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毛泽东语出惊人全场死静 宋庆龄一人大笑

——赫鲁晓夫眼里的毛泽东

毛泽东在共产党峰会上说“我们不应当害怕战争。我们不应当害怕原子弹和导弹。无论什么样的战争爆发,常规战或核大战,我们将赢得胜利。对于中国,如果帝国主义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可能损失三亿人。那又怎么啦?战争就是战争。不消几年,我们将比过去生产更多的婴儿。”全场听众无不震惊,唯有宋庆龄笑出声,全场一片死静。无人料到毛泽东会说出此疯狂的狂言。

1961年,毛泽东在上海接见宋庆龄,小图为毛泽东送给宋庆龄的熊掌(图源:宋庆龄故居管理中心网)

赫鲁晓夫主政苏联的初期,1954-1955年,9万名反革命分子从古拉格中解放;1956-1957年苏共二十大后31万政治犯获释;至1959年1月1日仅剩下1万1千名政治犯仍在狱中。超过200个特别复查委员会派到各监狱进行复查。但官方仅是悄然进行。

1956年2月24日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特别谴责斯大林主义,但仅指责斯大林犯严重错误,未提及自1917年以来苏共的任何主要决议。对于强制集体化和大饥荒等罪行只字未提,仅是党员受迫害的才被言及。1961年赫鲁晓夫才公开指责斯大林犯罪,并允许着名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在国内出版着作。

赫鲁晓夫认识到了一点斯大林的错误。无论如何,他在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告”中解释并批判了斯大林“个人迷信”和大屠杀,还第一次揭开了苏联暗流涌动的盖子,开启了改革的启蒙运动“解冻”。尽管他把这一切归咎于斯大林的“个人品质”,没有从制度上认识到斯大林模式的根本弊病,把“斯大林”和“模式”分裂开来,只批斯大林而不批斯大林模式,而且改革的目标不明确,不从根本上否定这种模式,却企图修补这个模式,改革的方法又太任意,谈不上有什么整体方案,但赫鲁晓夫仍然是一个功过参半的人物,正如一位艺术家为他塑的半黑半白的塑像一样。他毕竟开启了改革的大门,这一历史功绩不容抹杀。

赫鲁晓夫对毛泽东的评说,也许对中国人更有借鉴意义。

赫鲁晓夫披露苏共支持毛泽东发动内战:战败的日本兵放下武器,然后我们将其转交给毛泽东;我们不得不避免予人印象,我们直接将日军武器转交给共军;我们的方法是将武器集中存放在某地,让毛泽东去找;我们在满洲安排装备毛泽东军队,和苏军从日军缴获的武器。斯大林派了个全权代表至东北负责铁路,他定期向苏联汇报许多毛泽东高层对苏联的观感,其中刘少奇,周恩来最反感;而信息来源于高岗。斯大林为赢得毛泽东的信任,将Panyushkin的报告有关他与高岗部分,交给毛泽东而出卖了高岗。1957年11月7日毛泽东出席苏联革命40周年庆典,与赫鲁晓夫交谈时说遍对中共高层的坏话,诸如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高岗,唯对邓小平有好感,毛泽东指着邓对赫鲁晓夫说“看见那个矮个子吗?他非常聪明,将来会很有前途”。1954-55年邓小平主导了反高岗运动,1957年邓又任反右运动领导小组组长,故深得毛泽东赏识。

毛泽东在共产党峰会上说“我们不应当害怕战争。我们不应当害怕原子弹和导弹。无论什么样的战争爆发,常规战或核大战,我们将赢得胜利。对于中国,如果帝国主义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可能损失三亿人。那又怎么啦?战争就是战争。不消几年,我们将比过去生产更多的婴儿。”全场听众无不震惊,唯有宋庆龄笑出声,全场一片死静。无人料到毛泽东会说出此疯狂的狂言。波共总书记Gomuka对毛泽东的发言极为反感,捷共总书记Novotny说“毛泽东说他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那我们呢?我们捷克一共只有1,200万人,我们将在核战后死得一个不剩,将不会有任何活人,留下来传种接代。”赫鲁晓夫告诉毛泽东苏联渴望解散北约与华沙条约军事同盟。毛泽东说“我认为你们不应当提此建议,假如西方同意,你们不得不从东德撤军,东德将无法维持其独立。”

