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709维权律师入狱 其妻称王全璋被喂药变了个人

被拘押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中国最高法院外对记者讲话,随后开始徒步游行。

中共当局大举抓捕维权人士的709事件中仍未结案的王全璋律师近日会见了辩护律师。他的妻子李文足对美国之音表示,过去三年中王全璋显然遭受了酷刑折磨,目前最担心的是王全璋的身体状况。从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以前身体强壮、血压正常的王全璋被强迫服用高血压药。

律师:王全璋未遭“硬暴力”对待

被关押三年的709维权律师王全璋已经两次会见了律师刘卫国。律师刘卫国在网上通报表示,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目前被关押在天津第一看守所,会见过程中王全璋“精神及身体状态良好”。刘卫国对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王全璋没有遭到“硬暴力”对待。

一直以来,王全璋关押期间拒绝认罪,坚持要求程海律师与李文足担任辩护人,但不获当局同意。王全璋是709案件中唯一至今未判决的当事人。

李文足:最近刘卫国会见了两次,就是全璋委托的,但是我聘请的律师还是会见不到,而且王全璋还有一个坚决的态度,要求程海律师和我作为辩护人,但是官方坚决不同意。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得知王全璋的最新消息,对于他的处境更感忧心。李文足从刘卫国律师得知,王全璋在关押期间被强迫服用高血压药物,会见过程中王全璋不敢大声讲话,而是用口型表达。李文足称,王全璋在被“监视居住”期间,同时被关押的谢燕益等人听见了王全璋在二楼审讯室惨叫。

李文足:全璋现在在遭受哪些酷刑,我觉得酷刑是肯定的。我很担心他的身体,每天是不是遭受酷刑。一直都在吃药,已经说出来了。

刘卫国律师称,在外面的举动会影响到王全璋在里面的状况,“有些事不需要狱警出面,牢头狱霸就解决了”。这位曾经活跃的维权律师上述说法反映出王全璋在狱中的险恶境况。

刘卫国就王全璋案发通报称,案件材料已经全部复制完毕,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美国之音多次拨打刘卫国手机和律师事务所电话,但一直未能联系上本人。

李文足对刘卫国律师通报的王全璋表现恐惧的情况表示更加担忧。

李文足:整整三年了,完全没有律师会见他,与世隔绝了三年,这就是实实在在很残酷的酷刑,是不是?而且在会见律师的时候表现得非常害怕和恐惧。为什么会这样?这三年中把他与外界隔绝,还有酷刑让他很担心、很恐惧,但我知道这些细节更加担心他的身体。

李文足:王全璋无罪

至于官方三年多不准律师会见的原因,李文足推测认为,很可能是王全璋不承认有罪而遭受酷刑,当局禁止让外界了解其真实情况。李文足表示坚信其丈夫无罪,已经请刘卫国律师转告王全璋,她和孩子都很好,外面帮助的人很多,希望王全璋不要接受缓刑,不妥协,不认罪。

王全璋和李文足的5岁儿子泉泉已经三年多没有见到爸爸,两年前曾因为受到其父株连而遭北京一家幼儿园拒绝接收。

王全璋是709事件被捕者当中唯一一位仍然没有结案的人士,其余被抓的709涉案人员都得到了审判或发落,被判处长度不等的刑期或缓刑。

709案众人揭露存在滥施酷刑

维权人士吴淦由于没有认罪且不配合当局安排的电视采访而被判处八年重刑。吴淦和已经获释出狱的709律师和活动人士大多披露曾在囚禁中受到酷刑或喂药。

维权律师王宇、包龙军夫妇近日披露在被关押期间遭到酷刑的经历,当局以其儿子为要挟强迫王宇、包龙军配合按官方的剧本认罪。王宇、包龙军取保候审期间被国保严密监视,内蒙古公安拒绝办理护照。

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律师笔录披露其在秘密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酷刑,引发各界关注。江天勇前往长沙看望谢阳家属被捕后,官媒指江天勇编造谢阳受酷刑的谎言,谢阳则承认自己与当局交易而获得轻判。

李和平律师曾披露在监禁中被强制服用不明药物。他弟弟李春富出狱后表现出明显的精神疾病症状,与被捕前判若两人。

罕见镇压成为众矢之的

2015年7月的大抓捕已经过去三年,三年来709家属为维护亲人权利多方奔走,控告当局违法行为,并遭到推诿。与此同时,709事件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每逢709案在天津或湖南等地法院开庭或闭门审理,都有西方国家外交官前往围观并要求旁听。

不久前,李文足、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和曾担任王全璋案辩护人的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等维权人士在北京受到了在中国进行正式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私下接见。

有分析认为,恶名昭彰的镇压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709事件三周年之际,律师会获准见王全璋,显示北京在国内外各种压力下,正急于为这个凸显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标志性事件的始作俑者中共当局解套。

家人担忧709案王全璋遭酷刑被逼服药

被拘留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2018年4月12日)。

在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中被强行带走、超过1100多天毫无音信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近日终于得以见到律师。不过,他的家人担心他几年来受到酷刑,尤其是可能像其他709被抓者一样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

过去三年来一直无惧打压为丈夫奔走呼吁的李文足,7月12日突然在推特上表示,听到有律师会见王全璋的消息。随后,山东的维权律师刘卫国18日在网上发布了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案的消息,指他7月12日见到了王全璋。

刘卫国表示,受到王全璋委托并得到当局同意后,12日赶赴天津第一看守所会见被羁押了3年的王全璋。刘卫国表示,王全璋的精神及身体状态良好。

刘卫国星期三赶到北京与李文足见面交流基本情况,李文足要他向王全璋转达家人的关切及各界人士的关心。当天下午,刘卫国回到天津第二次会见了王全璋,进一步交换意见。刘卫国透露,案件材料全部复制完毕,该案开庭时间则尚未确定。

李文足7月19日再发推文,通报了解到的有关丈夫的情况,对王全璋失踪三周年之际,知道他还活着,且“精神正常,身体健康”松了一口气,但同时表示内心更加遭受煎熬,因为根据刘卫国律师简单描述,王全璋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担心王全璋经历过极其严重的酷刑折磨。

李文足表示,有医生说王全璋有高血压,一直让他吃药。但李文足强调,王全璋被抓前没有高血压,冬天也洗冷水澡,还经常一口气背人上7楼。而其他709被羁押者很多也是“被检查”出有高血压,并遭强迫服用不明药物。

李文足还透露,王全璋会见刘卫国,显得非常害怕,不敢大声说话,甚至很多时候都是用口型表达,导致刘卫国不能准确明白全璋的意思。

此外,在北京的约十多位维权和民主人士在向北京市治安总队提出申请后,计划7月17日为王全璋的基本人权进行游行,结果分别被国保控制,有的被带去“喝茶”、“被旅游”一天,还有的由派出所控制。

现年42岁的王全璋曾是中共当局重点打击的北京锋锐律所的人权律师,代理过很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学员案件等,在2015年709大围捕中被抓走,2016年1月被逮捕,去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他是709案几百位“涉案”人员中唯一一个一直没有消息的被抓者。

国际社会对709案及王全璋案持续高度关注,欧盟去年年底发表声明,重申对王全璋的声援,对他无法接触家人或自行选择律师表达关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