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财经 > 正文

贸易战势将重创中港经济

几个月前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威吓要对中国出口货征收惩罚性关税时,大部份市场人士都觉得他只是在“抛浪头”、在bluffing,用以迫使中国让步。其后美国公布惩罚性关税清单又定出七月六日为实行的“死线”,各方面仍然不大相信关税会落实,认为理性的人都不会打这种规模的贸易战。市场还有传闻说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七月初将会出使美国,处理好习近平智囊刘鹤剩下的烂摊子,跟美国达成化解贸易战的协议。

可是,等了又等,盼了又盼仍不见王岐山出发。七月六日美国东岸时间凌晨,美国正式对340亿美元中国货品征收25%关税,本月稍后将有另外160亿美元中国货面对新增关税,再加上中国向500亿美元美国货加征关税的报复措施,中美这场贸易战不但打起来,而且是全面对战,不知如何及何时收科。

正如前几天分析,贸易战跟货币战不同。货币战决胜在几天之间,“战败”的国家金融体系风雨飘摇,经济几乎停摆,要找IMF或其他国家相救渡过难关,还要过一段时间的紧日子,失去货币与财政政策自主权。贸易战不一样,它像一次大战的坑道战壕持久战(trench warfare),短时间难分胜负。

在“贸易战”下,原本为供应美国市场打造的生产线及供应链将需要作重大调整,部份工厂、工序要搬回美国或其他跟美国没有贸易战的地方,当中既有重大的投资损失,也有工人因工厂迁移而失业的苦痛;倚赖出口工业的城镇也可能变成了无生气的“活死人社区”,代价实在相当重。

通胀加剧低息环境或告终

此外,由于全球贸易前景不明朗,不管是中国、美国或其他跨国企业都会放慢投资步伐,停止新投资及严格管理存货量,希望熬过贸易战的打击。结果是,国际贸易量、新增投资都会下降,全球经济增长在未来一、两年内肯定大幅放缓。

另一个可虑的问题是通胀。美国及中国新增的关税有部份可能由生产商、出入口商吸收,但消费者不可能完全避过。也就是说,新关税将会反映在货品的零售价上,大有可能推高整体物价,形成重大通胀压力。事实上美国通胀经过多年联储局放水及经济复苏已开始升温,近期一再触及联储局2%通胀率的指标,未来仍有上升压力。

在贸易战下,中国入口货品价格上升,短期内不易找到替代品,意味美国整体物价升势加快,情况犹如七十年代初石油禁运令通胀率快速上升。压抑通胀是联储局首要任务,一旦通胀升温,联储局绝不会袖手旁观,极可能会加快加息。除今年加息四次外,明年也可能同样加四次息甚至更多。这意味银根收缩加快,对汇价、资产价格都会有直接及负面影响。过去十年全球习惯了超低息环境,忽然踏入高息年代震荡非同小可。

不过,在这场贸易战中国受的冲击肯定比美国大得多。一方面是双方经济体积及发展程度有相当距离,抗震荡能力已有高下之分。更重要的是,出口向来是中国保持经济较快增长的重要引擎,而美国则是中国最主要的出口市场,贸易战下这个市场将会大大萎缩,大量出口加工工厂特别是中小企业未必能熬过今次打击,引发的经济及社会动荡不言而喻,能不能走出困局更是个大问题。

港货柜吞吐量势立时受损

香港向来在中美贸易链担当重要角色,物流、商业服务、金融服务都跟中美贸易有密切关系。若果中美贸易关系大倒退,香港受影响的幅度不会比中国少,出入口(转口)贸易额,货柜码头吞吐量,银行贸易融资额立时受损,何时可以恢复更是难以逆料。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说贸易战短期影响不大。这其实只反映他对香港的宏观经济形势不掌握而已。看到中美在贸易上“挥刀”相向,香港的经济前景怎能不令人担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