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伟大的发明 破产式印钞!

我们知道纸币英镑的历史已经持续了四百多年,但也有很多国家不断换币,它们所发行的每一种纸币的寿命短则数月、数年,长则几十年,频繁地进行换币,每一次换币都是一次信用破产。

我们知道纸币英镑的历史已经持续了四百多年,但也有很多国家不断换币,它们所发行的每一种纸币的寿命短则数月、数年,长则几十年,频繁地进行换币,每一次换币都是一次信用破产

比如,卢布是沙俄的货币,1800年开始与黄金挂钩,到1897年,卢布纸币的含金量为0.774234克,这一期间卢布的价值是相对稳定的。

1917年的10月戈命(注:原文如此,可能是躲避关键词,类似情况下面的文章中还有)后,教科书上说建立了更先进的社会制度,继续使用沙俄卢布,但卢布却持续进行信用破产,分别在1921年、1922年、1924年、1936年、1947年、1950年、1957年、1961年、1998年等进行换币,比如:1921年发行的新卢布等于1万旧卢布,1922年10月再次发行新卢布,1新卢布等于100旧卢布(1921年发行的卢布),等等。

是沙俄的制度更先进,还是十月戈命后的制度更先进?这里不做评述。但一个很显然的事实是,每一次货币的信用破产,都会让人们积累的储蓄购买力大幅下降,甚至接近于清零,这是对人们劳动成果的掠夺。

为什么会形成这种现象?根源在于,在沙皇时代,虽然皇族需要瞻仰,所有的内政与外交政策也都由沙皇制定,但国家的经济活动却主要由私营企业和个人来完成,这就保证了经济效率。当经济效率有保证的时候,货币所对应的社会财富就相对稳定,这让卢布的价值相对稳定。

而沙皇之后所建立的社会,经济活动都是由政府来直接完成或下达指令主要有锅有企业来完成,这就出现了经济活动中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现象,让经济效率低下,此时就会在经济生活中不断形成坏账,让纸币的价值毫无保证;同时,企业属于国有,可是,掌握这些企业经营和收益权的是少数人,这就丧失了合法性,让这样的社会对内只能使用威权,对外不断进行争霸以掩盖自身的执政合法性问题,造成财政支出不断膨胀,为了弥补财政收入的不足,就只能不断征收铸币税,没收人们以前的劳动成果,货币的信用破产就需要不断出现。

财政支出的高速膨胀和经济生活中坏账的不断累积,是进行货币信用破产的根源。

这种行为是主动还是被动?虽然管理者不希望出现货币贬值,也会延缓换币的出现,但本质上却是主动的。因为只有如此,才能通过征收铸币税的手段,最大限度地聚拢社会财富,加强自身威权并保证自身的地位,维持社会体系的运行。

在这样的社会中,维系社会运行的是权力,货币并不是信用物,只是聚拢社会财富的工具,破产式印钞就会不断出现。当然,这种破产式印钞的风险也很大,会导致社会基本矛盾的不断积累,所以,必须建立强大的guojia机器维持社会运转,但即便如此,当基本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一样会导致社会体系的解体。

这种情形不仅在苏联出现,上世纪包括巴西、阿根廷在内的很多拉美国家都曾经不断上演,现在轮到了南美的委内瑞拉。外在来看,苏联和南美国家的社会体系并不不同,但内在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两极分化的二元体系社会,这是所有问题的核心。

既然需要不断进行货币的信用破产,在每次进行信用破产之前伴随的就是进行破产式印钞,此时会出现什么样的现象哪?

第一,个人的财产大幅缩水甚至清零。

这样的时期,很多人自然会不断向经济学家提问,此时怎么保护个人财产?这种发问的对象就错了,因为这是一个社会问题,经济学家只能是砖家,回答不了相关的问题。

比如,很多经济学家会建议持有美元黄金等硬通货,这自然可以逃避铸币税,但进行破产式印钞的目的就是为了铸币税,所以,当需要进行破产式印钞的时候,必定会宣布硬通货的锅有化。

也会有经济学家建议持有房屋与土地,但这种情形下的土地要么实行锅有,要么需要承担繁重的税赋,以满足威权对财政收入几乎无止境的需求。而房屋在破产式印钞的过程中,随着通胀和利率的不断提升会彻底丧失财富属性。所以,并不能达到所谓“避险”的目的。

这样的社会中,权力站在社会生态链和财富链条的最顶端,顶端之下的所有财产,其财富属性都非常脆弱,无法达到保值的目的。所以,让自己享受财富的唯一手段是进入全力阶层,或者就是构建只属于自己的权利。前者自然不必说,而后者是无形财富,任何人都难以掠夺。

第二,对于企业又怎么样哪?任何破产式印钞的过程都是清除锅有之外其它经营主体的过程。

当进行破产式印钞的时候,通胀自然是不断高涨,南美很多国家和苏联,都曾经出现三四位数的通胀,此时,市场的实际利率是很高的(高于通胀),任何其它形式的经营主体,正常的经营过程基本都难以实现如此高的毛利率;同时,通胀高涨让需求不断减弱,让企业的市场空间变窄、债务压力加大,最终就会集中破产。

但是,锅有成分的企业则不同,在利率双轨制的情形下,可以享受相对低的利率;同时,由于这类社会中很可能有庞大的锅有银行业,正负可以主导进行坏账剥离;如果再加上这些企业居于产业链的上游(对通胀具有比较强的抵御能力),就比其它经营主体的经营环境好的多,容易生存下来。当然,如果持续进行这种破产式印钞,并导致社会严重动荡,最终锅有成分的企业也会走向衰亡,就像现在的委内瑞拉。

所以,任何一个破产式印钞的过程,都是首先对其它经营主体进行定向清除的过程。

这种货币信用的破产式印钞,并不局限在个别国家,在很多国家的历史上都曾经频繁地出现,未来依旧会不断出现,这是社会性质所决定的,可以说是人类的一项“伟大”发明。今天,这是非洲、南美等很多国家的人们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