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郑义:把整个国家变成种大麻的出租房 中共崛起的缩影

——狗拉雪橇、大麻屋与《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

中国奇迹,其实不需要如文一和张五常两位先生那么多头衔所显示出的学问就可以讲清楚。只需要采用“绿色GDP”的核算标准,什么“中国的世纪”、“厉害了我的国”立马原形毕露。十年前,国家环保总局在副局长潘岳的努力下试图推行“绿色GDP”,就是在GDP统计中不仅仅计算收益,还应该把环境与资源的投入和破坏加以货币化,并计入成本。这一努力立即被当局阻止,因为这种核算方式会刺破统计泡沫,揭示中国崛起背后的秘密。

中国当代作家郑义

最近偶尔看见了一篇分析中国崛起的大文,题目是《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是一篇本月初在“助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峰会国家智库论坛”上的演讲。演讲者叫文一,清华大学讲席教授、美国联邦储蓄银行圣路易斯分行高级经济学家兼助理副行长。文一教授的核心观点是:中国之崛起是一场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无论怎样评估都不为过。我把它看成是人类经济史上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最为壮观的实力事件之一。在列举一系列数字加以证实之后,文一教授提出一个问题:“但是中国是在一种特有政治制度下实现的超强的经济增长。这个现实使全世界都感到非常的吃惊,疑惑不解。以至于非常多的人,包括我们很多中国人自己,比如政府官员和企业家还有学者,仍然认为这个增长奇迹不可持续。”在对此进行简单批驳后,又换一种方式再次提出这一问题:

因此,我觉得我们必须严肃地回答新制度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提出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向所有中国经济学家和西方经济学家的挑战。他说:

“我可以在一星期内写成一本厚厚的批评中国的书。然而,在那么多的不利困境下,中国的高速增长持续了那么久,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中国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情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经济奇迹。那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因此,仅仅靠指出中国的问题,不能够帮助我们理解和解释中国的增长奇迹。中国的问题非常多,别的国家问题也很多。但是为什么中国增长这么快而别的国家做不到?因此一定要把中国做对了的东西找出来,才算是真正的经济学家,才能够在今后继续的改革开放中不至于犯颠覆性错误。

依我之见,速度快不一定是奇迹,也不一定是好事。速度只是一个指标,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比如阿拉斯加的国际狗拉雪橇比赛,要跑1100多英里,时间在10天左右。某一段路跑得太快不计后果是要出事的。所谓快,是在某些不言而喻的条件之上,比如不能把狗累坏、冻坏、受伤,否则只能半途而废。另外,所谓快,要看全程,要跑完1100多公里。文教授分析英国经济,时间跨度是几百年,分析美、日经济的时间跨度也分别是200年100年,到分析中国高速增长时,跨度是30年。——离跑完全程还远着呢!当然,跑完全程还有另一种方式:坠入深渊。假设一辆狗拉雪橇为追求速度而走错了路,在一个大下坡上越跑越快,旁观者一般会齐声喝彩,也许有熟悉地形的守林员会疾呼危险,因为前面不远处是断崖。文教授与张五常先生只看到这一段,因此对别人提出的警告甚为不屑,认为前面有断崖是危言耸听,驾雪橇者“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情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奇迹。那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那是什么呢?”中国奇迹,其实不需要如文一和张五常两位先生那么多头衔所显示出的学问就可以讲清楚。只需要采用“绿色GDP”的核算标准,什么“中国的世纪”、“厉害了我的国”立马原形毕露。十年前,国家环保总局在副局长潘岳的努力下试图推行“绿色GDP”,就是在GDP统计中不仅仅计算收益,还应该把环境与资源的投入和破坏加以货币化,并计入成本。这一努力立即被当局阻止,因为这种核算方式会刺破统计泡沫,揭示中国崛起背后的秘密。据国家环保总局绿色GDP课题研究组专家王金南介绍,按照绿色GDP的核算方法,不少地方的GDP增长实际为负数。请务必记住这句话!这等于说,我们目前震惊世界的高速增长,如果把资源与生态环境的付出计入成本,可能不是增长而是衰退,甚至是赔钱的买卖。

