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夏小强:台湾的恐惧、无奈和希望

图为台北市–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牌楼(吴志学)。(交通部观光局)

飘泊异乡多年,第三次踏上台湾的土地,走在台北的街道上,仍是有种归家的感觉。为什么我的“乡愁”竟在台湾?

随着岁月流逝,1949年来到台湾的第一代“外乡人”,已经所剩不多。余光中先生诗中的“乡愁”,在如今的台湾,也正在空气中飘散,在人心中淡漠。

台湾人的身份认同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人生的终极问题和哲学问题,其中还包含着每一个人的身份认同问题。

每一个人,都面对着国家和民族认同(national identity)问题,这是政治心理学中的重要概念,其中包括个人的一种归属感——对于“我是谁?”“我属于哪个国家民族?”的判断和体认。国家民族概念中还包含对民族(nation)的认识。这种认识又可以分为国家、政治和民族文化等内容,对民族文化的情感认识是国家认同感的核心。

过去20多年间,台湾人的国家认同发生了极大变化。1989年,台湾《联合报》率先对台湾居民的国家认同感实施了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中国人”(52%),而将自己视为“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以及“仅是台湾人”的受访者分别为26%和16%。

20多年之后,这一格局发生了变化。2014年的数据显示,超过6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是“台湾人”,而将自己视为“中国人”的受访者比例大幅降至10%以下。另外,认为自己“既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的受访者比例也从1992年的46.4%降至33.7%。

我在2005年因为信仰被中共迫害,被迫离开中国大陆,流亡海外。我于2013年加入挪威国籍,在国家国籍的身份上,我成为一个挪威人。但是,从民族和文化层面,我内心从未认为我是一个挪威人。对于这一问题,我曾询问台湾大学明居正教授:“您怎么定义您的身份?您是哪里人?”

明居正教授是一个出生在台湾的国民党官员家庭的“官二代”,他回答:“我是一个在台湾生活的中国人,中国是我心目中的大中华。”

我心中明白,明教授所说的中国,自然不是政治范畴的中国,不是如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的中国,而是文化范畴的中国。以此推之,我,就是一个生活在挪威的中国人。

我在台湾,走在台北、台南的街头,常会感动到泪流满面。走在大街小巷中,进入香火旺盛的庙宇,看着那些窄窄的街道,老式的房子,感受着纯朴的民风,和台湾“温良恭俭让”的民众交谈,久违的温暖而开心,有种回家的感觉。

这是一种怀旧的感觉和情怀。这种感觉来自中华几千年的历史和传统,来自渗透在我血液中的历史和传统,这种历史和传统延续了几千年,在中国大陆断绝,却延续在台湾。这种怀旧的情怀,可能就是对心灵的家园的追寻吧。

因此,我与大多数的台湾人,都拥有一个共同的中国,文化和传统的中国。

台湾的恐惧和无奈

台湾人这几十年来对于身份认同所发生的变化,主要的原因是中共的恐吓和打压造成。

台湾如今面对着中共的困局是这样的:中共用近2千颗飞弹对准台湾岛,不断发出武力和战争威胁;中共通过与台湾签订一系列经贸协议,来控制台湾的经济,用经贸手段来扼住台湾的政治咽喉,最终控制台湾的政治决策,达到全面控制台湾的目标;中共正在全面渗透台湾的政界、商界、媒体和全社会;在国际上,中共不断压缩中华民国的国际生存空间,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在中共的经济利诱下,一个个离去……

在台北101大厦前,中共在台湾的组织爱国同心会的成员,多年来挥舞着着中共的五星红旗、用高音喇叭播放着歌颂中共的红歌、打着诬蔑法轮功的横幅展板、不断对和平的法轮功学员做出攻击挑衅的动作。2017年9月,台湾大学发生了亲共团体统促会黑社会成员暴力殴打台大学生的流血事件。

……

这都是中共利用台湾的自由法制和言论自由,来破坏台湾自由人权民主法制的核心价值。其实质是中共渗透台湾、统战台湾、最终来用中共红色政权统治台湾行动的一部分。

在中华民国与中共几十年打交道的过程中,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不断被中共欺骗、羞辱、打压和渗透,一直处于下风。在中共鼓吹的“大国崛起”和经济强大下,台湾从高层到民间,都对中共产生了一种恐惧和无可奈何的心态。

面对中共的“强大”和不断打压,中华民国和台湾将要怎样面对?

