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川普四面出击 意在改写全球化格局

其实川普所为,只为一个目的:改变现在由美国出钱出力支撑的国际体系。在川普及其支持者看来,这个体系已经让美国成了国际社会的提款机与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收容所。

在川普及其支持者看来,这个由美国出钱的世界体系已经让美国成了国际社会的提款机与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收容所。

7月6日,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各国大媒体忙于计算双方清单上增加与减少的商品类别,我却注意到这次中美贸易战带来一个未曾预想到的角色翻转:中国俨然成了全球化进程的维护者和现存国际秩序的守门人——自命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者”;而美国则成了要颠覆现存国际秩序的“造反者”。让人产生滑稽感的是:这一国际秩序是二战以后美国出钱出力建构、维护,提供给国际社会的“公共产品”。

美国为何要改变现存国际秩序?

造成这种角色翻转的原因是美国从全球化的受益国成为最大受损国,各国与联合国都将美国当作随时可食用的“唐僧肉”。

自3月下旬美国总统川普宣示中美贸易战将开打以来,这三个多月发生许多大事,被舆论批评为四面树敌:南怼墨西哥源源不断涌来的非法移民,北与近邻加拿大、西与欧盟互征关税;隔着太平洋与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中国开打史上最大的关税战。与此同时还不断退出联合国的各种国际组织,对外宣称正在制订退出WTO的方案。这与善于统战工作的中共政府完全不同,连川普的支持者也不免认为川普这种打法毫无章法。

其实川普所为,只为一个目的:改变现在由美国出钱出力支撑的国际体系。在川普及其支持者看来,这个体系已经让美国成了国际社会的提款机与世界上最大的非法移民收容所。

所谓全球化包含三个层面:经济全球化,包含资本自由流动与WTO体系支撑的自由贸易;人口全球流动,包含人才的流动,近十多年来包含非法移民、难民向美国欧洲自由流动;国际组织成为全球秩序构建的参与者。联合国是推进全球化的总推手。

由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充当主力推手的全球化,曾被视为人类社会进步的标志和最高境界。从文化传播来看,其主流确实是西方文明对发展中国家的巨大渗透与影响;从贸易和投资来看,则是发达国家的投资和技术向适合投资的国家转移,而发展中国家的产品涌入发达国家。

迄今为止,提供技术、投资和主要销售市场的都是发达国家,而获得投资、技术和外汇的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无可否认的是,过去20多年,哪个发展中国家搭上全球化便车,哪个国家的经济就能繁荣;但谁也没问过,是不是积极开放投资、技术转移和国内市场的发达国家,经济也同样走向繁荣?错了,美国的例子表明,在全球化的高潮年代,美国在走向经济萧条。仅以中美贸易一项来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3000亿,就足够让美国头大。

2016年5月,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E.罗默(John E. Roemer)在《哈佛经济学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撰文指出,在全球化趋势下,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发展中国家的快速上升大大降低了世界不平等程度,但在多个发达国家内部,贫富分化却在不断扩大,中产阶级在贫困化。(见本人2016年文《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

移民曾为美国带来人才与经济活力,但近20多年的移民早就不是这旧日光景了。根据美国卫生和社会服务部提供的资料,非法入境美国的移民人数虽然从2000年的大约160万人下降到去年的大约30万4千人,但无人陪伴儿童却由每个月二千到三千名上升到每个月一万名,欧巴马时期每年入境高达十万名,全得由美国纳税人供养。今年新当选的极左墨西哥总统干脆认为:美国有责任与义务赡养拉美各国的非法移民,公开抱怨美国奉行“与所有西方国家不一样的价值观”。

既然要改变现有的全球化格局,川普得先找准谁是全球化的最大得利者,在向美国输送非法移民方面,当然以墨西哥为最;在经济获利方面,中国是全球化的净得利者;在美国尽保护责任方面,北约得利最大。北约29个成员,只有3个按要求支付国防费,剩下的国家全都省下国防费来增加福利,让美国承担三分之二的北约军费开支。联合国更是将美国视为取之不尽的钱袋,这方面情况我已在《美国退群,只因不想当冤大头》里说得清楚:美国充当国际组织的主要提款机,联合国长期依赖美国提供主要经费,通过多数票掣肘美国,对解决非洲、中东局势一事无成,造成大量国家管理失败、游民流播各发达国家。

占美国便宜既然成了联合国与许多国家想要保护的“既得利益”,川普就只好成为现存国际秩序的“造反者”。

中国为何充当了经济全球化的守门者?

