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张林亲历: 中共活摘人体器官不是秘密 我可以作证

早晨把待处决囚徒拉出号房后,先用绳子捆起来,然后注射麻醉药,昏迷后抬到外面的武警医疗室,就剥掉衣服,活摘他的身体器官。然后缝上伤口,套上衣服,捆起来还给武警,再拉倒附近郊外没有人的地方枪决。

「张林」的图片搜寻结果

张林和女儿

张林简介:

1979年9月,张林以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曾担任《清华大学历史地理学社》社长,后肄业。于1986年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宣传自由民主理念。

1989年,张林因组织领导皖北市民和学生,支持和参与89民运,被判刑两年;出狱后,又因在北京参与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被劳教三年。


正文如下:

很多人质疑,中共是否活摘人体器官?我可以作证。因为我在看守所被关押时,曾经遇到过不止一个等待二审、即将被枪决的囚徒。他们一般都是器官活摘的对象。

记得有个人姓郭,当时还是我们号子的号长。警察一般喜欢让死刑犯当号长,因为可以通过这种人强迫其他囚徒日夜干活,给警察多挣钱。

有天他回来告诉我们:管号警察引诱他签署志愿捐献身体器官的文件,答应给一些好处,也就是多几包香菸,以及多一点剩菜,当然还要号房的囚徒们付帐。

他害怕器官被摘,先是拒绝了。但是管号警察严厉地告诉他:别给脸不要脸!你签了字,多少还能得点好处;你不签字,到时候还不是一样先取你器官再枪毙你!

管号警察随后告诉他,不要不听话,让他为难。这是上级部署的政治任务,必须服从。迫于无奈,姓郭的最后只好答应。此后他经常魂不守舍,害怕睡觉,害怕身体器官被活摘,但是却毫无办法。幸而没几天他就被执行了。

一个曾经在看守所院子里当过二劳改的人(就是在看守所服刑的囚徒)曾经跟我们叙述过活摘人体器官的过程。

早晨把待处决囚徒拉出号房后,先用绳子捆起来,然后注射麻醉药,昏迷后抬到外面的武警医疗室,就剥掉衣服,活摘他的身体器官。然后缝上伤口,套上衣服,捆起来还给武警,再拉倒附近郊外没有人的地方枪决。

共产党员都是唯利是图的家伙,没有什么事干不出来。活摘人体器官,对他们而言,只是小事一桩。

人体器官是暴利产业,所以共产党员趋之若鶩。

我曾经被中共多次关押,印象最深的是近年来,看守所经常无端给嫌疑人体检抽血。一位资深囚徒曾经告诉我,现在频繁抽血化验的目的很可怕,是为高干寻找配型的器官,如果各方面都合适,那就增加罪名判处这个人死刑,取走他的器官。我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不寒而栗。

因为我知道共产党法官都习惯于给人枉法判罪,凡是有人情的、送钱的,就网开一面,大事变小、小事变了;而对没有钱没有人说情的,就穷凶极恶。但是以前我真没想到,他们现在已经发展到这么恶毒的阶段。

但是后来我特别留意这个问题,才发现,一些的确不应该被判处死刑的人,因为年轻力壮,居然被判处死刑;而一些应该被判处死刑的人,居然只判死缓。看来背后充满了交易。

最近两次监狱经历,才使我认识到,原来死刑案件,居然有一半都是冤假错案。因为一方面,中共刑警是世界上最愚蠢无能的;另一方面,中共又要求命案必破。

张林更多经历:

1979年9月,张林以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曾担任《清华大学历史地理学社》社长,后肄业。于1986年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宣传自由民主理念。

1989年,张林因组织领导皖北市民和学生,支持和参与89民运,被判刑两年;出狱后,又因在北京参与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被劳教三年。

1997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张林获赴美签证,前往美国;第二年即从美国闯关返回中国,结果回国第二天即被警察带走,再次被判劳教三年。

2005年,张林因进京参加前中共领导人赵紫阳追悼会,被冠以“煽动颠覆罪”入狱。2007年,张林因其30万字的自传体作品《悲怆的灵魂》,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授予“狱中作家奖”。诗人王一梁对该书高度评价,表示单凭这本书就可使张林入文学最高殿堂。

2009年3月,澳洲的《自由圣火》网站把2009年年度的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授予给尚在狱中的张林。同年8月,张林获释出狱。2012年7月,张林在湖南会友途中,曾突然失踪,后被证实是国保强制邀请“喝茶”。2013年7月因争取女儿就学的权利而被刑事拘留,2014年9月5日被蚌埠蚌山区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审判刑3年6个月。2016年9月因减刑而提前获释。目前人在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