台湾的希望

台湾的文化组成,主要来自四个方面。一是来自于明末从明朝传入台湾的中华儒家传统文化;二是日本统治台湾50年所带来的日本文化,而日本文化的主题仍来自中华的唐朝文化;三是台湾原住民的本土文化;四是这几十年,来自西方的现代文化。

从这以上的四种文化组成来看,台湾的文化主体,是建立在儒释道之上的中华传统文化。

中国自有史以来,历朝历代的政权维持统治必须具有两个基本条件:道统和法统。下边比较中华民国和中共的道统和法统。

道统就是中国历代统治者维持统治所秉承的文化和信仰。中华民国秉持的是建立在儒释道之上的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包容的文化,儒释道三教的并存,保证了中华传统文化在政权不断更替之后的延续,中国历史有近一半的时间都被异族统治,但其政权都被中华传统文化所同化,正所谓“政统可断,道统不可断。”中华民国具有维持统治的道统。

中共的文化是建立在无神论之上的马列文化,信奉暴力杀戮、仇恨斗争,如今已经在全世界被唾弃。中共统治中国六十多年,通过一系列政治运动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宣传,彻底地摧毁了中国社会延续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和信仰,儒释道三教齐灭,仁义礼智信无存,中国社会在丧失了传统文化、伦理道德和信仰之后,中共统治也丧失了维持统治的道统。

法统就是一个政权执政的合法性,也称正当性。在中国的传统政治观念中,法统是指政权之正当传承。中国传统政权以黄河流域为主,即所谓“逐鹿中原”或“问鼎中原”;在历史上,蜀汉、东晋、南朝、南宋、南明等给驱赶至南方后仍以“正统”自居,而将原地统治者称为“伪政权”;而在北方,曹魏、十六国的前赵、后赵、前秦、北朝、金朝、清朝以“正统”自居,视南方政权为僭伪。传统史书及文人亦以其为主就是认为自己才是传统文化、法律正当承继者,与地域无关。

中华民国由国父孙中山创立,在蒋介石手中发扬光大,如今延续在台湾,具有统治的正当性,法统未断。

在中国政治哲学当中,从周朝开始,统治者和政府的政治正当性由天命所授,不公义的统治者会失去天命授权,继而失去对人民的统治权利。

中共的政权缺乏合法性,其既不来自皇权天命,又不得自民主选票,更不是出于个人的能力。不像民选政府每一届都可以依法平稳地在完成权力交接,如何维持独裁统治始终是中共的心病。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彻底地破产,自改革开放以来积累的政治信用丧失殆尽,中共陷于极其严重的信任危机。中共的统治已经造成天怒人怨,其已经失去了维持统治的法统。

道德、人心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社会的基石,任何政经体制,都需要一定的道德和人心作为依托。中华民国和台湾,其所拥有的道统和法统,其信奉的普世价值,都是能够最终取代中共的基础和条件。

用普世价值和中华传统文化,来对抗中共的打压和侵蚀。台湾,不需要再对中共感到恐惧。

九评编辑部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指出,共产主义来到人间的终极目的就是毁灭人类。中国传统文化讲天命观,站在天命观的角度来看,台湾宝岛就是上天安排在这里,在中共系统毁灭了中国传统文化之后,台湾保留了中华传统文化的血脉,等待着中共解体之后,中华民国重振中华。

这就是台湾的希望所在。

文章转自台湾新唐人亚太季刊2018秋季号#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