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美驻华大使馆前发生爆炸 中美关系开启对立模式

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国的知识成果大量被中共窃取,中共媒体与机构可以肆意在地美国进行宣传、渗透,美国各个州都布满了中国各类特工或资讯人员,某种意义上,中共一直在“侵略”美国,对美国进行全方位的暗战,一条看不见的战线早已在美国拉开。

美国驻华大使馆前发生爆炸,同时,中美经贸战打开序幕之时,更严峻的挑战接踵而至,美国将在更多的领域与中国形成敌对关系,新冷战某种意义上已然开始。所以,美国大使馆面前的爆炸,似乎是一种预示,爆炸原因是为了反美,还是因为仇恨中共,警方还没有公布背后的原因。但无论怎样的结果,人们都不会吃惊,因为美国大使馆作为美国在华的象征符号,它对一些人是自由与正义的象征,而对另一些人,却是敌对势力的领地。

有段子调侃:在中国北京,有两处设施前面排队人数最多,一个是中国国家信访局,另一个就是美国驻华大使馆。一些在中国上访无门的人将投诉信函寄往美国使馆甚至送到美国大使馆门口,更是屡有发生。通过上访人员超想像地将这两处完全不同职能、不同国家机构的地点串在一起,构成了某种隐喻。

一、美国大使馆门前的爆炸

北京时间7月26日下午,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前发生爆炸,北京官方发言人认为这是一起个案,但他们没有解释,为什么这样的个案发生在美国大使馆门前或针对的是美国大使馆。

针对美国驻华大使馆的爆炸五年前就有发生:2013年12月13日下午17时30分左右,疑似一名外地访民在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外不远处引爆自制爆炸物后,受伤倒地。随后被附近的大使馆员警带走。知情人表示,听说这位访民冤情深重,长期得不到解决,走投无路,才去美国大使馆爆炸。

中共官方不愿意直面这样的悲剧内情,所以事情发生之后,就遮掩过去,不会进行深度报导,而这背后中国冤民与美国的深层关联,美国的媒体也难以正视,为什么?因为美国或美国驻华大使馆具有任何其它国际机构不具有的象征意义。古代的人们遭遇不公冤情,会对着天空呼号,而今天,美国以自由与公义象征屹立于世界,中共无法为百姓主张公义,那么,就对着美国使馆呼号,美国使馆无法进入,极端的案例就可能发生。

远的不说,我们细数1989年以来,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

·2012年2月6日,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私自前往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并提出了政治避难申请。

·同在2012年,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4月27日被友人营救,进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通过两国高层协调,最终进入美国获得政治庇护。

·1999年5月8日下午,(中共官方组织的)大学生在美国驻华使馆门前举行抗议活动,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1989六四之后,著名民主异议人士方励之夫妇进入美国大使馆,美国通过外交努力,使方夫妇进入美国。

上述与美国驻华大使馆有关的事件,均成为当时世界级新闻,而且具有标志性的象征,美国大使馆营救与庇护民主异议人士,却也成为王立军这样的中共高官投奔之地,为什么要投奔敌对势力的在华飞地?因为他们心中已有共识:这片美国飞地可以保障他的基本人权或生命安全。而后来的事实也说明了这一点,只是,任何侵犯过他人权利的官员,难以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只能让他完成一次安全过渡。

这次美国大使馆门前爆炸事件发生后,有人仍然认为,这是一次在北京上访无望的人,或者希望获得美国签证的人,因绝望而采取的极端行动。但还有网友认为,这是反美极端人士对美使馆的暴力恐惧袭击。

当代中国,对美国仇恨的毛迷或原教旨马列人士确实非常之多,但除了1999年中共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国轰炸之后,中共官方组织的那次示威之外,很少看到诸如司马南、周小平这样的极端反美人士以个人名义或小团体的名义,前往美国驻华使馆抗议示威,更别谈用恐怖方式对使馆进行袭击。也就是说,许多人在中国大陆的反美,更多的是一种情绪,或者干脆就是表演,以取悦中共当局,而前往美国使馆示威抗议,则需要中共暗中组织,因为在中国是不允许非中共允许而进行公开示威抗议的。

那么,为什么访民不去中共重要的建筑譬如中南海门前自爆,而前往美国驻华大使馆呢?

