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唐铭:维权老兵应该了解韩战中国战俘的刺青浪潮

朝鲜战俘的生活历史走过了将近七十年,义士暮年,壮心不已,历史演绎的每一幕都不是偶然的,这段历史真相似乎给今天在退党大潮背景下仍然麻木的人们留下一点点警示,稍不留意也许就会与历史真相以及千载难逢的机遇擦肩而过。今天,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人们,在中共高压的环境中,在这世风日下的洪流中,我真心祝愿那些敢于逆流而上的英雄们有一个美好未来。

江苏镇江老兵集体维权遭到清场镇压,引发各地老兵声援和聚集,事件正在引起外界广泛关注。(视频截图)

最近的川金会触及到韩战期间失踪的美军战俘以及遗骸问题,使半个世纪前的这场朝鲜战争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热点。同时,正在江苏镇江维权的老兵,如果能了解一下被中共封锁的朝鲜战争真相,特别是中国战俘刺青的浪潮,也许对现代老兵是一种启示或起到抛砖引玉作用,可以更好把握自己如何维权。

中国战俘的两种命运

朝鲜战争爆发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无论对美国还是朝鲜半岛都有难忘的创伤,但更令人感到惨烈的却是参战的中国人民,在经历5次惨烈的战役后,南北双方要求停战,但停战谈判的最大障碍竟然是中国战俘遣返问题。

我们知道,近些年出现了退党大潮,而中共窃取政权后出现的第一次退党潮竟然发生在朝鲜半岛的中国战俘营。朝鲜战争中方许多人被火线入党入团,使其被迫冲锋在前,当他们成为战俘后,大部分主动退党和反共,少部分紧跟共产党的战俘回国后全部被开除党团籍,也就是说无论主动还是被动,最终二万多人的中国战俘几乎全部脱离了中共组织。

中共派去朝鲜战场的士兵为何会反共?在国共内战时期,中共收编了国民党士兵一百八十多万,就想通过战争消耗掉,所以朝鲜战争中有许多国民党士兵被送上前线当炮灰,在战俘营出现反共与保共的政治斗争也在所难免,当然许多年轻战俘并没有什么政治概念,但知道中共斗地主搞阶级斗争也是非常残酷的,所以倒向反共行业的竟然占绝大部分。

当时退党不可能在网上发表声明,而是把“退党反共“”肃清共匪”“反共抗俄”“杀朱拔毛”等字样通过刺青,如毛笔书写般刻在肉体上,比如手背腿脚和胸部等部位,没有加入党团的战俘也加入刺青反共行业。当时的停战谈判与战争还在继续,谁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但他们有如此举动已经非常了不起,假如他们一旦被中共弄回国,这洗不掉的刺青,其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退出中共和没有退出中共的战俘,最后都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呢?据有关资料介绍,首批返回中国大陆的自愿遣返者共6670人,仅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大大出乎中共预料,颜面顿失的中共要求对战俘进行单独的一对一“解释”,通过对一万多人面对面的说教和欺骗,最终回心转意的也仅仅440人,而这批被劝解回国的战俘至今下落不明。

志愿回国战俘被集中在辽宁昌图归国人员管理处,先是鲜花和夹道欢迎,后来就学习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等故事和相关电影,说共产党人是绝不投降的,接下来就是检查交待,反省投降行为,最后几乎全部被开除党籍,据说后来又恢复了一部分,但仍然被葬送所有前途,被打入最下等公民还时刻遭受政治管制,有的考上大学也无法通过政审。

可能许多人多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画面中阵地上只剩下王成一人,他背起无线电步话机高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然后摘掉步话机在阵地上孤身抵抗美军,最后拉开爆破筒引信,与冲上山顶的美军同归于尽。

然而真实的王成却没有与美军同归于尽,他也是其中一名被中共唾弃的战俘。据美国之音大型记录片“志愿军战俘”的采访画面,记者采访到王成的原型蒋庆泉,蒋庆泉是前志愿军23军67师步话机员,他描述当时的现场情况时说:“打到白热化了,我身体上都是死尸,你说碎尸的整尸的啥都有,脸上的中国人的血有,美国人的血也有。身上都是血,干脆,打得美国人上来了,实在没办法了,我才喊得‘向我开炮’”。

