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小学生遇害暴露问题 中国被质疑空前危机

中国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北京时间6月29日通报,当日在番禺区大学城某高校的地下停车库内发生一起刑事案件,一名男子持刀伤害两人。两名伤者经“120”医护人员到场救治,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就在前一日,上海才刚刚发生两名小学生在校门口遇害。这样的惨案,最近几个月发生的比较密集。

前不久,山东烟台一男子驾驶叉车疯狂撞人,造成1死10伤,被警察击毙;同样在本月稍早一些时候,陕西西安公交车乘客被砍十人负伤;今年4月份陕西米脂发生恶性砍人事件,受害对象是米脂三中的中学生,凶手长期失业在家……这些都被认为是凶手在报复社会。同时也有,另一种因为承受不了社会的压力而选择自杀的行为:甘肃女孩因遭受班主任性侵长期以来多方诉求无果,最终在一众看客的欢呼声中纵身一跃当场身亡;宁波一中年女性在捡到两名女孩的手机后,“勒索”两千元人民币,两名女孩因无力承担,这名中年女性当场把手机摔在地上。近期以来的种种事件,都透露出悲凉的气氛。

上海小学生被砍事件发生后,校园周围加强警力(图源:Reuters)

如果说官方媒体作为宣传机器受中国官场政治环境的影响,呈现出一种“给领导看”的状态,那么一些政府机构在处理引发社会高度舆论问题的处理上,表现也常令公众失望,比如说在处理宁波中年女性摔手机事件上的处理结果,该名女性变成官方口中的“弱势群体”;此前引发跨省追捕的鸿茅药酒案当事人谭秦东遭遇跨省抓捕,后在各种合力的作用下走出监狱首次接受采访结束时说的那句话,至今令人难忘,“我不会再被抓回去吧”,而事情最终以谭秦东向鸿茅药酒致歉进入尾声。

也难怪一些学者专家惊呼社会各个领域的专业道德普遍出现颠覆性破坏。这种“怪象”,是社会出现全方位的底线危机的表现,同时又互相影响。

客观地讲,受近来这些事件的影响,不得不承认,凶杀、对生命的漠视、一些普遍的歹意、惊恐与悲凉在社会中确有蔓延的迹象。而对生命的敬畏,不论对于政府还是普通百姓,都应是统一的律令。当下,中国社会需要做的功课太多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来源:多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