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川普总统提名卡瓦诺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演讲(附卡瓦诺演讲)

法治是我国令人骄傲的遗产。它是我们自由的基石。它是公平正义的保证。参议院现在有机会通过确认法官布雷特·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来保护这一光荣传统。

本文译自白宫官网(7月9日)

英文标题: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Announcing JudgeBrett M. Kavanaugh as the Nominee for Associate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ofthe United States

英文原文见文末的"阅读原文"

…………………………

川普总统:我的美国同胞们,今晚,我在白宫东厅向你们讲述美国总统肩负的最重大的责任之一,那就是选择最高法院大法官。

我经常听人说,除了战争与和平问题,它(注:提名大法官)是美国总统所能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联邦最高法院负责捍卫我们共和国的王冠明珠——美国宪法。

12天之前,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通知我,他决定从最高法院卸任,这就产生了一个新空缺。40多年以来,肯尼迪大法官以不可思议的热情和奉献为我们国家服务。我对肯尼迪大法官的杰出贡献表示感谢。(掌声)

稍后,我将宣布肯尼迪大法官的接替人选。这是我第二次执行这种任务。去年,我提名尼尔·戈萨奇法官,代替已故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掌声)我之所以选择戈萨奇法官,因为我知道,他会像斯卡利亚法官一样,成为我们宪法的忠实仆人。

今晚,我们很荣幸邀请到斯卡利亚大法官的爱妻莫琳。(掌声)谢谢你,莫琳。

肯尼迪大法官、斯卡利亚大法官都是由同一位总统任命,这位总统深知捍卫我们自由的最佳手段,以及司法分支不应受政治偏见影响,其中,法官们要按照宪法的规定行事。那位总统碰巧是罗纳德·里根。

在今晚的提名现场,里根总统的司法部长埃德温·米斯也来到我们中间。(掌声)埃德(注:埃德温昵称),我代表所有人向您致意:感谢您为保护我们国家伟大的法律遗产所做的一切。

为了与里根总统的遗产相称,我没有询问候选人的个人观点。重要的不是法官的政治观点,而是他们是否能将这些观点抛诸脑后,按照法律和宪法的要求行事。毫无疑问,我可以高兴地说,我找到了这样一个人。

今晚,我荣幸地宣布,我将提名布雷特·卡瓦诺法官(Brett Kavanaugh)进入美国最高法院。(掌声)

我很了解这个房间里的人。他们不经常起立鼓掌,所以他们赢得了一些尊重。(笑声)

布雷特的妻子艾希莉(Ashley),和他们的两个女儿玛格丽特和丽莎也登上讲坛。谢谢你们,祝贺你们全家。谢谢你们。(掌声)。

卡瓦诺法官有着无可挑剔的资历,无与伦比的资质,并且致力于法律下的公平正义,这是有目共睹的。

卡瓦诺法官毕业于耶鲁学院、耶鲁法学院,目前在哈佛、耶鲁和乔治城大学执教。

在法律界,他被认为是法官的法官——在同行中,他是一位真正的思想领袖。

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法学家,文风清晰有力,被公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最犀利的法学家之一。就像戈萨奇法官一样,卡瓦诺作为肯尼迪大法官的助理表现出色。太棒了。谢谢你。(掌声)

卡瓦诺法官毕生致力于公共服务。在过去的12年,他在担任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期间,撰写了300多条不同凡响的意见,这些意见因其技巧、见识和严格遵守法律而备受推崇。

这些意见中,有10余条已经被最高法院作为国家法律采纳。

除了作为法官的显赫声望,他在自己的社区也很活跃。他担任天主教青年组织(CYO)的篮球教练,为贫困家庭提供食物,并且辅导当地的小学生,这一点是从他母亲那里学会的,她曾在华盛顿担任教师。

没有哪个美国人比他更胜任这个职位,也没有谁比他更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

我要感谢共和党、民主党两党的参议员,感谢他们在遴选环节提供的咨询和建议。这位了不起的、称职的提名人理应得到两党(参议员)迅速的确认和有力支持。

法治是我国令人骄傲的遗产。它是我们自由的基石。它是公平正义的保证。参议院现在有机会通过确认法官布雷特·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来保护这一光荣传统。