中方当时没有炮弹了,没办法向蒋庆泉和占领阵地的美军开炮,蒋庆泉才有机会被美军当成尸体来清理,他被美国人拽醒了,发现周围全是美国人,意识到自己可能成为俘虏,巨大的羞辱感和恐惧感让他再次昏了过去。蒋庆泉被再次当成死尸扔上车,这一扔又被拽醒,他活过来了,美国人把他从尸体中捡了出来。

蒋庆泉生活在辽宁锦州大岭村,在他回国后的几十年里,并没有生活在英雄的光环中,一直在战俘的阴影下艰难的求生。据美国之音报导,2011年冬天,蒋庆泉老人在一个乡镇集市上,冒着严寒在推销老伴儿亲手缝制的鞋垫,一双一块钱,这样的生活延续了十几年。

中共洗脑教育中塑造的英雄还有“火烧邱少云”,“黄继光堵枪眼”等等,不过近年都受到广泛质疑,所谓“英雄”也死了,除了编撰历史故事的相关人员以外,今天谁也不知道所谓这些英雄以及朝鲜战争隐藏的真相究竟有多深。要不是蒋庆泉自爆英雄的假像,“王成”还在欺骗世人。

我们再来看看反共战俘的命运,他们拒绝返回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共有14,325人,他们被冠上“反共义士”称号,于1954年的1月23日到达台湾,民众挤满大路两旁热烈鼓掌,高呼欢迎口号,这一天被台湾订为“123自由日”,战俘们也感到从未有过的风光。

他们住进台湾的大湖和杨梅等几个“义士村”,有的在日记中说:这一天,是多少年来睡得最好的一天战俘都纷纷宣誓脱离共产党,并踊跃签名,要求加入国军。据台湾国史馆的统计,士官以下的9千多名前战俘被分发到国军三军部队服役,4千多名校尉级军官被编为“反共义士战斗团”,由台湾国防部总政战部直接指挥。至此,14,000多前战俘在台湾的从军比例高达97.4%。

据据美国之音大型记录片“志愿军战俘”的采访画面,原志愿军63军189师567团士兵张瑞祺说,他到台湾一开始在野战部队,小学文化的他,在部队里完成初中,高中教育,然后考上军官学校,当过参谋,当过官,直到1981年退武。

赴台战俘刘纯俭说,他想干装甲兵,曾在战场上看见美军坦克,那真是威武啊。但结果,他被分发在海军。当时就是这一万四千多人,分发到海军一千,空军一千,其他大部分就是陆军,少部分子在国民党中央党部,还有中广公司一般机构。

1969年年,国军大规模裁员,前战俘中的很多人开始退役,迎来人生新的考验。此时,台湾经济已经起飞,不少人参加了经济建设,许多人当上了老板。

1987年5月10日母亲节,以国军老兵组成的“外省返乡促进会”在台北复兴北路集会。他们高唱思乡歌曲,背上印有“想家”字样,要求返乡省亲。蒋经国的英文秘书马英九奉命草拟了“颖考专案”,得到蒋经国的批准。

老兵们这样大的诉求竟然也得到实现,反倒使他们担心起来,共产党是否会原谅这些“反革命”?有人大胆回去试探,结果却出乎预料。原来中共正在搞经济改革,地方政府都没有钱,到处搞招商引资,这一下台湾这些反共义士回来探亲了,身上都有大把大把的钱,官方都希望得到他们的投资,什么政治敌人,反革命早就抛到脑后。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台湾“反共义士”竟然被不知情的中共列为“烈士”。原来中共的机密太多,这1万4千名战俘去台湾的事也成为最高秘密。因此这一去不回的人就被认为死在战场上了,反共义士的家属也享受“烈属”待遇。可见退党与不退党,主动退党与被动退党人的命运都有着天壤之别。

回到大陆的战俘全部被党抛弃,由于没有主动退党,对党的恐惧使灵魂深处根本不敢也没有办法抹去党,就必须忍气吞声成为党的牺牲品,这6千多人战俘的命运虽然无法全部统计,但从美国之音的采访中可以了解到,许多人在历次运动中被迫自杀,进入经济时代,有少数人做生意赚了钱,但更多老人也只能靠赚点小钱艰难度日。

而反共义士的命运却大不一样,去到台湾的战俘全部主动脱离共产主义的束缚,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可以自由的靠自己的能力致富,当他们回国探亲时,许多人可以拿出钱来投资,当经理,董事长等,作为反共义士,不仅受到联合国联军以及台湾人民的尊重,竟然中共也冥冥中给了反共义士一个巨大的“烈士”礼物。

