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程晓容:中共司法部长“依法处置”说给谁听?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推特)

6月29日,中共司法部长傅政华在出席记者会后,被多家媒体追问,王全璋律师与外界失去联系这么长时间,司法部如何关注此事。傅政华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说:“中国是法治社会,任何人的自由,任何人的权利都是要依法来处置”。

那么,王全璋一案体现了“法治社会”和“依法处置”吗?

2015年8月3日,在“709”大抓捕事件中,维权律师王全璋与外界失去联系。8月5日,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罪对王全璋指定监视居住,其北京居所被公安搜查。2016年1月8日,天津市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王全璋。2017年2月,案件起诉至法院,后得悉,王全璋被转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王全璋犯了什么法?曾为王全璋辩护的余文生律师说过,王全璋根本不构成任何“颠覆国家政权罪”,不适于任何犯罪,当局对他的起诉是违法的。

王全璋的代理律师程海说:“宪法规定,任何公民都有权监督任何国家机关,包括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现在贯以‘颠覆国家政权’,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实际是对于律师的监督一种敌势的态度,以我的看法,办案人员按照我国的法律已经构成犯罪,构成一种徇私枉法罪。”

王全璋律师常年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致力于保护人权与法律援助,是最早依法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中国律师之一。正是因为他敢于和中共“碰撞”,才被司法机关以莫须有的罪名违法抓捕。

迄今,王全璋失去自由已近三年。最为荒唐的是,王全璋的家属以及聘请的多位律师从未获准与他会面。长达一千多天,王全璋音讯全无,生死不明。“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去年12月27日的报导中对此评说:“这种非法手段唯中国才有,在全世界的法制国家中找不到第二例。”

程海律师表示,他们已经多次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中纪委,甚至中共常委写信反映王全璋案,但是始终未有回复。去年12月初,在又一次尝试会见王全璋受阻后,程海说:“人不知道死活,都快两年半了。这种现象,在全球都极其罕见,只有在这个依法治国喊得非常响的‘中国’。”

今年1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以视频的方式向当局喊话。她问道:“为什么不让律师会见王全璋呢?如果真的是依法治国的话,请相关办案单位立即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然而,会见仍然无期,就连李文足到看守所为丈夫存钱、存物也被刁难。不仅如此,她和小儿子还要忍受国保的日夜监控和骚扰。他们在黑暗中咬紧牙关,决不放弃。

今年4月26日,王全璋的两位辩护律师,蔺其磊和程海,分别在昆明和安徽遭到天津警方询问,要求他们告知王全璋以前在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中的表现。

当时蔺其磊律师对警方说:“你们把王全璋关押一千多天,不让律师会见,没有任何音讯,现在却返回来倒查王全璋律师以前所办理的各个案件(我知道,你们还在调查王全璋律师在大连开庭的情况),罗织罪状,你们这样的做法是中国司法史上非常荒唐的事情。”

对于一位正义的律师,中共竟以法律之名,对他进行公然的迫害。王全璋律师一案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李文足的抗争也赢得了海内外的支持和同情。

今年4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在她的官方推特上声援李文足,并呼吁中共当局释放所有“709”抓捕期间被捕的人,包括江天勇和余文生。

现实令人心痛。王全璋律师生死未卜;江天勇律师在狱中被迫服食不明药物,记忆力严重衰退;余文生律师2个多月前被正式批捕,罪名是“煽颠罪”和“妨害公务罪”。

中共的法律如何判定?——敢说真话,为民请命,扶助弱势,便是“妨害公务”。揭露中共的谎言和暴行,便是“煽动颠覆”。此为“依法治国”、“依法处置”?

对于傅政华的说辞,李文足表示,这根本就是敷衍。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就是去办案单位、去法院、还是检察院也好,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见我们、见律师、见家属,没有人出来跟我们对话了,完全就这样,拖着。他(傅政华)还在这好意思对着镜头说是依法治国,所以说他们(政府)都是说得漂亮,说一套、做一套而已。”

仅从王全璋一案,即可看清中共司法的虚伪和卑鄙。“依法处置”的挡箭牌,能骗得了几人?若要当真“依法处置”,首先应该处置的,就是那些玩弄法律、利用手中权力,肆意侵犯人权、迫害良善的人权恶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