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709三周年:“全璋 为了你 我什么困难都不怕”

7月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公开一封家书,这封无法送达给先生的信里写道:“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泉泉上幼儿园两个月了,至今还没有被警察破坏,他很开心。”5岁的泉泉,作为良心犯的孩子,和母亲李文足一同经历被逼迁、被软禁、被幼儿园退学的苦难。

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及儿子

今年6月,一张2岁非法移民女童在美国边境大哭的照片撼动全球,使川普政府严格执行的“零容忍”非法移民政策度受到舆论严厉批判。

一名身穿红衣的女童,在其母亲非法入境美国,被执法人员搜身时放声哭泣,被《时代杂志》制作女童和特朗普合成照,激发全球同情,电视、报章杂志、新闻网站等全球媒体更是铺天盖地的报导和指责川普政府。尽管女童父亲事后出面澄清,妻子和女儿并没有被分开,《时代杂志》也发表了道歉声明,但舆论压力仍促使川普签署行政令,宣布暂停分开扣留非法移民家庭的做法。而一名被迫与父亲分开3年的中国男童,因思念父亲而哭泣的照片,在海外华人透过社交媒体及实体信件传播下,并没有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男童的父亲是位维权律师,叫王全璋,在中共政府非法抓捕下,目前生死不明。

被暴力拆散的家庭

王全璋律师是中共政府始于2015年7月9日,对处理宗教自由和人权案件的律师和法律工作人员进行非法抓捕的受害者之一。这场打压被称为“709案”、“709大抓捕”,至今已3周年,是中共建政后规模最大的打击维权律师行动,至少321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和家属被约谈、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逮捕。

至今仍未结束的709案,造成多个家庭被拆散、骨肉被迫分离。遭长期关押的人,经历多种酷刑后,往往瘦弱的判若两人,例如李和平律师。还有人被喂不明药物造成记忆严重衰退,例如江天勇律师。李春富律师更被一度迫害至精神失常,送医治疗。

在709案中,多数人涉及的罪名为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遭到酷刑或家人、小孩被作人质而被迫认罪的律师们,多半代理让中共政府敏感的案件,包含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受到残酷打压的法轮功,中共政府视其为禁忌。

王全璋律师是709案中,唯一一位仍被羁押,不审、不判,不准律师与家属会见的当事人。今年1月,王全璋已失踪近千日,王全璋之子泉泉哭泣的照片被作成海报,分成中文版和英文版,由旅居德国、美国、加拿大、瑞典等各国网友将其寄给所在国政要,请求国际社会营救王全璋。

然而,泉泉的泪水并没有得到多少国际间的媒体关注,中共政府仍肆无忌惮的关押他的父亲,持续打压中国的维权界。据中国人权律师团在日前发表的公开信,自去年中共十九大以来,至少有17名维权律师和3家律师事务所被吊销或注销执照。这封公开信要求中共停止对律师采用酷刑、软禁、强迫失踪和吊销执照等非法手段。

妻子的呼唤

7月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公开一封家书,这封无法送达给先生的信里写道:“泉泉上幼儿园两个月了,至今还没有被警察破坏,他很开心。”5岁的泉泉,作为良心犯的孩子,和母亲李文足一同经历被逼迁、被软禁、被幼儿园退学的苦难。

“咱们分开1095天了。咱们结婚六年,分开三年。”李文足在信中叙说她的后悔,在3年前分开的那天,没给先生一个热烈的拥抱,结果匆匆一别,再见却是遥遥无期。“那样的话,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等候,我是不是可以依靠这个拥抱减轻一丝痛苦?”

她又说,儿子泉泉最近总是问:“我的爸爸是不是死了?”但她总是坚定的告诉泉泉:“你爸爸去打怪兽了,打完怪兽就回家!”

李文足最后在家书里深情喊着:“全璋,为了你,我什么困难都不怕,你也要为了我,坚强的活下来啊!”

为了先生,李文足曾20多次到中国最高司法机构控告天津当局,但不是被暴力驱赶,就是遭推诿。今年4月,李文足在其他709家属陪同下,徒步赴天津寻夫,途中却遭官方拦截并送回北京。

暴力专政的统治工具

709案的发生,突显包含律师在内的平民,即使有法律作武器,依法抗争,但在中共专政面前,都显得渺小。中共政权编制的法律,成了中共当局的统治工具,如何解释、如何使用,都由中共说了算。

“709的发生,让我彻底对这个政权失去信心,‘不服从者不得食’、谎言和暴力就是它统治的方式和基础。”作为709案被捕第一人的王宇律师,在709案3周年接受《立场新闻》专访时,如此概括。

被当局以儿子作威胁,配合上电视演出认罪戏码的王宇律师,至今仍被当局禁止执业和严格限制自由。她指出,709案的亲身经历,她目睹了中共的权力是怎样不受控制,政府如何利用法律、法治作为装裱工具,践踏个人的基本人权的和尊严。

根据《九评共产党》编辑部新推出的著作《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在法律篇中也讲明,共产党的法律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工具。

列宁曾说过:“专政是直接基于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使用暴力反对资产阶级赢得统治权并维护统治,该统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

文中指出,中共随镇压对象从地主、资本家、六四学生,再到法轮功学员及维权律师,法律也一再改变,60多年间,中共光宪法就用了四部,第四部又经过四次修改。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共都以“法律”之名加以修饰和美化,有时连修饰都懒得做。

这样变来变去的共产党法律,有的部分可以执行,有的部分绝不执行,毫无神圣性可言。文中强调,如果共产党要厉行法治,首先就面临着共产党本身被追究法律责任的问题,因此,共产党更不敢认真地执行它自己所制定的法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博谈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