如果说到权威性,联合国的机构或联合国人权机构在华的办公地点,更应该是上访人员提交上访信件或申诉之地,美国签证处这样的地方,与维权并无关联。

现实的情形是,上访族并不去具体思考哪个国际机构更适合自己上访维权,不仅如此,像联合国的机构不仅在华形同虚设,在其联合国总部也形同虚设,难以为中国大陆国民提供援助,而美国政府、美国的驻华使馆却更具国际正义象征,如果美国“有关方面”不能帮助自己维权,最起码要让美国有关部门“震动”一次,以此实现一次有价值、有国际影响力的自我毁灭。

从有限的现场目击资讯披露看,这次爆炸事件,当事人并无意于对使馆人员或签证的人们进行袭击,因为他手举爆炸物时高喊:“闪开”。我们是否可以将此次自爆行为视同一次像行为艺术类似的“行为政治”,目的是让国际社会与媒体关注到,他的苦难在中共治下无救,最后只有诉述自我毁灭的燥炸,让世人关注、反思,以此控诉中共的暴政。

二、中美开启对立的新时代

中美贸易逆差达五千多亿美元,巨大贸易逆差的背后,是中国经贸对美的超限战,超限战作为中共掠取美元的国家战略,背后是低环保、低人权优势,而低人权优势,就是用中国百姓的血汗来制造低廉的产品,以博取国际市场巨大的份额,在此层面上讲,任何国家只要使用了过低的物价,国家与消费者都分享了中共的无耻经济利益,成为一种有罪的消费。

这种有罪的消费或者有罪恶感的消费模式,会不会因特朗普总统发动的经济保卫战而得到遏制?扑面而来的贸易战,加上美国认知到与中共已然形成的新冷战,在给中国人民带来失业与通货膨胀之时,是否对长远的政治利益有所改变?

来自美国之音华盛顿的消息,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小组委员会主席约霍(Ted Yoho)7月26日星期四在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举行的有关南中国海的研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说,美中关系现在进入了从竞争到对立的新阶段。“习近平使中国走上一条日益与国际规范不相符并不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道路上。”这位众议员认为,南中国海是一个绝好的案例。他说,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说明了美国与习近平治下的中国的关系现在为什么必须被界定为对立,以及为什么美国早就应该转向一个更为对抗的立场。(据美国之音报导)

川普总统所言,美国现在只是经济反击,因为美国已经在经济上被中共打败了。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国的知识成果大量被中共窃取,中共媒体与机构可以肆意在地美国进行宣传、渗透,美国各个州都布满了中国各类特工或资讯人员,某种意义上,中共一直在“侵略”美国,对美国进行全方位的暗战,一条看不见的战线早已在美国拉开。

有心人只要翻看一下中共南斯拉夫使馆被轰炸之后,江泽民的公开讲话就完全清楚,中共隐忍政策背后对美国的复仇图谋:“如果没有当年毛主席、周总理领导我们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搞出的原子弹、氢弹和人造卫星,我们不会有今天这样安全的局面,恐怕早就挨打了。在这个世界上,最后还是要拼实力的。我们要卧薪尝胆,一定要争这口气!”(摘自《江泽民文选·第二卷》)

稍懂得中国历史的人都明白,“卧薪尝胆”这四个字的复仇意味,为了复仇,一个国家最终是要灭掉另一个国家的,无论过怎样耻辱苦难的生活,最终的目的一定的实现(所谓的韬光养晦的本质,原来是在这里)。

中共如此险恶用心,居然没有一个文明大国领导人去重视,各国领导人们,三四十年以来,与中共只谈经济,从不谈“政治”,越来越少地谈人权,殊不知,中共的经济是政治经济,中共的文化是政治文化,连中共的人权与环保,都从属于政治,政治问题如果不解决,永远不可能解决与中共的任何经济、人权问题,中共江泽民卧薪尝胆之时,文明世界却将这个政权融入到世界经贸组织之中,希望通过经济方式,逐步让中国纳入到世界文明生态中,毕竟经济的方式是互利的,是和平的改变。

二十年的时间,中共不仅没有改变其政治属性,反而变本加厉地敌视普世价值,敌视文明世界,利用世界经济来做大做强自己,加强对本国人民的控制,以低人权、低环保、低工资优势,不顾本国人民利益,疯狂摄取美元资本,并以此经济实力,来实现军事与经济殖民扩张,与文明世界抗衡。

直到现在美国才将中共政权视同敌对势力,而中共政权从建立的那天起,从中共党员对中共的旗帜宣誓那天起,就已将美国与西方世界列为最大的敌对势力,我们无法理喻的是,为什么美国主流社会如此后知后觉?为什么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共的基本政治国策从来没有追问与反思?直到中共对美国经济发动超限战,直到中共对美国发起了多年的全面的渗透与知识资源的盗取,直到美国总统认为的美国被中国经济上战败。

此时,反思二十年来、五十年来甚至百年来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重大失误,正当其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风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