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江南不再是曾经的江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砸手机砸了个天下震惊,当愤怒的网民人肉出她的身份和荣誉之后,终于找到了江南女人今非昔比的原因。她其实就是一个国家的缩影,老百姓最亟需什么,她就扼需索价,水电气房和教育医疗无一不是砸手机的翻版,作为早就在商言商的杭州女人来说,她凭什么不能砸手机?她就是一面镜子,清晰地镜射著一个国家来时的路。

大妈砸手机砸碎了江南杭州,我作为同城而深蒙其羞。大妈砸完手机就追打两个小姑娘,吓得两女子花容失色叫天奔命。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台戏不再见吴侬软语的风情婉约,但却鲜活展现了当今苏杭女人的时代本色。时世造人,人非物亦非,杭州不再是曾经的杭州,江南不再是曾经的江南。

白居易写了三首忆江南,但多数人只熟悉第一首,“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他的第二首才是点睛之作,“忆江南,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江,指钱塘江,潮,指钱江潮。两首忆江南都是白居易离任杭州之后的有感而发,前句“能不忆江南”和后句“何日更重游”,千百年来诱惑了多少文人墨客对江南杭州的梦寐以求。但是,如果白居易活在今天,当然他是大大的大V,看完砸手机视频之后,他是否还会写得出“最忆是杭州”?多半也像我一样,而一定会为自己曾任刺史疏治而蒙羞。

白居易的杭州印象纯粹是老农民的山水田园,但他的后任者苏东坡就很骚情了,吟诗作赋总会联想到女人。他一句“欲将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就让西湖杭州火了整整一千年。苏东坡名夸西湖实夸西子,西子无疑是浙绍水乡的女代表,本文不谈政治,忠君报国的奉献精神成就了西子美色誉满天下,以至于苏东坡都爱不释口。

苏东坡不但爱女人,也花心思陶冶女人的情操。上周末我带家人去了一趟玲珑山,山不高但灵气十足,流水潺潺,古木参天,身临其境不会吟诗也想吟。翻过卧龙寺有一片小树林,其间斜歪著一块长方形小墓碑,上书“琴操墓”。琴操,苏东坡在杭州最有名的红颜知己,出生钱塘,幼年时家道只中落,少年求生不得不沦为艺妓,但其天资聪颖,16岁修改秦观的《满庭芳》而轰动当时的文化界。这当然也就激发了当时二任杭州知府的苏东坡的兴趣盎然,于是,一段让郁达夫如醉如痴的精神爱情故事就这样诞生了。

不过,千多年前的青楼柳巷与今天的红灯区不是一回事,很多才智超群的艺妓确实是卖艺不卖身,远比帝都大裤衩建筑里面的光鲜白领有节操。当然,更重要的是,千多前的士大夫素质好像与现在也不一样,堂堂地方最高行政长官苏东坡,居然怜惜一个身份感落差巨大的艺妓,一时兴起将琴操赎出青门。因为苏东坡并没有猴急狗急将琴操纳为小三,所以也没有让琴操开办房地产公司,尽管苏在杭时大兴土木,但二人相互心仪的爱慕之情日渐生浓,一起出游自拍晒朋友圈是经常的事。

苏琴二人参禅悟性都极高,有一次苏东坡携琴操畅游自己的政绩工程苏堤。苏不经意间向琴操发问“何谓湖中景”,琴答:“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又问“何谓景中人”,答“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巫山一段云”。再问“何谓人中意”,答“随他杨学士,鳖杀鲍参军”。最后问“如此究竟如何”,琴操默而不语,苏则自问自答“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其中的人物典故,有兴趣的读友可以自己搜搜,我就不卖弄了。

苏东坡的发问明显是在暗示琴操从良,我们俩人也不要再苦熬了,无论多美的风景,无论多美的人,无论多么崇高的人生理想,都不如回归人性认认真真做一回人,找个合适的人就嫁了吧。琴操心潮起伏又幡然醒悟,遂答说:“谢学士,醒黄梁,世事升沉梦一场,奴也不愿苦从良,奴也不愿乐从良,从今念佛往西方”。就这样,琴操削发为尼修行玲珑山。青灯佛卷没几年,苏东坡晚年仕途又遭不顺而被贬至蛮夷之地儋州(今海南),琴操闻之心如刀绞万念俱灰,25岁香消玉殒,一代名尼因钟情悲苦而走完了短暂一生。

花了大量笔墨讲述苏琴可歌可泣的忘年恋故事,就是想告诉大家一个资讯,千多年前的上层权贵名流与当时的名媛丽人是如何玩的,情是真情,爱是真爱,雅是真雅,官是真官,士是真士。在一个人治的男权社会里,男人尤其上层男人的道德观瞻,不但直接决定整个社会的精神系统和价值取向,也直接决定了女人世界的情爱节操。苏东坡一生三度被贬四度流放,苏的进退沉浮都是为了坚守自己的治国理政精神,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他当时就属于活出自我追求真理。真自我,真性情,真爱人,风流倜傥中流淌著士大夫阶层的高贵和风雅。哪像现在,哪里为官都是一副市侩流氓嘴脸,治下的女人不流氓市侩才怪事。

自古江南出才俊,从来苏杭多佳人。青砖,白墙,黑瓦,小桥流水,石板雨巷,旗袍油伞,水乡烟云与红绿风情构成了一副生动的江南地域图谱,但这些都是物华表像,根本不能言尽前尘旧朝江南女人的真实内在。多数人总喜欢按北方粗狂豪情来比对江南娇俏柔媚,其实,历数千年来的勤奋、正直、坚贞才是江南女人的本真个性。如果说西施是一种屈从,但从琴操到秋瑾,从柳如是到小白菜,从古代名伶到民国名媛,钱塘两岸都涌现了数不胜数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汉子,她们敢爱敢恨敢于为义挺身的精神,感染著一代又一代的后裔传人和江南女人。

但是,历史发展今天,江南女人变了,至少多数都变了,依稀能看见勤奋的影子,但正直和坚贞已经不再是江南女人的标签。自改革开放以来,最先崛起的就是浙商,而顶起浙商半边天,不,三分之二的天,就是江南女人。在每一个忙碌的商埠口岸,最忙碌的不是浙男而是浙女,她们交朋结友工于心计,她们为人处事见风使舵,她们鏖战商场刀刀见血,她们谈情说爱认钱不认人。去年,浙大一个海归教授自杀,原因就是被自己浙籍女弟子给骗了个人财两空。浙男浙女,男是贼男,女是贼女,虽然外形依然是江南水乡的模样,但灵魂早就被掏空成大漠孤烟的荒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砸手机砸了个天下震惊,当愤怒的网民人肉出她的身份和荣誉之后,终于找到了江南女人今非昔比的原因。她其实就是一个国家的缩影,老百姓最亟需什么,她就扼需索价,水电气房和教育医疗无一不是砸手机的翻版,作为早就在商言商的杭州女人来说,她凭什么不能砸手机?她就是一面镜子,清晰地镜射著一个国家来时的路。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