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川普取消大学录取种族政策 对华裔学生是福还是祸?

《平权法案》是在1961年由肯尼迪总统签署通过的法案,要求美国雇主不许歧视任何员工或申请者因为他们的种族,信仰,肤色,或者国籍。不止在公司,在大学的录取中也要求给予各个种族一定的录取比例。

在美国迎来一年一度的国庆节之际,川普又一次搞了一个“大动作”——取消美国大学录取平权法案指导原则。为了保护各个种族都有获得大学教育的权利,政府推出《平权法案》通过配额制度让更多少数族裔(如黑人、拉丁美洲裔)获得更多受教育的机会。那么川普此番推翻《平权法案》对于我们中国留学生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美国时间7月3日下午,几大新闻公司纷纷发布了这样一篇文章——

什么意思呢?就是川普政府要取消奥巴马政府关于高等教育录取的种族政策。这大概是川普上任以来第n+1次针对奥巴马了。这非常Republican。

本来以为美国群众的“反川普”的政治正确会让他们大骂特骂,结果没想到这次的评论风向竟然有些怪……怪支持川普的。

那我们接下来就来仔细讲一下取消法案对于我们留学生有什么样的影响。更多机会或更多歧视?

《平权法案》从何而来

大家都知道,内战之后虽然奴隶制被废除了,但是黑人并没有实际和白人平起平坐、改变自己“奴隶”的命运。他们只是披着“美国公民”的衣服,实际上与之前并没有本质的区别。直到1960年代轰轰烈烈的civil rights movement民权运动的到来。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一个叫做马丁路德金的黑人小哥哥。正是在很多像马丁路德金一样的黑人白人组织的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一项项法案出台,比如《公民权利法案》,《选举权利法》,正式保障黑人的选举权利和公民权利。

其中就包括我们今天所说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平权法案》是什么

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

《平权法案》是在1961年由肯尼迪总统签署通过的法案,要求美国雇主“not discriminate against any employee or applicant for employment because of race,creed,color,or national origin.”(不许歧视任何员工或申请者因为他们的种族,信仰,肤色,或者国籍)。

不止在公司,在大学的录取中也要求给予各个种族一定的录取比例。在当时的年代很多黑人、拉美裔人的生活条件都不是很好,但是在这项法案的帮助下,他们也获得了读大学的机会。

这项法案的初心看来是好的。在1967年,要求中还加入了“sex”性别,性别平等的大旗一挥,美国人民似乎朝着他们梦寐以求的世界人民的典范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

然而现实真的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吗?

《平权法案》对于各路人的影响

《平权法案》的初衷看似美好,然而“人人平等”或许永远无法被实现。在《动物庄园》中,原本平等的庄园最后也成为了一个“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更加平等”的地方。所以这些企图达到公平、平等的法案,在保障了一部分人的平等的同时,损害的却是另一部分人的利益。

先说说《平权法案》的优点

的确,法案导致了两倍甚至三倍的少数族裔申请美国大学,增加了美国大学的多元化。毕业生声称他们因为这项法案而获得了更好的工作,挣到了更多的钱,有了更好的生活。

这也是对于我们留学生比较好的一点,毕竟亚裔在美国也是minority people中的一份子。有了这项法案,大学会分配定额给亚洲学生,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我们,中国留学生。

谁支持《平权法案》呢?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特意列了一个表。《平权法案》的支持者包括:

The majority of Americans大部分美国人

Dr.Martin Luther King Jr.马丁路德金本人

The U.S.Military美国军队

Fortune500 Companies500强企业

America’s Top Universities美国顶尖大学

Prominent Sports Figures著名体育人员

看似这份列表包含了所有人,然而却缺少了最重要的一类人——平权法案想要帮助的minority people和留学生。这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平权法案》并不像我们想象之中的那么乌托邦,那么平等,那么成功。

《平权法案》的问题

的确,美国评论杂志the Atlantic用“painful”来形容《平权法案》,声称它伤害了少数裔的同时掩盖了教育系统的不诚实。

《平权法案》伤害了它本想帮助的群体。这一点体现为“mismatch”。

我在大学的第一年认识了一个小哥,他让我猜他的ACT成绩。想到学校的平均ACT是32分,我就在30多分猜。他都说不是,我惊讶的说难道28、29吗,结果他告诉我他只考了25分,还是拿我们学校保底的。他能和这些33、34的学霸在一所学校上课的原因就是他是台湾人,而学校里的台湾裔并不多。

同样的,如果一个本该去读排名80的大学的黑人因为自己的种族优势而去了排名前30的学校。然而他自己的学术能力并不能和学校的课程难度相匹配,这最终导致的还是学生个人的损失。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少数族裔的学生GPA奇低——并不是他们笨,而是他们的能力和学校的学术水平不匹配。

少数族裔并没有因《平权法案》而更加快乐,那白人呢?白人也十分反对《平权法案》因为他们觉得这项法案带来了reverse discrimination(反向歧视)。也就是在他们看来,美国大学分配更多比例给少数族裔实际上是增加了白人的入学难度。所以白人对于这项法案也十分不友好。

那我们呢?说实话,《平权法案》最大的被害者可以说就是平常努力刻苦,恨不得住在图书馆的亚洲小朋友们了。和美国人相比,我们花着更多的钱,考着更高的分只是为了和他们获得同样的教育机会。所以美国华人大部分这次是支持川普的。

如果没有了《平权法案》,会不会有更多的亚裔能够申请到更好的学校呢?

答案是未知的——那些被“淘汰”的少数族裔申请者的位置,真的会留给成绩好的亚洲人吗?

少数族裔在美国的现状

当我们提起少数族裔在美国的生活,很多人都会想到大街小巷、教堂门口或者广场中央牌子上大写的几个词:

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生命很重要)(Alex Wong/)

这句话也会让人们想起那个怒写100遍#blacklivesmatter的穆斯林小哥。文书里充满了政治正确,直接被斯坦福录取。也会让人想起1990年代的O.J Simpson案件也是打着警察歧视的旗号打着官司,谁都不知道如果没有种族的因素,这位当年大名鼎鼎的橄榄球明星会否一案入狱。

这一件件,一桩桩事情总让人们沉思:当种族平等变成政治正确,还真的是祖祖辈辈为之奋斗的信仰吗?

这句没人敢反驳,没人敢评论的“Black Lives Matter”已经渐渐成为了美国社会的几大要义之一,就快要和美国梦一起飞上天,和太阳肩比肩了。

同样,我之前听说的一个笑话,说是如果教授给你的paper打分很低,就直接去问他是不是racism种族主义者,这样就可以拿A了。当时听完一笑了之,之后想起却是觉得有些可怕——人们渐渐把种族凌驾于一切之上。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之前是反抗种族歧视,现在白人也在蠢蠢欲动。比如弗吉尼亚李将军雕像前火把,还有背景音的“White lives matter”。

取消法案实际上是给了大学更多选择学生的权利。如果大学本身就是一个注重diversity的学校,那可能还会按照以前的标准筛选学生。

然而如果学校本身就是潜在的“种族主义者”,尤其是前不久爆出的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的实锤,如果这些名额不给不够格的少数族裔,有没有可能会更加助长“白人学校”的威风?把那些名额留给白哥哥白姐姐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亚洲留学生所面临的,将是一个更为严峻的留学环境。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是大家的想象,至于到时候申请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或许有更多的机会留给我们亚裔,或许会受到打压,一切都是未知数。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努力变成最好的自己,取得更好的成绩,做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活动。是金子总是能发光,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TESTDAI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