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民意 > 正文

无良大妈捡手机索酬2千:报警没用

6月19日早晨8点30分左右,小徐骑着电瓶车,准备转坐地铁上班。她的一部iPhone7手机和充电器以及几个粽子放在一个纸袋里,挂在车把上。快到地铁站时,她发现纸袋底漏掉了,里面空空的,只剩了空袋,手机等都丢了。

小徐马上掉头原路返回,寻找无果,期间恰好碰到了一起租房的室友小芳。

小芳立即拨打小徐的手机号码,不料多次拨打都打不通。‌‌“当时,不停地重播,没有人接,也不是按掉电话,就是任手机铃声一直响,直到它自动挂掉。在无间断循环重播了十多次后,电话突然接通了。‌‌”小芳说,当时听声音是一个中老年妇女,于是立马很客气问:‌‌“阿姨,手机在您那里对吗?我想拿回来可以吗?‌‌”对方回答很强硬,开口就说:‌‌“我不能随随便还给你的,得给酬谢费。‌‌”

小芳觉得拿回手机比较重要,给点酬劳也是应该的,就非常友善地回应说:‌‌“阿姨,酬谢费肯定给您的,我们也是第一次丢手机,您看多少合适?‌‌”

‌‌“2000元!‌‌”没想到对方狮子大开口,小芳暗吃一惊,她一方面需要和小徐商量,另一方觉得当务之急是先稳住对方,害怕对方直接挂断电话或者拒绝见面,于是没有接酬金的话题,直接问对方哪里见面。最后,见面地点约在清林闲庭小区旁的一个路口。

挂了电话后,小芳马上和小徐往约定地点赶。路上,两个女孩打电话报警,希望警方能派人一通前往,这样拿回手机的把握大些。警方听明问题后分析说,这个可以起诉到法院,并支招见面交涉时录音留证据;另一方面,两个女孩商量着给对方500元酬金,‌‌“我们刚工作不久,没多少积蓄,500元已经是能承受的极限。‌‌”小芳说,为了表达诚意,路上她们还特地买了一筐杨梅。

十点钟左右,小徐和小芳到了约定地点。‌‌“远远地就看到一个50岁左右、胖胖的绿衣中年妇女在东张西望,她斜挎着包,双手背在身后。见面后,她从包里拿出小徐的手机,然后在我们面前晃了一下,又迅速装回包里。‌‌”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小芳和小徐至今都心有余悸。幸亏小芳提前做好了准备,把整个交涉过程录了下来。

录音里,小徐好声说:‌‌“因为是个人的东西,用的比较久了,所以想要拿回来,您能不能……‌‌”

而小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不耐烦地打断:‌‌“反正我就一句话,你爱要要,不要拉倒了!‌‌”

小姑娘仍非常克制地说好话,‌‌“2000元都可以买部手机了,您看我们买了一筐杨梅,也好好和您讲了。您捡到苹果手机,额度也比较大了,(不归还的话)也有点算非法侵占了。‌‌”

而中年妇女则语气恶劣地回击:‌‌“哪里非法侵占了?我地上捡的,又不是偷的,是吧?‌‌”

眼见对方不可理喻,小徐一气之下拨打电话报警,说有人偷手机。

‌‌“中年妇女非常生气,就问你这手机还要吗?接着,她后退了几步,摆开了架势,然后高高地举起手机,啪地一声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小芳说,当时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急忙提醒旁边的小徐赶紧捡手机,然后两个人拿着手机慌乱之下逃开了。而中年妇女还在身后骂骂咧咧地追了一段,所幸没有追上。

事后,小徐拿着被摔坏的手机去修理,花了300元换了个屏。维修师傅说,很少见到屏幕摔得这么厉害的,估计里面的一些性能也会受影响,只是目前还检查不出来。

小芳说,机主小徐本来就是个比较内敛的姑娘,这件事已经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事情曝光后很多人说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太懦弱,可我们当时急着上班,只希望通过协商拿回手机。另外,也怕节外生枝被那个女人讹诈。‌‌”如今,事情曝光后,两位姑娘说,事已至今,她们也不想追究那个中年妇女的责任,只是希望大家在碰到类似情况的时候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另外,据了解,此事发酵后引起了海曙警方的重视,目前警方已对此事介入调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宁波晚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