与川普的白宫沙盘推演相对应,习近平桌上也有战略与战术的沙盘推演。

中国在贸易中当中选择不让步,是经过精确计算的。美国对中国的要求是两条,第一是减少对美国出口,第二是立刻承诺不再侵犯知识产权。这两条让中国处于伸头是被砍一刀,缩头也被砍一刀的尴尬境地:减少对美国出口,外汇顺差就没了;不再侵犯知识产权,技术来源就没了。既然让步(缩头)的结果是输光,北京就采取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战术,你美国加征我的关税,我也加征你的关税。我输得不轻,你赢得也不轻松。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的“以牙还牙”战术。

战略上,中国与美国相反,美国要颠覆现成国际秩序,中国则要守护今天的国际秩序,因为全球化在西方世界与中国眼中有着不一样的风景。

当年美国克林顿总统在任时力推的全球化,为避免落下殖民时代的恶名,附加了文化价值观的全球化,宣导民主、人权、自由、种族平等为核心理念的普世价值。但中国在成为经济全球化的唯一净受益者的同时,却坚决拒绝普世价值,并推出中国模式(北京共识)来与华盛顿共识抗衡,一直在抵制美国的“颜色革命”。由于不守国际规则也未遭到制裁,由于享受了经济全球化的红利,中国的精英群体甚至认为,中国特色才是中国经济获得成功的原因,政府管制经济、压制劳工权利、加强社会管制、盗窃外国技术、钻各种规则的空子,都是发展经济必须的合理行为。

也因此,中国非常明白:必须维持现存国际化格局,中国经济才能繁荣下去,中共政权才能安全。

北京的沙盘推演

北京的沙盘推演中,有三点是其寄望所在:

第一,中国寄希望于世界上多数国家联手遏制美国的举动,加拿大、欧盟对美国加征关税采取了相应的报复措施,百达资产管理(Pictet Asset Management)整理了10大最受累经济体名单,亚洲区包括台湾、南韩、新加坡、马来西亚,所有这些都让中国看到了这种可能。尽管有5名欧盟官员和外交人士对路透社表示,欧盟已回绝和北京结盟对抗华府的构想;在美中关税战正式开打后,川普称“后面还有几千亿,只针对中国”。但中国仍然相信,全世界因美国开打贸易战的国家,最后会因为利益受损而有可能联合起来。

第二,寄希望于美国人民用手中的选票把川普赶下台。北京认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将影响农业州(川普的政治基本盘)选情;贸易战开打后,商品价格必会上升,美国国内消费者因增加关税导致价格上涨而心生不满,数百家商会、行业协会及华尔街都反对贸易战。北京相信,以上诸种因素将导致美国共和党中期选举失利,进而影响2020年美国大选。

第三,寄希望于美国的其他对手不断制造新的麻烦,在美国国内,北京寄希望于民主党等进步派不断捣乱,比如6月20日《时代》周刊以洪都拉斯小女孩仰头哭泣的画面作为封面,将非法移民问题当作攻击川普的重炮,欧盟政在、媒体均发出强烈批评。事后该封面报导被证明是假消息后,进步派仍强势攻击。在国际社会,寄希望于北韩不断捣乱,让川普外事无功;同时还希望墨西哥总统不断向美国输送非法移民,给川普制造道德压力。

一句话,北京在等待美国国内经济政治形势变化、翻盘。美英主流媒体在这点上,倒是满足了北京的期望,同声指责川普不应该“美国独行”,颠覆全球化秩序,不应该抛弃欧盟、加拿大等盟友,将同情的天平偏向中国一边。

观望中,应变正在“进行时”

面对目前的全球化格局,美国要改变,中国要守住,欧盟与其他国家虽然在观望,但已经知道很难回到2016年以前的状态。众多跨国公司不敢再抱幻想,希望避开美中两个漩涡中心,纷纷转移生产线,有从中国转至亚洲的,也有从美国撤出的。Puma宣布将生产线撤出中国,鞋类生产线移往越南、印尼,服装部分则考虑迁移到柬埔寨或孟加拉。美国知名摩托车制造商哈雷大卫森(Harley-Davidson)宣布,为应对欧盟关税报复带来的长期成本压力,计划将部分摩托车生产线迁移至美国境外。台商郭台铭很聪明,宝押两家:在美生产的卖北美市场;在华生产的销往亚洲市场。

目前无人能准确预测中美贸易战的止损点在哪里,连中国自己也不清楚最后这场“剪羊毛”的关税战是否会演化成“剥羊皮”。能够确知的事情是美国仍然是世界老大。老大想改变国际格局,其他国家只能宣示不满,却连“没有美国,全球化照样推行不误”的大话也不敢讲。中国在贸易战正式开打之后,终于开始检讨对美外交定位的错误,长期在对美外交中占主导地位的“钱其琛中美关系论”已被点名批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