现在,卡瓦诺法官,讲台是你的了。(掌声)。

卡瓦诺法官:总统先生,谢谢。在整个遴选环节,我亲眼目睹了你对美国司法制度关键作用的深刻理解。

从没有哪一位总统在寻求关于最高法院提名人的意见时,征询过如此广泛的意见,或者与更多不同背景的人交谈过。

总统先生,我向你表示感谢,我因你对我的信任而谦卑。谢谢你。

30年前,里根总统提名安东尼·肯尼迪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制宪者认为制定宪法乃是为了保障自由的福祉。肯尼迪大法官毕生致力于保障自由。能被提名大法官,填补他在最高法院的空缺,是我的莫大荣幸。(掌声)

父亲、母亲都在这里。我是他们的独生子。当有人问"独生子"是什么感觉时,我会说,"这取决于你们的父母是谁。"(笑声)

我很幸运。母亲是一位教师。在20世纪60-70年代,她曾在华盛顿特区两所大部分是非裔学生的公立高中教历史,分别是麦金利技术高中(McKinley Tech)和伍德森高中(H.D.Woodson)。她通过以身作则教育我,平等对所有美国人的重要性。

母亲还是一位先驱。在我10岁的时候,她读了法学院,并且成为一名检察官。我的法律入门知识来自我家的餐桌,那时候,她常常在那里练习结辩陈词。她的标志性台词是,"运用你的常识。哪些话听来可信?哪些话听来不实?"对陪审员、对儿子,这都是很好的建议。

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女检察官,她最终克服重重障碍,成为一名初审法官。总统今晚把我介绍为卡瓦诺法官。但对我而言,这个头衔永远属于母亲。

父亲白天上班,晚上去读法学院。他有着无与伦比的职业伦理,并且把对体育运动和观看比赛的热爱传给了我。我深深地爱着他。

我就读的耶稣会高中,校训是"为他人服务"(Men for others)。我一直试图践行这种信条。我的职业生涯都是在公共服务领域,从行政部门、白宫,再到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我和其他17位法官共过事,他们都是我的同事和朋友。

我的司法哲学简单明了。法官必须独立,必须解释法律而不是制定法律。法官必须解释按法律的原意解释(interpret statutes as written)。同时,法官必须根据历史、传统和先例来解释宪法的原意。

在过去的11年,我教授过数百名学生,主要是在哈佛法学院。我对他们说,宪法规定的权力分立保护了个人自由,在此,我仍然向雇用我的院长、埃琳娜·卡根大法官表示谢意。

作为法官,我每年雇用4名法律助理。我寻求最好的助理。我的法律助理来自不同的背景,有着不同的观念。令我自豪的是,我的大部分法律助理都是女性。

我是华盛顿特区活跃的天主教社区的一员。社区成员在许多问题上看法不一,但我们仍团结一致,致力于服务。约翰·恩茨勒神父也来到了现场。40年前,我是约翰神父的祭台助手。最近,我帮助他在天主教慈善机构为无家可归的人提供食物。

我有两个活泼的女儿——(笑声)——玛格丽特和莉莎。玛格丽特喜欢运动,喜欢读书。丽莎喜欢运动,喜欢说话。(笑声)我试着和女儿们建立起联系,就像家父和我一起建立的那样。在过去7年里,我指导过女儿所在的篮球队。队里的姑娘们叫我"K教练"。(笑声)我为我们刚刚赢得城市冠军的"圣餐队"而骄傲。

我的女儿和我参加了大量的比赛。最令我们难忘的是,今年NotreDame-Yukon女篮的四强赛。令人难忘。

我的妻子艾希莉是西德克萨斯人,毕业于阿比林·库珀高中和德克萨斯大学。她现在是我们社区的镇行政官。我们在2001年相识,当时我们都在白宫工作。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在2001年9月10日。第二天,我在她身后几步远,特勤局的人冲着我们所有人大喊,让我们冲出白宫前门。因为有一架(不明的)返程飞机。在接下来令人煎熬的数周,艾希莉是布什总统和这栋大楼里所有人的力量源泉。(注:原文如此)在此后的日子里,不论是好是坏,她都是一个伟大的妻子,一位鼓舞人心的母亲。我每天都为我的家人而感谢上帝。(掌声)。

明天,我将与参议院的成员会面,这是确认过程的重要一环。我要告诉每一位参议员我尊重宪法。我相信独立的司法机关是我们宪政共和国的王冠明珠。如果得到参议院的批准,我将在每一个案件中保持开放心态、不抱成见,我将永远竭力维护美国的宪法和美国的法治。

谢谢你,总统先生。(掌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