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川人:中共国当下与大明国末年极为相似

——贸易战开打 “诸臣误我”之叹将重现?

美元是世界清算货币、结算货币和主要的资本市场交易货币,缺少美元这种“硬通货”中共在国际上根本玩不转,中共的各路“朋友”也都只认美元不认人民币。所以,贸易战继续打下去,必然会延伸到中共的货币金融领域,届时没有美元的中共,就是死路一条。可见,中共与美国打贸易战就是找死,近期中共股市、汇市的走势也印证了这一点。中共坚决与美国打贸易战,其最终的结果必定是中共经济的彻底崩盘,甚至导致中共邪党政权垮台。

现在中美贸易战还未全面升级,北京当局仍有机会跳出“中共误我”的陷阱,抛弃中共邪恶体制,让中国经济结构恢复正常

7月6日,中共表示对美国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已于北京时间6日12:01开始正式实施,这是中共故意报复美国之举。由于长期遭受不公平贸易且与中共谈判无果,美国宣布7月6日00:01对中共出口至美国的价值34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美国总统川普7月5日曾表示,如果中国(中共)采取报复行动,美国将启动目前暂缓的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征税,之后再按照需要启动目前暂缓的对3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征税。

据资料显示,美国2017年全年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总额是5054亿美元,而中国从美国的进口额为1300亿美元。现在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中共只能对价值13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进行报复,即使算上中共口中的“数量型和质量型相结合的综合措施做出强有力反制”最多也是让美国出口至中国的1300亿美元商品归零。同样的,美国也可以让中国出口至美国的5054亿商品归零。可见与美国打贸易战,中共将直接输掉5054亿美元的贸易出口额,输掉3754亿美元的贸易顺差,相反美国却可以立即减少3754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若中共的极端报复行为引发美国社会的强烈反弹,届时中共的中兴、华为等大批“高新技术”企业将会立即停摆,这对中共经济造成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中共与美国打贸易战对中共意味着什么?首先,中共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从2010年以来,不断扩大,2017年中共对美贸易顺差额竟高达3700亿美元,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近一半。如果没有了对美贸易的巨大顺差,中共的经常项目顺差将会大大缩小,其外汇储备将会大减。其次,中共的经济对美国制造业及其核心技术依赖颇为严重,若中共对美国企业的报复遭到了美国企业对中共企业的反报复,中共将引火烧身,中兴、华为也将会面临致命性的打击。最后,在国际贸易中,中共对“美元体系”的绝对依赖决定了其最后的失败。因为美元是世界清算货币、结算货币和主要的资本市场交易货币,缺少美元这种“硬通货”中共在国际上根本玩不转,中共的各路“朋友”也都只认美元不认人民币。所以,贸易战继续打下去,必然会延伸到中共的货币金融领域,届时没有美元的中共,就是死路一条。可见,中共与美国打贸易战就是找死,近期中共股市、汇市的走势也印证了这一点。

其实中共坚决与美国打贸易战,其最终的结果必定是中共经济的彻底崩盘,甚至导致中共邪党政权垮台。现在中共的股市、汇市跌跌不休,中共的债市频频违约,这都是中共经济崩溃前的几大征兆。现在贸易战正式开打,用不了多久中共那些出口型与核心技术依靠进口型的企业将大批倒闭,这些企业的倒闭引发的违约潮、失业潮将席卷中国,这足以让中共“辉煌”了40年的“经济奇迹”彻底终结。虽中共有各类强制手段来暂时去对付那些对中共不满的人,去对付各类维权群体,但当这部分人越来越多之时,中共以前那一套邪恶手段还有效吗?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没有了民心,没有了钱,中共垮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有学者表示现在的中共国与大明国末年极为相似,他们在很多方面更具有相似的经历,历史一直在重演。大明国最后一个执政者是明思宗朱由检,史称崇祯,他是明光宗朱常洛的第五子。五岁时,其母刘氏(婢女)获罪,被时为太子的朱常洛下令杖杀,朱由检交由庶母西李抚养,数年后改由另一庶母东李抚养至成人。由于朱常洛同样是婢女所生,所以太子朱常洛一直倍受明神宗冷遇,其太子地位更是早不保夕。在那样一个政治斗争激烈的岁月中,作为朱常洛的儿子,朱由检的童年极度悲惨。有学者表示,中共国现任最高领导人的幼时经历与朱由检极为相似。