大陆维权老兵如何借鉴历史

近日,江苏镇江老兵集体维权遭到清场镇压,引发各地老兵声援和聚集,事件正在引起外界广泛关注。关于这群受过专业训练,懂得组织记录,很强悍的,超过其他任何上访群体的一群人,为何经过多年的维权总是以失败收场,甚至出现流血和死亡。

大陆军人是被中共毒害最深的群体之一,有的守卫过边疆或参加过战争,有的曾经也是中共暴力机器的一颗螺丝钉,今天他们声势浩大的维权,没有其它政治诉求,仅仅就是为不公正待遇。中共可以在海外白白的大撒币,其实只需要很少一笔海外浪费掉的钱就可以解决所有老兵问题,但中共为何就是不解决老兵待遇问题?如果仔细分析一下朝鲜战争战俘的二种不同命运,就可以找到答案。

简单的说就是“党”在作祟,就好比你认了一个党妈妈,想讨点饭,党妈妈不愿意,对自己孩子要打要骂似乎都是符合常理的,绝不容许儿子打老子,因为你对党发了毒誓,愿作党的羔羊,愿为党献出一切甚至生命,党也就不会辜负你的誓言,在你的身上吸血和任意宰割党的羔羊都是你自愿的,要是有怨言,党对你大打出手也是符合道理的,因为你与党签了协议就应该无偿的奉献一切。

这就是维权不成功的根源,所以要想成功争取待遇,唯一的出路就是退党,彻底摆脱党的控制,党对你就不敢怠慢。否则,我还是劝你不要用肉体去硬碰钢铁而白白的流血。当年朝鲜回国战俘因为相信党,被党永远遗弃牺牲了一切前途,有一部分反共但意志不坚定的440名战俘,回国后被党永远消失,他们当初要是知道反共义士在台湾获得如此美好的未来,并且在大陆的家属还享受“烈属”待遇,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与共党为伍。

当代退党大潮已超过三亿人,相信老兵当中有许多人也退出党的所有组织,但这只能代表个人,很难影响整体维权,也有一些人虽然发表了退党声明,但仍然没有全面清除和排斥党的附着物和党文化,很容易被党的邪灵重新控制。

当然,我不是鼓动大家去刺青,这是非常不安全的。如果敢于不认邪党为母,不再高举党的各种血旗,嘴上不再喊出麻肉的,拥护党的口号,不再唱红歌,佩戴红五星,红领章等,完全脱离邪党因素的控制,且不说刺青反共,就是静静的站在党面前它都会非常害怕,要待遇的问题可能就会获得成功。

当然,许多人认为那是在朝鲜半岛发生的退党反共潮,谁敢在大陆,在党的眼皮下退党啊?在如此高压的大陆似乎谁也不敢,但事实上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真善忍的价值观,将自己生死和安危置之度外,他们就是一群敢于在中共眼皮下退党的人,由于摆脱了中共邪灵的控制,才成为中共唯一没有镇压下去的群体,反倒比镇压前增加了许多人数,特别是海外以倍数来计算。他们不仅自己退党,还帮助其它人退党,其壮举超乎常人想像。难怪有国际人士评价认为,法轮功群体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

今天的大陆老兵曾经都做过英雄梦,可惜“向我开炮”也只能是一场讽刺剧,曾经的英雄都可能突然间被中共变成狗熊,在今天的维权中,如不尽快退党和忏悔,仍然披着党的装束,一群为邪党唱赞歌的群体也许很难得到民众和外界的共鸣,除了引起一定的同情外,一定会输得很惨很惨!反之,如果有反共义士那样的意志和坚强的决心,在这个环境中就已经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了,也一定会获得民众的广泛支援和赞赏,也会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和声援,像当年战俘反共义士一样,最终也会赢得盆满钵满。

朝鲜战俘的生活历史走过了将近七十年,义士暮年,壮心不已,历史演绎的每一幕都不是偶然的,这段历史真相似乎给今天在退党大潮背景下仍然麻木的人们留下一点点警示,稍不留意也许就会与历史真相以及千载难逢的机遇擦肩而过。今天,特别是中国大陆的人们,在中共高压的环境中,在这世风日下的洪流中,我真心祝愿那些敢于逆流而上的英雄们有一个美好未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