苏联援建中国的项目利息是按2-25%低于资本主义世界1/3。大跃进时,周恩来请赫鲁晓夫一个能告诉他错在什么地方和应当怎么做的专家。赫鲁晓夫于是指派Z到中国数周,返苏后向赫鲁晓夫低汇报:检查了他们的炼钢厂,当我要见其经理时,结果他是个兽医。我问周恩来,苏联为你们训练的钢铁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们都那里去了?周答:“他们正在农村劳动,培养他们的无产阶级觉悟”。

要命的是,毛泽东明知大跃进搞得一踏糊涂,却向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推广宣传。要他们学习中国道路,组织公社仿大跃进。毛泽东的宣传开始对保加利亚共产党产生影响,他们派了一个代表团访问中国,回保后,保加利亚的报纸即开始大规模宣传毛泽东的公社,赞杨大跃进。随后保加利亚共产党在保实施中国的口号,将集体农庄扩大到荒唐规模,并过度偏重重工业。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就象一个想让他的国家颠倒的宫庭中的疯子”。赫鲁晓夫称文革为“反对人民的敌人的斗争”这是1937-38年斯大林大清洗时的口号。赫鲁晓夫说“斯大林和毛泽东均强化个人专政,而非无产阶级专政,而是个人地无产阶级,对党,对领导人的同僚的专政”。赫鲁晓夫说“文化革命根本不是革命,而是反革命,直接反中国人民和反党。”;“毛泽东一直寻找机会控制国际共运,为此他必须挑战苏联”。

毛泽东说“有许多国家侵略过中国,但中国同化了所有入侵者。你们有两亿人,我们有七亿人”。毛泽东滥用权力,误导他的党,他不是有些人所称的疯子。人们开始传言毛泽东是个精神失常的人,他已失去理智。这不是真的,毛泽东是非常聪慧,且非常狡猾的。“中国人不承认任何法律,除了权力和武力之法。如果你不服,他们砍掉你的脑袋。”他们干得非常艺术,他们当着数千人的面把你打死,你还不能称之为野蛮,因为这远比野蛮更坏得多,而这还是在20世纪!

赫鲁晓夫对沙皇通过非法武力和不平等条约侵占中国领土的看法:“作为我们而言,我们对沙皇的作为不负责任,但是沙皇通过条约获取的领土现在是苏联的领土。我们不仅仅是必须管理和捍卫继承自革命前的政权的领土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担心若按照历史考量,重新划界,局面可能失控导致冲突。”而且共产主义者和国际主义者不应当对边界问题予任何重要关注,尤其是对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按照马克思列宁的哲学,国界应当淡化成无关紧要,国际革命运动是一种穿透国界的力量,最终在任何地方取得胜利。

毛泽东贯耍亚洲式的政治阴谋。按照他的哄骗,背信弃义,残忍复仇,欺诈的规则玩弄政治游戏,他骗了我们好多年后,我们才看透他的诡计。Talleyrand曾说外交家是用其舌头掩盖其思想。政客亦然。毛泽东经常是掩盖其真实想法和意图的高手。

斯大林通常形容毛泽东是个人造黄油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一夺权便与斯大林订立联合开发新疆自然资源的条约,赫鲁晓夫认为是斯大林的错误,这与西方列强剥削中国人实质上并无两样。“与斯大林不同,我从未试图从毛泽东那里获取什么好处利益,事实上恰恰相反”。

毛泽东请斯大林派一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到中国审阅毛泽东着以免出错,于是斯大林派Yudin赴中国,因此毛泽东选都是经过Yudin审查修正过的。他随后任苏联驻华大使。