近两年来,美国加州出租屋被中国房客用来种大麻的新闻屡见不鲜。但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大麻屋居然出现在中高档华人社区。若不是因为失火,或房客防守不严,房东很可能始终被蒙在鼓里。一直到租约结束,房客赚足了不义之财抬腿走人之后,房东才会发现房屋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破烂不堪。在室内偷种大麻,要打通隔墙,昼夜喷水、照明,保温。若房客不辞而别,必然要给房主留下巨额电费、煤气费和水费。而且,高温高湿漏水把地板、墙面、装修完全搞坏了,一座百万豪宅近乎于报废。对于偷种大麻的房客,确实大赚特赚。因为他不必支付破坏性生产所应该支付的成本。对于房主,则完全是遭了抢劫。

这正是中国崛起的一个微小的缩影。

文一和张五常先生会大为惊讶,为这快速暴富喝彩,并以经济学家的资格郑重发问:这些房客“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情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奇迹。那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文一教授的学问我不清楚,但张五常是研究产权理论的,他不会不懂。出租房种大麻的“奇迹”就是“所有权与使用权之分离”,其要害在于不计成本、破坏性使用。“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这就是中国之崛起。中国比加州更厉害,加州产权清晰,种大麻的房客总要顾忌被房主发现,不得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中国产权模糊,土地、山川、资源既是人民的、又是国家的,到底是谁的,没人能讲清。当然,实际上是政府的、官员的,但这是临时性的非法占有,没有法律产权文件,官员们自然不会心疼,就像加州种大麻的房客。这个国家没有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主人,从官员到民众,人人都是种大麻的,捞一把就走。自然,一般平民百姓捞到手的很少,当权者得了泼天暴利,表现好的专家学者们也分了一杯羹。抢银行的也就能背一口袋现金,哪里比得上他们?

这真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

文一教授在演讲中继续探讨中国到底“做对了什么”。他说了一段自以为很风趣的话:“那很多人会说中国奇迹没有什么了不起,它做对了的事情不外乎是搞了市场经济。但是一听到这个解释,菲律宾就笑了,它搞市场经济比你中国时间长,为什么没有同样的效果?乌克兰和俄罗斯也笑了,他们搞市场经济比你中国彻底,为什么他们没有起飞?拉丁美洲国家也笑了,他们独立建国搞市场经济时,你中国还在哪里?所以,要找出中国做对了的地方看来还真不容易。”——其实文一心里是很明白的。在他看来,“全面私有化国企是一个非常错误的主张,甚至到今天来讲还是非常错误的主张。”中国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采纳了双轨制和混合所有制。……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要迷信西方经济学。”而这个“双轨制”和“混合所有制”的核心正是产权模糊,所有权与使用权分离。而这正是利于短期行为什至抢劫的产权安排。倘若是私有制,每一块土地、矿山、森林都有主人,不管是污染还是公然抢劫都会遭到强烈抵抗。或者是公有制,一切都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人不得染指,这也算是一种产权清晰,破坏民族基本生存条件也不太容易。最坏的就是“双轨制”、“混合所有制”,使产权模糊,使国土和资源环境失去了主人,把整个国家变成了种大麻的出租房。

文一教授在这个演讲中所有的骄傲、狂妄和聪明,在于他想明白了造成中国崛起的这种产权制度举世无双,是纯粹的“Made in China”。历史上没有,未来也不会有,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复制。我完全不理解,他怎么敢这样公然赞许这种罪恶的制度?无法复制并不是因为样板太好,好得学不会,而是因为太坏,坏得没法学。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无论是君主制、民主制、共产制、政教合一制,除了中国,其产权都是明晰的。换言之,像中国这种无主的,抢一把就弃船而逃的制度史所未见。

文一先生全面梳理了中国“改革开放”全过程,提到了“乡镇企业”、纺织品出口、基础建设和高铁联网,其结论是:中国——

“利用第一次工业革命创造的对能源-动力-运输的巨大市场需求,和积累的社会高储蓄,中国政府开始克服能源、动力、交通、通讯等瓶颈,由此引爆了中国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这场革命是重工业领域实现对冶金、钢铁、矿产、大型机械设备、精密仪器、化工材料等的规模化大生产。换句话说,受到对机械设备、中间产品和交通工具等产品市场快速扩张的刺激,煤炭、钢铁、水泥、化纤等生产和技术迎来了高峰。”

