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沉雁:有一种绝望叫国殇

图:上海世外小学砍人事件外教献花哀悼,愿孩子安息。

绝望,谁没绝望过?凡事遇阻找不到解决办法时,都叫一个绝望。但是,大多数的绝望只局限于今天,并不影响明天醒来又看见冉冉升起的太阳。然而,有一种绝望就不一样了,他们从月朗星稀的昨天走来,今天却是月黑风高的夜晚,而明天对他们来说,不是万丈深渊至少也是生机渺茫。这才叫一个真的绝望,无前路也无后路,只有一条通向地狱的路。

同样是绝望,但形成的原因不一样,绝望的心理出口和行为选择也就不一样。大致可分三种,一种是自取灭亡,二种是天要他亡,三种是国要他亡。

自取灭亡的绝望多属于乐极生悲。譬如,很多非抑郁官员的跳楼自杀,很多基金经理的跳楼自杀,很多银行高管的自杀,等等。就在今天,看见一则消息,上海某知名节目主持人的老公因为豪赌世界杯失手而跳楼自杀,这些都属于自取灭亡的绝望。但凡自取灭亡的绝望,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选择绝路时不会有报复社会的过激行为。当然,他们其实早就报复了大半生的社会,不然,他们选择绝路时不会这么潇洒。

天要他亡的绝望纯属于上帝的问题,譬如各种生老病死和天灾奇祸导致的绝望。所以他们即便绝望也不会找社会无辜发泄不满。

非常糟糕的就是第三种绝望,国要他亡的绝望,这就叫国殇。我们经常说,国家走一段弯路个人就毁了一生。同样是毁了一生,大多数人都是在温水煮青蛙中慢慢毁灭,甚至是舒舒服服毁灭到老死而不以为然。但是,有些人也许就是一直在滚水中挣扎得歇斯底里,这取决于每个人的先天条件和适应温水的性格能力。如果先天条件本就差强人意,再加之性格能力很难适应温水环境,他就成为温水环境的最先淘汰品。

被温水环境淘汰的绝望,他没有理由不仇恨温水环境,因为他努力挣扎过,他甚至比其他青蛙都更拼命挣扎,但还是被淘汰。仇恨环境也未必会产生报复环境的心理驱动力,有的人以改变环境为己任去化解自己对环境的仇恨,这就是今天正在努力追求文明的群体,当然包括我的读友们。但是,这得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相当的文化基础,二是有先天的文明悟性。

这两点尤其第二点是稀缺品,严格说是上帝开眼愿意垂青的人,但对于大多数被温水环境淘汰的青蛙来说就很不幸。这也是我每次都不想对那些反社会的灾难制造者口诛笔伐的原因,因为他们非常不幸,如果他们能受上帝垂青,他们本是改变温水环境的进步力量,但他们却走向了公交、走向了学校、走向了环境中最薄弱的环节。

每当发生一起反社会的公共灾难,满屏都是"冤有头债有主"或"报复弱者罪该万死"的谴责之声,但我都非常沉默也非常沉重。我在5月中旬因为甘肃校园屠杀案写了一篇文章,《每一滴无辜的血里都有我的耻辱》,收录在《旺旺春声》文集的第73篇,其中有这样一段悲情叙述:"我们经年累月写文章针砭时弊,就是为了给黑夜里的幽灵传递一丝希望之光,让他们提着汽油走向公交的脚步放慢,让他们提着屠刀走向校园的脚步放缓,让他们闭门自焚前能听到一种替他们说话的声音,让他们抱子同溺前感受到一丝温暖"。

如果说话受阻,整个社会就找不到泄压口,水往低处流,可怜的青蛙就只有向最薄弱的环节下手。这不是道德能够指引他们的路。欺弱?当整个温水环境都在以直接或间接欺弱杀弱的方式而生存时,你有什么理由指责他不欺弱不杀弱?况且,但凡被温水淘汰的青蛙,都是做了一辈子被别人欺弱的菜头和分母,他们道德了一辈子都没找到人间的入口,只想缺一次德就下地狱,这是所有反社会的公共灾难制造者的心路终点。

从成都到厦门,从杭州到贵阳,从宜宾到西安,从甘肃到魔都,每一起公共灾难制造者都是老实人都没有前科,难道这还不够我们深思吗?相反,那些作奸犯科恶行累累的流氓地痞黑社会,没有一个去反社会。也许后者是谴责前者嗓门最大的声音,而我,每次都是沉重的沉默。因为每一个的人不幸都有我的责任,因为每一滴无辜的血里都有我的耻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