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美经贸战的本质结构和下场

中美经贸战的本质结构是数量和质量的斗争。质量在小规模状态一定能战胜数量,但是在大规模状态则不一定。

中国搞所谓弯道超车,国之重器,其实是跟美国拼质量。注定是要失败的。单从一流国家,才能一流学术这个理念,就根本没希望。爬科技树,是无法弯道超车的,必需是全面同步发展。追赶的或者山寨的,可以也必然以比开拓创新更快的速度走过后者走过的路,但是绝对没有可能超车。所谓两弹一星精神,完全不能解决问题。当今中国的发展,多少是两弹一星年代开发成果?多少是改革开放以后引进抄袭的?一目了然。用大会战的方式集中资源,可以在某些方面某种程度上实现快速突破。但是首先,这还是山寨,不过是比较高水平的独立自主的山寨而已。其次,这一两个方面的成功,也意味着其他方面资源被剥夺,结果其他方面更加落后。总体水平不会有根本性好转。再者,等你拼出一代,对手没准又发展了两代了,从效率上讲绝对没有在后面紧跟山寨来的爽快。

中国不改变整个社会经济结构,思想上不开放,经济分配上严重不公,从而没有大规模的消费和第三产业,就不可能全面长期地支持科研进步。不可能当领头的,只能是当抄袭的。而这也是中国一直在干的事。因为这个事干好了,也是可以超车的。而这种以量胜质的趋势也的确又一次在历史上出现。而这也正是美国不得不开始采取反制措施的本质。美国根本不怕中国弯道超车,怕的是堵死道大家都得走牛车。

中美的基本经贸结构是,研发,中高端生产还有主要消费在美国,中低端生产主要在中国。两头在美国,中间在中国。美国的理想状况是,美国大投入搞研发,然后雇佣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美国用研发优势和市场优势拿大头。换句话说,就是知识产权在整个环节链条中的分配比重要高。这样美国再投入研发就有资本,于是良性循环。但是中国则想尽一切办法压缩知识产权的分配比重,这样美国就没有足够资本去继续研发,最终窒息。而中国本身当然也不可能去做更多的研发因为本身就是积极主动地去破坏知识产权的战略。但是在已经有的技术,扩散以后,中国就在质的方面不落后于美国多少。然后靠量,靠剥削程度,环保破坏等取胜。

而美国的反制也是针对这个。首先是减少免费技术扩散的可能。其次是加强技术收费的标准和手段。当然,技术扩散依然是不可能绝对避免的。那么就要更广泛的扩散。让这个量不主要集中在中国手里,而分散在更多的国家手里。这样量和量直接就可以互相冲抵制衡。美国在减少免费技术扩散,和控制美国的市场进入(量的分配)方面是有绝对的主动权的,基本上没有谈判的必要。美国现在惊醒以后,战略上也绝对是警戒线大涨,这种战略底线是没什么可谈判的。所谓的谈判其实更多的是近中期的过渡。

美国的门要关也不可能一下子关严,找替代也不可能一夜之间,所以除非有珍珠港级的事件,还是要逐步调整,所以也不能逼中国太急。另一方面,中国明知道好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但是自己也同样需要时间调整,四天就超车的宣传,也只能是宣传。所以双方的谈判都是在过渡期得失的一点点拉锯。但是大趋势是互相逐步切割联系。合作会越来越少,斗争会越来越多。这个大趋势是谈不了的。直到某一天,质与量的关系有了明确的高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