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涉金融 三“虎”被诉 前广东团派一姐涉贪 北大党委副书记口出“狂言”

图为姚刚

中共最高检察院昨天(5日)公布,前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姚刚涉嫌受贿案,近日提起公诉。中共安徽省委前常委、前常务副省长陈树隆和前中共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也遭起诉。三人均有金融关联问题。其实不只是中纪委出现内鬼,中共共青团也是腐败不堪,曾是广东省共青团“一姐”的徐萍华被曝出其丈夫利用她的关系,受贿840万元人民币。另外,日前,更有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撰文,建议重启上山下乡运动,以解决大陆大学生就业问题,文章引发舆论广泛抨击。

姚刚陈树隆张化为三“虎”被诉

据官媒中新社报导,姚刚涉嫌受贿、内线交易案,邯郸市检察院已向邯郸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检方起诉指控,姚刚利用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利用在履职中获悉的内线消息,进行相关股票内线交易,获取非法利益,应当以受贿罪、内幕交易罪追究刑事责任。

在2015年股灾后的11月13日落马的姚刚曾掌控中国A股市场公司新股发行(IPO)审批大权长达13年,被业内称为“发审皇帝”。

据此前媒体报导,姚刚与令计划家族密切,令计划弟弟令完成掌控的汇金立方入股的7只股票中,6只登陆创业板,而这些公司均在姚刚治下通过发行审核。

中共最高检并公布,福建省检察机关近日已对前中共安徽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陈树隆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内线交易、泄露内线消息案提起公诉。

陆媒有关报导指,陈树隆案涉案金额巨大,远超亿元,其问题主要发生在芜湖,涉及证券金融等方面。《财新周刊》引述熟悉陈树隆的人士称,陈树隆这些年在股市上赚了不少。多年来,陈树隆在芜湖通过动用国有资产“坐庄”股市大肆敛财的情况令人惊骇。

前中共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涉嫌受贿案也在同天被提起公诉。

据指控,张化为利用其担任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巡视组副部级巡视专员、中央第一企业金融巡视组副组长等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

2017年4月17日,张化为被审查。他是中共落马级别最高的纪检官员之一,也是首个落马的中央巡视组长。

前广东团派一姐丈夫被曝出贪腐

陆媒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7月5日报导,近日公开的一份广州越秀区检察院提供给当地法院的起诉书显示:广州市**局**主任(正处级)范某某利用其妻子徐某某(时任中共**市委**)的地位所形成的便利条件,受贿840万元。

报导说,这一起受贿事项发生在高要市,而高要原为肇庆下属的县级市,现改为高要区。起诉书中的所有受贿案情发生在2011年至2014年,在此期间,徐萍华正担任肇庆市委书记。

肇庆当地知情人士披露,徐萍华的丈夫名叫范小原。经查询发现,范小原曾任广州市旅游局办公室主任,这与起诉书中的信息完全吻合。

官方简历显示,1961年8月出生的徐萍华是天津人,出身共青团系统,从广东制药厂团委到广州市团委,再到省团委,并于31岁任副书记,6年后转正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成为正厅级。

图为:徐萍华

2011年初,徐萍华提任肇庆市委书记,成为当时广东为数不多的女“一把手”。2016年4月,她被平调为省政府副秘书长,谁知2个月后即被免职。官方一直没有披露其去向。

《苹果日报》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徐萍华的丈夫是商人,做房地产生意,老婆到哪里做官他跟到哪里,在各地圈地起楼发财。据指,徐还涉嫌向广东省委组织部前副部长林存德买官。林存德于2014年底遭查。

北大党委副书记口出反社会言论

针对如何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北大于鸿君教授近日撰文,建议官方重启〝上山下乡〞运动。于鸿君1963年10月生于内蒙古,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现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

于鸿君提出,选招200万大学生到农村,担任教师、医护人员、农业技术员、公共服务人员和〝村官〞等,或安排大学生到农业产业化企业工作,帮助村民脱贫致富。

他声称,每批大学生下乡期限可安排2年,期满可以返回重新参加毕业分配。

于鸿君建议重启〝上山下乡〞运动的文章一经发表,立即引发舆论抨击狂潮。于鸿君更被批评是〝文革余孽〞,网友纷纷留言:

〝请以身作则,你和你全家先去待2年,不得有任何行政职务。〞

〝你咋不建议启动新时代文化大革命运动,先从批斗北大教授开始。〞

〝那就让官僚和央企领导带头喽!〞

〝上山下乡〞运动是1950年代至1970年代,由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发起的。当时中共组织城市中学生和高小毕业生到农村去参加〝农业合作化〞运动,工作定居。中国民众普遍认为,这场运动对无数青年个人命运,乃至中国城市发展、科研教育都带来了恶劣影响。

有学者认为,上山下乡使得本应成为学者专家的一批年轻人在乡间长期务农,八十年代以后出现了知识断代,学术研究后继乏人的现象。

而对于许许多多中国人来说,这场运动意味着他们被彻底驱逐、集中起来强制劳动,它剥夺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也撕裂了千百万家庭。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