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程晓容:盘点公开退出中共的维权律师

2018年7月3日,维权律师文东海公开发表退党声明。(大纪元合成)

7月3日,大陆维权律师文东海公开发表“退出中国共产党声明”。他表示,湖南律协党支部要对他做违纪处理,要他配合。他为了不让领导操心,也为了简化手续,因而声明,即日起自愿退出中国共产党。

文东海早年曾当过警察,后离职成为律师。他曾经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在709案中担任王宇的代理律师。他因为秉持正义而遭到当局的报复。今年6月,湖南司法厅正式吊销了他的律师执业证。

文律师的退党声明获得了大陆网友和业界同行的一致赞扬。有人表示,很多共产党员在精神上早已退党,但是大多数不敢公开决裂,文东海的退党声明显现出了罕见的勇气。

在中国大陆,维权律师们多年来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狭窄的空间里为受迫害的同胞提供法律援助,为弱势群体发声。他们因而饱受刁难、骚扰和打压,甚至身陷冤狱。在与当局的抗争和碰撞中,相继有律师看清中共本质,选择公开退出。

高智晟律师说过,退党是“对这个党的心灵抛弃”。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发表书面声明,公开退出中共。

在声明里,高律师简述了自己在调查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的十几日中受到的震撼。他写道:“它,中国共产党!它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2008年11月20日,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宣布,以真名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少先队、共青团组织。他表示,退党是公民的政治自由和基本权利。他站出来,是希望透过他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加入三退大潮。

郑恩宠告诉记者,他对共产党的反思历经几个阶段,从小时候热爱共产党,追求“进步”,到文革期间的怀疑,再到为平民强迁维权打官司。他意识到“这个政党太腐败了。”郑恩宠说:“现在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现在是爱国不爱党。”

2015年9月4日,上海律师钟锦化在微信朋友圈和推特网发表了“公开退党声明”。他说:“因为深感失望,自今天开始,本人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组织,不再相信共产主义!特此声明!”

钟锦化曾是浙江温州中院资深法官,目睹司法沦为政治阶级的工具,辞职转为律师,曾经与同行们“死磕”。

2015年12月20日,重庆维权律师熊代英在泰国曼谷公开声明退出中共。他写道:“声明退出这个党,因为他没有人性,作为一个内部党员它都迫害。我真的很后悔加入这个党。他们把我的律师证给停了,不允许我做律师这个行业,而且监控我,屏蔽我的电话,叫我找不到工作,它们的手段太狠毒,逼迫我流浪了3年。”

2016年6月,大陆律师腾彪发表文章“你们全家都是共产党员”,表示彻底退出中共。他说:“我这篇文章也算是正式解除魔咒,彻底退出中共党组织。我曾是这个邪恶团伙的一员,并且先主动后被动地交党费来资助其作恶;无论如何辩解,这都是我的污点,在此再次向非党员的中共专政受害者们致歉,今后一定将功补过。”

维权律师们的退党心路,见证了民族的苦难、同胞的血泪、暴政的罪恶、司法的不公和荒谬。他们的退党声明,不是简单的个人党籍的变更,而是摆脱枷锁、破除谎言的告白,有力地鼓舞著受压迫的广大同胞,也向外界展示了中国人的勇气。

在全球去共化的大趋势下,自从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一场退出中共的精神觉醒浪潮席卷中华大地。迄今,已有超过3亿中国民众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无论体制内外,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清:中共的统治给国家、民族和个体带来的是毁灭性的灾难,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人心思变。人们纷纷唾弃中共、传播真相、揭露邪恶。中共的恐怖红墙正在垮塌。

对光明自由的向往,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