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怡:劣政出劣民 餐聚心脏病发倒毙 老同学们在女尸旁继续吃喝

18、9世纪德国作家歌德说:“人变得真正低劣时,除了高兴别人的不幸外,已无其他乐趣可言。”中国人变得真正低劣了。若把人民的冷漠、低劣,都归因于民族性和中国人的质素,那就轻轻放过了政权的罪恶。既非事实,也不可取。

网友在拙文的留言,指大陆人对他人遭难的冷漠早已不是偶然现象。而香港梁振英在2012年南丫海难发生不久,仍然决定国庆烟花依时在维港发放,也正是对中共施政品行的一脉相承。

这些我也知道,只是对学校发生这样的事仍感惊讶。早前大陆有一个女士在旧同学餐聚时心脏病发倒毙,老同学们在尸体旁继续吃喝。轰动一时的小悦悦案、彭宇扶老人反被控告案、驻马店过街女被车辗过后被另车再辗一次的事件,冷漠、不顾他人死活,在大陆社会已属平常。

6月20日,在甘肃庆阳市大街,酒店高楼的窗台上,站着一个正要跳楼寻死的19岁女孩,消防车也来了,下面数百民众驻足观望。他们不但没有人想法去抢救,没有人去劝导这女孩,反而以等着看戏的心态鼓励这女孩“快跳”、“怎么还不跳”,女孩持续站在窗台犹豫了6个小时,终于在等得不耐烦的民众催促辱骂声中一跃而下毙命,看热闹的民众才得意散去。

这就比冷漠更恶劣了。18、9世纪德国作家歌德说:“人变得真正低劣时,除了高兴别人的不幸外,已无其他乐趣可言。”中国人变得真正低劣了。

上世外和甘肃女这类事发生后,大陆网页也有许多人在责难中国人的“素质”(香港多称为“质素”),并指鲁迅已批判中国的民族性,柏杨也指摘“丑陋的中国人”。我认为,任何民族都有作家批评自己民族的积弊。只是在中国,民众的冷漠、低劣,却有更根本的原因。

香港人比较知道的是调查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谭作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五年徒刑,也略知道为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组织“结石宝宝之家”的赵连海,也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较为陌生的是揭露地沟油生产的洛阳电视台记者李翔,在2011年遇袭身亡,凶手不明;2004年开始对药品从事职业打假的高敬德,2011年被上海驻京办带走后离奇死亡;2006年,整理出了一份披露奶业的造假、掺假现象调查报告的蒋卫锁,2012年遭人袭击重伤而死。

这些都不是个别事例,而是专制政权打击维权、打击善良、保护邪恶的本质和常态,专制政权对国民进行奴性驯化,造成冷漠、麻木、以他人的不幸为乐的变态社会。1949年后连串人整人、反人类的政治运动,改革开放后的权贵资本主义的发展,使上自特权阶层,下至平民百姓,都唯权唯钱是取,法治混乱,道德沦丧。

若把人民的冷漠、低劣,都归因于民族性和中国人的质素,那就轻轻放过了政权的罪恶。既非事实,也不可取。

《论语》说:“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意思是:(治理国家)如果你善良,人民自然也就善良。领导的品德像风,群众的品德像草,风在草上吹,草必随风倒。

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暴政产生暴民,劣政产生劣民,贪腐之政产生贪腐之民,仁政产生仁民。这才是事实真相。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