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杨怀康:输在识见的强国梦

强国梦起码有三大分水岭。一、在1978年12月举行、议决改革开放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此举解放人的原创力(凯恩斯所谓的animal spirits),让市场运作提升资源效益,提供条件摆脱贫穷。二、2001年加入世贸,让廉价劳工、便宜土地有用武之地,成就为世界工厂,迈向富强。三、2018年特朗普扑杀中兴,擦亮14亿人的眼睛,看清楚强国之路何其漫漫而修远。然而要成为真强国,所欠者又岂止芯片而已?识见、视野通通尚须补课。

别的不说,即以手机而言,据闻华为不惜工本,矢志取韩国的三星、美国的苹果之地位而代之。及至爆发中兴事件,华为方猛然惊觉,原来全世界的手机只有两个制式,舍苹果的iOS便是谷歌的安卓(Android)。前者不予外人,故此无论是华为、中兴以至小米,都得仰赖谷歌鼻息。两者都是美国的产品,都有随时拔喉的威胁。危如累卵,有报道指这个时候,华为已痛下决心,研发手机制式云云。

诚然,苹果、谷歌之外,微软、诺基亚尚有手机制式应市,可是全世界99%的手机都用前两者的制式(谷歌独占近90%),中国品牌的手机则全用安卓,是绝对的垄断。据说华为的5G技术走在世界的最前头。我是科技盲,不知道这样领先有何实质意义。即使有,华为的5G手机还是用安卓制式,即是随时有机会像中兴那样面对封杀,那又是什么的技术领先?我看过“中国制造2025”的清单,见不到有手机制式这一条,奇怪。

诺基亚尚独步天下手机市场之时,谷歌用好几个亿美元收购安卓。2007年苹果推出iPhone,谷歌迅即推出安卓制式。他们没有像苹果那样留安卓为己用,而是免费供应给手机生产商。当时我看不懂这是什么葫芦卖什么药,以西贡乡下仔之心度之:谷歌凭免费供应搜寻器卖广告发达,许是照办煮碗,免费供应手机制式以推广其搜寻器吧?

那是11年前的事。当时手机远未及现今般普及。限于手机硬件及网络容量,用手机卖广告的市场相对有限。谷歌显然尽得《老子》的真传,淋漓尽致发挥“将欲夺之,必固与之”的道理:iPhone的利润让人看得猛吞口水,免费供应安卓,让三星、华为、小米、联想等制造商无须自行研发制式即可以落场竞争,普及手机,间接推广谷歌的搜寻器,扩阔其广告市场。

在谷歌而言,免费供应安卓形成良性循环:越多手机生产商落场追逐iPhone这只电兔,安卓的市场占有率便膨胀得越快,吸引越多生产商研发配合这个制式的软件,巩固其垄断地位;即使像华为般的后来者要另起炉灶搞新制式,亦要攀越越来越高、华为有份建造的入市门槛。故此无料奉送制式的实质效果是鼓励手机生产商帮安卓卖命打天下。苹果的乔布斯是世所公认的奇才,可是从手机制式这一役可见,一山果是还有一山高。

时至今天,苹果的iPhone独占手机市场86%利润,安卓手机生产商当中,基本上只是三星有钱赚;其余像华为、联想般的生产商则只见身郁唔见米白,通通都为谷歌作嫁衣裳,推广其搜寻器、吸纳广告费。

创新需要视野

至今苹果iPhone的利润无疑依然丰厚,可是手机市场已然是谷歌安卓的天下——只有在日本,iPhone用家的数目方压倒安卓。iPhone早晚成为小众玩意。即便如此,iPhone跟所有安卓手机一样,都为谷歌的搜寻器效力,都在帮谷歌搵银。

自古至今,像谷歌这样的绝对垄断,未之见也。教人钦佩的是,这个绝对的垄断并非靠政府干预,扼杀对手的结果,而纯粹是经营得法,能人所不能,满足了市场的需要。可是谷歌深知“人言可畏”,由是在华盛顿驻扎了全美国最庞大的“走廊说客”(lobbyist)团队,慎防政客们借故干预,坏了他们的垄断好事。

中兴私通伊朗、北韩,国资委的王绛斥责其行径“愚蠢”,“被抓住时说谎,在缓刑时说谎,在观察期时又说谎”、“把国内的无诚信带到了国外”。以这般修为在国际市场行走,何止羞家,简直献世。搞高科技,不就是买美国的芯片、用谷歌的制式,山寨一番而已。识见视野欠奉,凭何创新?

给美帝紧扼咽喉了,方惊觉没有自己的芯片、没有自己的制式,处境可堪。在这时候奢言,“科学攻关要摒弃幻想,靠我们自己。”靠自己些什么?锁国40年的井蛙之见,还是未富先骄、一朝暴发的狂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