毛泽东对赫鲁晓夫说:“社会主义世界要比资本主义军事更强大,中苏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可以有多少个师的兵力?赫鲁晓夫答“如今这种想法已过时,你不能再依谁有更多人来计算军事实力。回到靠拳头和刺刀解决争端的时代,拥有人多与拥有更多刺刀的一方是不同的。而当机关枪问世后,拥有更多军队的一方并不比拥有更多机关枪的一方有优势。现在原子弹问世,各方军队人数的多少,在核战中根本没有价值。”毛泽东确试图说服赫鲁晓夫相信原子弹是纸老虎!“听着赫鲁晓夫同志,你只需挑起美国采取军事行动,我将派给你要多少有多少的军队,一百,二百,一千个师去消灭他们”。“一颗原子弹就可以让全部中国军队化为尘土”,赫鲁晓夫答。

毛泽东说“我认为若帝国主义进攻中国,你不要干预,我们自已与他们打。你的工作是生存。让我们自已照料自已。假如你们受攻击,我不认为你们应当反击,而应当撤退”。当毛泽东开始想在五年内赶上美国后,即对苏联持反对立场。“毛泽东迫不及待想统治世界”他的计划是先统治中国然后亚洲,然后……”

1959年,赫鲁晓夫想在中国建立潜艇通讯加油站,好为苏军核潜艇加油补给养和无线电通讯,毛泽东拒绝。赫鲁晓夫专程访京与毛泽东商量,毛泽东再次坚拒。“北约国家的相互协作毫无问题,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却连这幺小的事都不能协作?”“不!”因为毛泽东要赫鲁晓夫提供原子弹技术决窍,苏拒绝。

早在1953年,毛泽东就曾用拖着朝鲜战争不停战的办法,想要苏联人给他核技术。但苏联人不点头,毛泽东只好停战。1954年7月,毛泽东作出一副要打台湾的样子,利用苏联担心被拖下水,来实现他的目标。台湾与朝鲜不一样,打不打由他说了算。周恩来被派赴莫斯科告诉苏共领导人,毛泽东决心要“解放台湾”。9月3日,中共军队向国民党占领的金门岛开炮,引发了第一次台海危机。炮打金门不久,赫鲁晓夫来北京参加中共建国5周年庆典,还带来好些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想籍此消除两国间的芥蒂,主动提出取消斯大林同毛泽东签订的条约中损害中国利益的秘密附件。他还答应除现有的141个项目外,再卖给中国15个大型企业,同时给中国一笔五亿二千万卢布的新贷款。

毛泽东就势提出要赫鲁晓夫帮他造原子弹,说是为了抵御美国人。赫鲁晓夫问他美国为什么要朝中国扔原子弹,毛泽东说因为“台湾危机”。赫鲁晓夫没有劝毛泽东不要因台湾问题而引发核大战,他在回忆录里写道:“原因是;我们认为统一中国领土的举动是无可非议的。”赫鲁晓夫只劝毛泽东不要造原子弹,说:我们这个大家庭有核保护伞就行了,无须大家都来搞。须知那东西既费钱费力,又不能吃,不能用。假使目前要搞核武器,把中国的全部电力集中用在这方面是否足够,还很难说。那么其他各项生产事业怎么办?国计民生怎么办?

毛泽东摆出一副样子,好像赫鲁晓夫的话伤了他的民族自尊心。赫鲁晓夫虽然心里不痛快,但还是答应考虑帮中国建设一个核反应堆。赫鲁晓夫走了以后,毛泽东加紧了对国民党控制的沿海岛屿的轰炸,导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与台湾签订《共同防御条约》。毛泽东继续攻占沿海的一系列岛屿,扯开架式准备进攻金门、马祖,给人他不惜一切要打台湾的印象。赫鲁晓夫不想卷入跟美国的核武对抗,将来也不想卷进去。他答应向毛泽东提供核技术。毛泽东的目的达到了,台海危机也就结束了。

