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大立:中共的“政权/权力丧失恐惧症”

中共对权力的可能丧失高度敏感

现代世界有一种政治病,名为“政权/权力丧失恐惧症”,病征表现为对政权/权力的稳定高度敏感,甚至到了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的地步。整天“国家”二字不离口,动辄用“亡党亡国”来吓唬老百姓。

比如近日在上海发生的小学生被砍杀案,轰动全社会,广大群众议论纷纷,市民纷纷前来现场悼念。可是当局却迅速派大批警察封锁现塲,清除堆满现场的鲜花,驱散民众。并即拘捕八名所谓“造谣者”。其用心路人皆知,就是掩盖事实真相,企图草草了结,让事件尽快平息。尽快过去,让民众尽快忘掉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惨案,更害怕群众议论,探求惨案发生的社会根源。

正如香港《明报》所指出:“中共政权一方面对民众的监控无处不在,一方面又对社会暴力隐患毫不察觉。其实他们关心的不是民众的生命安全,他们唯一关心的只是他们政权的安全”。

真是一针见血!

中共这种神经过敏症到了滥用和曲解国际规则的地步。比如国际足联举办的国际足球赛,赛前展示双方国旗、奏双方国歌己成惯例。可是中国大陆举办的国内比赛,参赛两支球队都是国内球队,中共当局也要套用这个“全体起立,升国旗、奏国歌”的形式,以此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如此不厌其烦、生搬硬套,往往令队列中的外援球员一脸茫然不解。

说到香港,中共这种敏感症恐惧症更是变本加励,暴露无遗,令香港人哭笑不得。比如无论何时何地,不分任何场合、任何情况,只要一提起“香港”二字,前面必加“中国”二字成“中国香港”,好像不厌其烦地提醒香港人乃至全世界:香港属于中国。这种良苦用心,香港人却并不受用,以致中国足球队来香港比赛,赛前奏双方国歌,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演奏两次,引来数千香港球迷一片嘘声。中共政府恼羞成怒,迫令香港政府匆忙订立“国旗法”、“国歌法”企图用立法手段制止,可是“压而不服”举世皆然,引来球迷和市民更大的嘘声。

近期,中共还蓄意挑起香港母语之争,企图消灭香港文化,让700万港人俯首称臣,和大陆中国人一样成为中共的家奴。中共政府迫令香港教育局在教学文件中声称香港人的母语不是粤语(广东话)而是大陆普通话,并指使大陆来港学者李某在电视传媒上大放厥词,引来社会各界愤怒声讨。在中共高压下,当立法会议员提问特首林郑月娥你的母语是什么时,林竟答“不回答无聊问题。”引起香港市民极大反感。学者、作家陶杰为此查找了母语一词的起源英语Mother tongue的大英百科全书和牛津词典的解释:

the first language that you learn when you are a baby, rather than a language learned at school or as an adult(中译:母语指当一个人处幼婴时所学习的第一种语言,而非其后在学校或成年后所学的语言)陶先生解释说,幼婴出生后所接触的第一种语言往往就是毋亲所操的语言,故称母语。如果你母亲是菲律宾人,操菲律宾语,那么你的母语便是菲律宾语;如果你母亲是福建人,说福建话,那么你的母语便是福建话。而香港90%以上是广东人,母亲说广东话(粤语),所以香港人的母语就是广东活(粤语)。

中共蓄意将一个母语问题政治化,其实就是其“政权/权力丧失恐惧症”的一个生动表现,其恐惧心态暴露无遗。

中国无可奈何地跌入一个“无政治信仰”的社会,中共政权独裁残暴的本质逐渐暴露,人民的反抗风起云涌,3000万货车司机大罢工、数千退伍老兵镇江维权集会、上海女生、广东肇庆泼墨习画像.....一再令中共政权寝食难安,加上全世界民主潮流浩浩荡荡,独裁专制政权难以生存,为数不多的同类接二连三陆续被人民推翻,独裁统治者一个个下场凄惨,物伤其类,不能不令中共政权胆战心惊,造成他“政权/权力丧失恐惧症”病入膏肓、越发严重。

根冶药方:唯一的办法是效仿台湾蒋经国,主动放弃权力,还政于民,走西方民主宪政的路,让全国人民定期进行民主选举选出人民信赖的政府。并全面把自由还给人民,落实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让社会与论监督政府施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