我的一生好像就是为了登山活着,他们觉得我一生吃过不少苦,受过不少打击,就这么一个爱好,不想让我留有遗憾吧,还是比较支持。

“好了,结束了”

每日人物:之前四次登峰都失败了,这次登峰前有信心吗?

夏伯渝:没有什么心情,就是觉得又一次出征吧,和以前心情是一样的,在想这次登珠峰能不能登上顶,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这都是不可预料的,这次第五次了,会不会还需要第六次呢?

每日人物:觉得登峰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

夏伯渝:孔布冰川是第一个挑战,它的“恐怖”在于有很多冰裂缝,宽的4、5米,要连好几节梯子,窄的有1米左右的,需要跳过去,对我来说这两种都很危险。

在过很宽的裂缝时,连接起来的梯子虽然不会塌但是会活动。对正常人来说,梯子稍微有点活动,脚底下可以感觉到,马上用脚腕调整平衡就不会掉下去。但对我来说,这个活动是致命的。假肢没有感觉,梯子晃起来我根本不知道,只有晃动的幅度传到我的腰上我才能感觉到,我又根本没有踝关节可以调节,很容易失去平衡。

最怕的是向上跨冰裂缝,有一次几个向导鼓励我半天,我还是觉得不行。后来他们过去了三个人拉着我的绳子,后面一个人扶着我,等于是把我拉上去的。我生怕他们三个人拉不住我,把他们全带下去了。

每日人物:下来时又遇到了暴风雪?

夏伯渝: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再加上暴风雪,这次攀登我受的伤主要发生在下撤途中。由于暴风雪,能见度很低,我只有凭手里的绳子往下走,不想一脚踩在了一个只有二十厘米左右宽度的冰裂缝里。那个冰裂缝被雪覆盖,走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我一踩,一只腿就卡在了里面。这下可把我吓得不轻,如果我的假肢掉下去了我就全完了,彻底不能动了。

我不敢乱动,叫了向导来帮忙。向导把雪挖开,把裂缝挖大一点,用手伸进去抓着我的假肢才把我的腿拉出来。要是出了一点差错,我到现在还卡在山上呢。

每日人物:下来后什么感觉?

夏伯渝:想要赶快回家。这时候就想一切都结束了,好了,结束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每日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