赫鲁晓夫说过一句很感人的话,那就是:我们必须明白,中国人是我们的兄弟,他们是象我们一样的人类。

常有人提出“苏修逼债说”,指苏修逼债是大饥荒饿肚子的原因。许多人因此对“苏修逼债”之真相作了些考证。一、中国欠多少债?据周恩来1964年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李先念在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的国家预决算报告透露,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14亿零6百万新卢布,折合人民币约为52亿九千余元,其中相当大的部份是使用和消耗在朝鲜战争中的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按照协议应于1965年全部还清。照此说法,直到朝鲜停战10年之后,中国人民还在节衣缩食地归还这场战争中拉下的一屁股债务。二、中苏翻脸在何时?苏联单方面中止对华经援协议,撤走专家,发生在1960年7月,当时大饥荒早已酿成,大规模非正常死亡已经发生。此事实说明,把苏联翻脸说成是大饥荒饿肚子的原因,是行不通的。网上有位鼓吹“饿死三千万是美帝苏修滔天罪行”的先生,大概也是意识到了此点,于是在文章中偷偷将苏联翻脸的时间往前挪到1959年,倒是很费了一番苦心。三、谁提出提前还债?据周恩来透露,当时并不是苏联要求提前还清债务,而是中国主动向苏联提出,用对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份来提前全部还清债务。俗话说,拿人家的气短。既然跟苏联翻脸吵将起来,就不能欠人家一屁股债,否则他会觉得很没面子。因此,哪怕再困难,就算饿肚子当裤子也要将债还清。四、援外知多少?毛泽东要挣面子,不止于提前还债,而且让人民节衣缩食拿出大把银子无偿地援助小兄弟。本来1958和1959年,出于大跃进的需要,国内财政紧张,对外援助已经大幅度缩减了。中苏翻脸后,毛泽东随即大幅度扩大了对外援助的规模。大饥荒中的1961年,援外支出即已接近偿还外债的支出。自1962年起,援外更是大幅超过了偿债。大把大把的银子流水般散给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古巴等。据说,他们的建设工作做好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力量增强了,就是对中国人民的大力支持。(注:偿还外债数摘自《中国财政统计:1950-1991》,第135136页;对外援助支出摘自历年国家预算决算报告)

按照中国大陆意识形态灌输的马克思主义,其基本原理之一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任何一个制度的崩溃都植根于它的经济制度和由这种制度所决定的经济状况。一种制度或者模式,无论政治如何集权,文化如何受管制,官员如何腐败,只要人民生活满意,它就可以维持下去。即便按这种不现实“假设”,如果政治上集权,文化上管制,官员腐败,经济上也不会使人民过上满意日子。政治与经济是密不可分的,这样的发展模式也不会有好的市场经济制度,也不会有良好的经济状况。这样的“假设”,无非是为了说明经济的重要性,而斯大林模式的核心是计划经济体制。它的政治集权、文化管制、官员腐败,都是以这种经济制度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之不可行,已有许多权威著作进行了深入分析。所以,改革决不能修补这种经济体制,而是要从根本上否定这种经济体制,即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在这种经济体制根本变革的基础上再进行其他制度变革。这种改革可以采用渐进式的方法,从而避免引起社会大的动荡,利国利民。不过改革者心里却不一定明白,改革就是为了埋葬计划经济及相应的上层建筑,所要考虑的问题,无非是在社会基本稳定的前提下,如何一步步实现。

赫鲁晓夫的失败,并不因为他的改革方法不对,如分为农业类、工业类之类,关键在于根本没认识到计划经济在斯大林模式中的作用及其不可行性。他把一切都归咎于斯大林的个性,没有认识到斯大林之所以能犯下种种错误,关键还在于制度基础。他不想改变制度,更没想到去改变计划经济体制。他所做的一切,即使再正确,也是修改、完善这种制度,是补天而不是变天。天不变,道亦不变。所以,斯大林所犯下的个人崇拜等错误,他又犯了,而他又并不具备斯大林的权威,最后被勃列日涅夫的宫廷政变赶下台也是必然的。

用什么方式获取权力并不重要。在封建的家族式继承或苏联式的上一代领导人指定接班人的权力交接模式中,获得权力都不会是光明正大的,总有某种阴谋或妥协在内。但历史是以成败论英雄的,无论以什么方式获得权力,只要掌权后能推动历史前进,后人也不会苛责。但遗憾的是,赫鲁晓夫错失了成为历史伟人的机遇,最终只能成为一个虽掌握大权而可以改变历史进程、但最终却碌碌无为的小人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颜昌海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