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颜丹:医保局推动进口抗癌药加快降价? 很可能又是忽悠

进口抗癌药的价格之所以高的离谱,完全与中共麾下负责保障民生的各大部门对药企的“趁火打劫”有关。他们根本不把老百姓求医问药、关乎性命的大事当成自己的职责所在,而只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药品贸易就是他们发财、牟利的绝佳时机。这些政府大员们一直在利用准入、招标的权力,干着比奸商还奸的勾当。

5月1日起,中国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图为湖北武汉某医院一护士在为患者准备药物。(AFP/)

迫于中美贸易战的压力,“今年4月23日,(中共)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宣布5月1日起,28种进口药实行零关税政策”。就在近日,官方不仅用《我不是药神》一片来高调宣布这个好消息,还在媒体上公开表示,“有关部门正积极落实抗癌药降税的后续措施,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

这话说的好听,但忽悠的成分却甚大。其一、长久以来被指“价高”的就是进口,而非国产抗癌药。一方面,“国产的仿制药药效并不乐观,有些甚至是安全的无效药”,因此买的人并不多;另一方面,《处方管理规定》中的“一品两规”,即“中标药品中必须有一种国产药和一种进口药”,导致国内6000多个药厂竞争激烈,“有不少国产药由于指导定价太低而消亡”。

如果价高的只是进口药,那么官方在大谈举措时,为何不敢大大方方的加上“进口”二字,反而是笼统的说成“抗癌药”?从大陆媒体一直避谈或歪曲进口药价为何在中国居高不下的原因,就足以看出,政府并不想让老百姓了解其中的关键。如今,政府不谈症结、只谈举措,又如何表明这是在“对症下药”?

其二、在具体谈到举措时,医保局将进口抗癌药分成医保目录内、外两部分来谈。但实际上药价高低跟进不进医保关联不大。网上有博文透露,早在2013年,中国国家发改委的官员就曾解释了“为什么大陆80%的进口原研药价格会高于香港”。其回答是:香港没有5%的关税和17%的增值税,没有15%的医院加价,流转费用也不会达到20%多。不难看出,这高达57%的被人为抬高的售价占比中,似乎没有一项跟是否被纳入医保有关?

实际上,昂贵的进口药被纳入医保之后,只是显得便宜,而非真正被降低了药价。就拿2017年,被纳入医保的15种癌症治疗药品之一的赫赛汀来说,“进入医保的协商价为440毫克7600元每瓶,在此之前,这一药物的售价约为22000元至25000元”。且不说,这样的优惠只能让有医保的人来享受,而中国还有大量连医保都上不了的人,依旧被高价进口药所困;此外从2018年3月起,由于该药出现供应不足,因此如今有医保的,也只能望梅止渴了。

官方解释称,是因为“市场需求量大增,制药公司产能跟不上”,但为何被纳入医保目录的同类抗癌药只有这一种?降价会导致需求增加,这难道在政府的意料之外?况且,这也不是为何只有一种针对乳腺癌的进口药被纳入医保的合理解释。

更荒诞的是,此番医保局还表示,“对于目录内的抗癌药,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招标……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价格下降”。进口药已是供不应求了,中国这边还煞有介事的搞招标;海外的厂家都供不上货了,官老爷们还扬言,要让人家竞争。这不是在从中作梗、不让中国的患者有药可用吗?一降价,就断货,那降价还有什么意义呢?

至于说“医保目录外的抗癌药如何实现降价”,医保局表示,“将开展准入谈判,与企业协商确定合理的价格”。“招标”与“协商”,颇有点软硬兼施的架势。但问题是,海外药企会吃这一套吗?

有文章指出,“处于专利保护期内的原研药可以自主定价”,“专利期过了之后,原研药会失去原先的特权,导致价格的大幅下降”,“这是全球通行的规矩”。但“在中国,进口原研药有着‘凭本事卖的药,凭什么降价’的底气”,而这一底气来自2000年,国家发改委颁布的《药品政府定价办法》。其中明确规定,“进口原研药可以给予单独定价权”。

那么请问,如今医保局的“招标”与“协商”,都是打算拿着这个规定去跟人家讨价还价吗?话说,这个规定可不是你发改委兄弟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首先,它得顾及药监局的利益。“按照《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进口药物即使已经在国外安全上市了多年,但如果想要进入中国,必须重新进行临床试验”;而“在中国进行三期临床试验的成本大约是300到700万美元”。显然,进口药好使,与在中国做这个临床试验,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其次,它还得顾及税收部门的利益。有资料显示,不少欧洲国家都对药品实行了免收或少收增值税的政策。比如“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的药物增值税为0%”,但“中国对药品征收的增值税一分不少,和普通商品一样都是17%”。这与临床试验的成本一样,都被转嫁到了买进口药的患者身上。

最后,海外药企进入中国市场还得“入乡随俗”。由于这些药企能自主定价,因此也就有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卖出去的动力。而这种动力,与中国无数以牟利为先的医疗机构的贪婪形成了契合。就在几年前,美国辉瑞、英国葛兰素史克、法国赛诺菲都相继在中国曝出了行贿丑闻。

其中,葛兰素史克在被判贿赂罪时就已承认,“注册方面要和药监总局打交道,药价上要和国家发改委打交道,进医保要和劳社部打交道,进医院要和各地招标办以及医院的院长、药剂科主任打交道”。如此一来,想把药价降低,也很难了。

可见,进口抗癌药的价格之所以高的离谱,完全与中共麾下负责保障民生的各大部门对药企的“趁火打劫”有关。他们根本不把老百姓求医问药、关乎性命的大事当成自己的职责所在,而只是理所当然的认为,药品贸易就是他们发财、牟利的绝佳时机。这些政府大员们一直在利用准入、招标的权力,干着比奸商还奸的勾当。

要想让进口抗癌药降价,就得让中共这些部门的贪官污吏金盆洗手、从此不再干这种坑人的勾当。我们不禁要问,实际在药价上捞不到多少好处的医保局真能让它的弟兄们做到?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这话不让医保局说还好,一让医保局发话,就更没谱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