据我所知,所谓中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都是些语焉不详的宏大叙事,中国崛起的一个直接动因根本不是什么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而是房地产。为什么他不提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进一步的阅读,使我吃惊地发现,在这篇舌灿莲花三万余言的马拉松演讲中,居然连“房地产”这三个字都不曾提及。这不正常。他在回避什么吗?套用张五常先生的妙语:“一定是做了非常对的事情才产生了我们见到的……奇迹。那是什么呢?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据我臆测,避而不谈房地产,首先是为了体系的自洽。既然是向“工业化失败的国家”宣讲中国独特经验,就不仅需要推翻经济学一般规律(即文一所鄙薄的“西方经济学”),还要回避高速增长的一般经验。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有房地产拉动经济增长的经验,并非中国之首创。倘若听众中有人问:中国房地产有何不同?为什么能爆发出惊人的持久的能量?这就不好回答了!——中国奇迹的秘密是房地产,中国房地产的秘密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拉动“能源、动力、交通、通讯……冶金、钢铁、大型机械设备、精密仪器、煤炭、钢铁、水泥、化纤等”几乎一切经济行业的,完全不是什么编造出来的第一次第二次第N次工业革命,正是文一避而不谈的房地产。这个问题我不打算辩论,谁想辩论自己去画一条中国GDP增长曲线,跟那条曲线辩论去。

那末,房地产背后的秘密是什么?答案是:对土地的抢劫。正因为土地产权模糊,没有私有制的明确法律保证,各级官员可以明目张胆地以象征性价格抢来土地,再高价卖出,建造高价房屋,造成众所周知的“土地财政”。这不仅使中国的政府和官员一夜暴富,反过来又促成了世界史上最疯狂的房地产业。哪里有什么“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在中国,只有第一次第二次以至于第N次抢劫。(我已在《中国经济奇迹的核心秘密:变卖土地》长文中有所梳理,此处不赘。)

中共于建政前后对民有土地的疯狂抢夺,是房地产业的疯狂崛起的遥远的、基本的条件。数十年后,官员们又有了令人欣喜若狂的不可思议的发现:生产的另一要素——需求——早已构成史所未见的超级积蓄,在那里等候他们多年了。——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开始,城市居民已经不存在私有房产,“社会主义改造”使得他们最终变得上无片瓦,下无立锥。房地产业凋敝,居住空间遭到无情压榨,两对夫妇共居一室和“三代同堂”的现象屡见不鲜。可以这样说:没有数十年对私房拥有及建造的绝对限制就不可能积累起如此巨量的需求。而这种规模和数量级的需求,是任何一个正常发展的国家不可能具有的——除了毁灭性的战争。好了,现在有了几乎无限制的土地供给,又有了旷世罕见的房屋需求。——有了土地和需求这两只翅膀,不用说经济,就连一头猪一匹驴一张桌子也会起飞的!

接下来,疯狂的房地产就像火车头一样,拉动了疯狂的钢铁、水泥、能源、建材、有色金属、运输、机械制造、……一言以蔽之:拉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

——不是文一先生的两次工业革命,而是两次以至于N次抢劫,给我们带来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伟大崛起。

如果我有机会讲讲中国的秘密,菲律宾、拉丁美洲国家就笑了,说我们国家不兴抢劫。乌克兰和俄罗斯也笑了,说我们只抢了一次,没明白可以把抢来的土地再卖出去。全世界都笑了,中国奇迹真了不起,但不可复制。——可不是吗,若能够复制,谁复制谁崛起。想一想吧,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如果土地全归政府,几十年不许盖房,再加上肆无忌惮地破坏资源、污染环境,想不崛起都难。

诚如文一教授所言,中国之崛起十分伟大,但中国的房价更伟大。美国的平均房价为家庭年收入的3倍,即三年收入不吃不喝可以买房。中国则是20至30年,北京、上海、杭州等地甚至达到40年。靠房地产崛起的中国不仅不给遭了抢的百姓分一点赃,还要敲骨吸髓式地再次盘剥。但房奴们忍受了,还因世界最高房价而洋洋自得:房价越高,就越可做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美梦。这才是一切伟大中最伟大的!

张五常先生在他的一篇大文《经济学者的选择》中有如下坦诚自述:

“一般而言,经济学者的灵魂既不超凡,也不脱俗。他们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支持某些政策而歪曲了——甚至刻意地歪曲了——理论分析。我自己呢?既不超凡,也不脱俗。但我是个固执的人:我不想知道自己的灵魂何价!这样,醉心于经济解释,而有了解释才作出政策建议时,执政者怎样选择我不介于怀。我说过了,如果我以改进社会为己任,很可能活不到今天。”

——话已经说得不能再透彻了。持相同观点的专家、教授们,实在应该把这些坦诚的话在自己的文前或文尾稍加提及。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