1627年8月,明熹宗朱由校驾崩,因朱由校无子嗣,朱由检临危受命登基。朱由检登基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全国上下大力反腐,彻底肃清魏忠贤及其阉党余毒,试图恢复大明国“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根除大明国政治生态中的山头主义和小圈子文化。随后,朱由检在温体仁的辅佐下提出了“中兴大明”、“实现大明国伟大复兴”的各种政治口号。《明史》对这位辅佐崇祯八年之久的内阁首辅温体仁有个中肯的评价:“流寇躏畿辅,扰中原,边警杂沓,民生日困,未尝建一策,惟日与善类为仇”。反观现在的中共国,大力反腐肃清某某余毒,试图恢复“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实现XX复兴”……这有哪一条崇祯皇帝没试过?但崇祯最终成功了吗?更令人叫绝的是中共十九年如一日的把信仰“真善忍”的群体当成仇人,这种“惟日与善类为仇”的做法与温体仁执政何其相似!

温体仁主政期间,实行高压治国,只有少部分的清流敢出来控诉温体仁,但下场都非常凄惨,太学生邬曼曾告发温体仁结党,但被温体仁投入牢狱中,不知所终。明御史吴履中曾说:“温体仁托严正之义,行媚嫉之私,使朝廷不得任人以治事,酿成祸源,体仁之罪也。”现在中共又何尝不是“托严正之义,行邪党之私,使中国不得任人以治事,酿成祸源,中共之罪也”?!那些与中共邪党思想不一致的中国人,有哪个不是被中共投入牢狱,不知所终?!一个正义无存的政权,它的解体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据记载,崇祯执政后,后金日益强大,大明国西北却连年天灾,民不聊生,但大明国的重臣们还要叫嚣消灭后金以绝后患。当袁崇焕提出同后金议和时,崇祯及重臣不同意;当杨嗣昌私下主持与后金议和时,举朝重臣群起而攻之。1642年,崇祯决定和后金议和,先灭内患流寇再灭外敌后金。兵部尚书陈新甲奉旨密商与后金军议和,但此事被泄密,举朝官员表示坚决反对议和,举棋不定的崇祯皇帝为了平息舆论,下令将陈新甲处死。1644年4月,李自成进攻北京,在攻打北京之前,李自成主动找崇祯皇帝和谈,但被崇祯拒绝,25日(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崇祯皇帝自尽于煤山,死前他发出“诸臣误我”之叹。

现在中共面对中美贸易摩擦,不仅不检点自己不端的言行,反而失去理智的去报复美国,这势必会使矛盾更加激化,促使美国社会全面反弹,全面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若贸易战继续往纵深发展,引发了中共与美国在货币金融领域的大战,这无疑会使中共经济的突然坍塌,民变四起。没有了钱,没有了美元,中共邪党政权还能在世界上挺几天?届时,作为中国的执政者而言,会不会也有“诸臣误我”之叹?!若局势恶化到那时,再发“诸臣误我”之叹有何用?!

庆幸的是,现在中美贸易战还未全面升级,北京当局仍有机会跳出“中共误我”的陷阱,抛弃中共邪恶体制,让中国经济结构恢复正常,这样不仅能成功化解自身存亡危机,还能因解体中共邪党而青史留名。有人表示,掌明朝者朱姓也,朱者赤也,而尚赤者中共是也。所以大明国最后一个执政者的“诸臣误我”之叹,完全是在警示现在中共国的执政者。

一个腐败透顶的邪党、一个邪恶之至的邪党、一个四处树敌的邪党,一个“惟日与善类为仇”的邪党……它到底有什么值得去维护的?中共邪党“托严正之义,行邪党之私”这种骗局还能维持多久?历史的经验一再证明:挽救自己生命的唯有自己的道德与良知。作为一个有正义感和道德感的人都会同中国人,同正义站在一起,而不是中共邪党。现在国际社会的正义感、道德感正在急速回升,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正被各国政要所高度认同,共产主义这条道路尽头是毁灭。若贸易战全面开打,“诸臣误我”之叹定将重现中共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