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对比 > 正文

毒奶粉与这次疫苗不成对比 不人头落地不算完

——很多人把奶粉和这次疫苗对比

很多人把奶粉和这次疫苗对比。其实这是两个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事。

奶粉是消费者,但是疫苗是患者。

刑法生产,销售假药罪,最高量刑就是死刑。建国以来,制售假药罪打靶的非常多。

而刑法上对于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处罚要轻得多。虽然提到一句致人死亡参考刑法141也按照制售假药论处,但实际上,制售毒害食品罪最高就是无期。所以三鹿田大妈是无期。

我在这老王卖瓜的给大家总结一下此次疫苗事件的一些关键点吧:

1此案中25万支疫苗唯一采购者是山东省,山东成为全国唯一受害地区,其他省市自治区一支都没有采购。但也不是说其他省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长生到底多少批记录涉及造假?其他批次的疫苗销往何地?这都需要后面继续披露。

2.2016年3月,山东省爆发5.7亿元假疫苗大案,主犯全部是山东企业。我们这边的人都表示,山东疾控中心这次很方。

3.吉林省药监局已经查处自己的企业并公布了案情,但需要看到的是,去年年底吉林省药监局对长生百白破疫苗事故的处罚结果姗姗来迟,对狂犬疫苗事故处罚结果太轻(对一个几百亿销售额的企业处罚区区350万,批件收回不吊销,简直是玩闹)。虽然吉林省药监给出的是处罚意见而不是最终决定,这个意见肯定要被国家药监局打回来,但这背后我还是怀疑存在官商勾结和利益输送链条。

要知道长生这十多年以来,得到了包括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多个省药监局的背书,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红毛也才能指使的动一个县,长生调动的食药监系统可是好几个省。

4这次如果没有几个人头落地,国产疫苗就算彻底凉了。新中国自成立以来,制药方面发生的事故不少,其中疫苗类事故更多,但是甲类疫苗爆发质量安全问题,我印象里这是第一次。

甲类疫苗非比寻常,是强制接种的,虽然此次问题百白破疫苗效价指标不合格,可能影响免疫保护效果,但是对人体安全性没有影响。但是他娘的连国家甲类疫苗都不可信了,我们还能相信啥?

5此次疫苗事件摧毁的其实是国家药品监督体系,因为疫苗是药品监督管理最严格,最完善,处罚也最严重的领域。国家乙类疫苗,甲类疫苗,发生大规模大面积数据造假,质量不合格的事故,其恶劣影响远远大于当年的三鹿,还是那句话,就连甲类疫苗都不可信了,还有什么药能让人信得过?

6最终掀盖子的时间是狂犬疫苗和乙肝疫苗,是长生企业老员工实名举报,国家药监局飞行检查,让这一切大白于天下,然后才有的去年年底百白破,江苏延申,康泰,武汉生物,北京民海生物等于长生同属一个资本集团的疫苗生产企业曝光,案子越来越大,情况越来越严重。

还是那句话,此次事件,如果没有几个人头落地,国产疫苗就算彻底完了,奶粉我们可以代购,疫苗怎么办?疫苗运输要求很高,绝大多数疫苗本身就是减活了和灭活了的病毒,在代购过程中,因保存条件变化,疫苗变杀人药都不奇怪,这可不是格列卫,保质期三年呢。

最后,此次事件最倒霉的是成大生物,虽然这事跟他没关系,但是他家的疫苗肯定也没人打了。此次长生事件对所有国产疫苗生产企业,都是一次灭顶之灾。

延伸阅读:

@荣大一姐

美国默克公司在89年将最先进的重组乙肝疫苗技术以700万美元转让给中国,是有两个背景的:

一是中国在这之前的70年代已经启动了乙肝疫苗的研发项目,但一直到1986年,中国的乙肝疫苗虽然研制成功,但是仍不具备大规模生产的能力,疫苗接种率非常低;二是中国当时是世界乙肝大国,平均每10个人里面有一个乙肝病毒感染者,每年2000万新生儿的感染率也接近10%。

88年秋天,中国政府刚去美国谈乙肝疫苗的引进时,默克公司本来是想直接卖疫苗给中国政府的,一只乙肝疫苗在美国的售价是100美元,作为乙肝大国的中国,得是一个多大的市场啊。但谈着谈着默克公司发现,中国那时候全民免疫体系还非常不完善,乙肝疫苗在中国不是免费接种项目,他们卖给中国政府的疫苗,普通人用不起。

于是默克公司最终决定将疫苗技术当作一件礼物,以象征性的70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中国。事实上,默克公司这个举动不仅意味着放弃了专利费和中国市场的巨额利润,甚至象征性收取的700万美元,连培训中方技术人员和支付派遣到中国的专家费用都包不住。

双方在合同中约定:默克公司负责提供生产重组乙肝疫苗的全套生产工艺、技术和装备设计等、培训中方人员,确保在中国生产出同等质量的乙肝疫苗;中国负责设计、建造年产量4000万剂的乙肝疫苗生产线,以保证可以免疫全部新生儿。

1992年,在卫生部和广东省的牵头下,深圳泰康生物公司成立,成为承接默克公司乙肝疫苗技术转让生产的企业。同一年,卫生部宣布乙肝疫苗被纳入国家计划免疫项目。

但这只是这个故事的前半部分。

卫生部把乙肝疫苗纳入国家计划免疫项目后的10年里,乙肝疫苗的接种并不免费,而是由家长支付。一直到2005年,国内才开始真正实现全国新生儿免费接种乙肝疫苗,又过了四年,到2009年,才宣布为所有15岁以下人群补种乙肝疫苗。

从89年签订合同算起,默克公司期待中那个‌‌“没有乙肝的中国‌‌”,整整用了20年才开始慢慢成为现实。

卫生部的专家说,之所以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免费,是因为国家缺钱,计划免疫需要的人员培训和基础设施都很费钱,财政负担不起这笔开支。

而20年里,承接了默克公司疫苗技术的深圳康泰又发生了什么?

深圳康泰的乙肝疫苗生产线93年建成,94年投产,97年市场占有率超过60%,年产量已经达到了当初合同中约定的可以保证全部新生儿接种需要的4000万支。99年,康泰公司年销售额过亿,净利润率接近30%。然后是2009年,在实现全民免费接种乙肝疫苗那一年,现在被千夫所指的杜伟民登场,康泰生物的国有投资方则悉数退出。

默克公司的总裁Vagelos在解释当年为什么要低价转让疫苗技术的时候说:预防医学是最好的医学,我想保护孩子们免受这种致命疾病的侵袭。

但是会让人受伤害的不只是疾病。

2006年,默克公司研发的HPV疫苗——也就是宫颈癌疫苗通过美国FDA认证上市,而他们在长达11年的时间里,进入中国无门。十几年前他们用一份礼物换来的感激,并没有成为新疫苗的通行证,从积极的一面看,我们的卫生药监部门有时候倒真的挺铁面。

@老道消息

2013年,有8例婴儿在注射了康泰公司的乙肝疫苗后发生死亡,事情在国际上引起很大震动,逼的默克公司不得不出来声明:我们不在中国生产和销售乙肝疫苗,也不负责监督任何中国企业乙肝疫苗的生产。不到一个月,康泰公司就重新恢复了生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史老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