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历史学者姜克实还原真实的平型关战役

——历史是怎样发生失真的?

可是历史一旦为宣传口利用于政治文章,就会出现走形,变相。步枪从一百余条阔水为1000,机枪从4挺变为20的理由,想必是为了和之后吹出的“歼敌1000”的数字对称。此种操作事前容易,可是之后宣传任务不需要时,即使想纠正也不可能了。只得将错就错,一错到底。否则怎能对得起已经对此深信不疑的4万万父老兄弟!不但会贬低党的威信,更会伤大众国民之感情!可谓骑虎难下矣。

平型关大捷的研究中,有注重宣传材料,口述记录而忽视第一手文献档案的倾向。以致长期以来虚构的故事,有政治倾向的宣传,夸功自赏的回顾谈,时隔半世纪以上的调查采访等横行于世。其特征都是没有文献记录的根据。比起日军,中国方面的档案记录要少得多,这是一个事实,但也不是没有,可惜的是仅有的贵重的档案资料并没有被认真研究,利用过。

有关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档案资料中最有价值的资料可以说是以下所示1938年9月30日,林彪,聂荣臻至“毛朱彭”的电报[1]。内容如下:

毛朱彭

此战斗缴获如下:

甲、廿五日汽车76摩托车3廿九日获汽车三辆共82辆

乙、七生(70MM)的山炮弹2788发七生五(75MM)的炮弹52発、引火492小型野砲一門

丙、步枪弹3595发、机枪弹6700発、内有400発不通用

丁、步枪172支短枪13支轻机枪共4挺

戊、洋马15头骡驴3匹

已、防毒面具共百余付

庚、我三个团吃两天的给养及其他行李文件物品颇多

辛、工作器具十八个

即送胜利品炮及弹共百余牲口准备运衣服之牲口运送石咀请派人接受[2]。

一、此资料价值贵重之理由

1.视为最早的最完全的战果统计。出于战斗后一周之内,又为原始记录,所以史料的真实度最高。

2.不像同资料群中发送给报社,电台的宣传资料(如下[3]),而是内部汇报,也就是说林彪,聂荣臻对此要向上司的毛,朱,彭负责。

对比一下同时发至“各台”的电报,此应是对外宣传资料,称“与敌万人作战”,称敌“尸横山野”,又称“缴获甚多唐克,枪炮”等,与前者相比,温度决然不同。一为开场演戏,一为内部汇报。

3.其中的列举战利品有运回并接受上级清点的义务。对此,林彪派出百余牲口,准备将其运到石咀。从汇报并需要接受清点的面来看,此报告的数字内容不应有误,否则不可能通过清点。

这样一个贵重的原始资料,白纸黑字,证据确凿,亦没有被隐藏,销毁,可是有谁利用它证实过平型关大捷的战果?

二、缴获内容分析

1.车辆数为卡车76辆,摩托车3辆,另外包括9月29日的新战利品3辆。

此应都是被击毁,烧毁的车辆数字,所以不存在回送再使用的义务,也就是说是“废品”数申报,当然有点假的余地,但笔者认为此数字基本上是正确的。和日方档案记录资料(40—60辆)也比较接近[4]。至少不像前引宣传电信中“与敌万人作战”“缴获甚多唐克”那样夸张。并且还可以知道,115师在9月29日,也有过对敌袭击,伏击的战斗行为。

2.七生(70mm)炮弹指的是92步兵炮(又称大队炮)的炮弹。2788发不会是正确数字,可能是记录错误。

因为92步兵炮榴弹自重一发4公斤,加信管,底药等5发装一箱重30公斤[5]。2788发等于近560箱,重量17吨,须要十几辆卡车(1.5吨)才能运输。战斗中若需要这样的大量军火,出动的应是专门运弹药的第五师团辎重联队。岂能用百余牲口运完?可是被截击的卡车部队并没有从后方(灵丘县)向前方(平型关口)运输的记录(日军战斗详报记录为从前方返回后方接兵员)[6]。而从灵丘方向奔往前方的只是一个100人,70匹马,42辆辎重车(载重量220公斤)的行李队[7]。此队即使都装炮弹也运不了这个数的一半。何况是一个混装的大行李队(弹药称为小行李)。

再有,平型关前线的三个步兵大队,总共只有六门此类型火炮(每大队两门,称炮小队),一小队两门炮的总弹药数,加上弹药分队担任的后续运输量也不过最大为144发(一小队两门炮的战斗装备最大容量)[8]。所以一次战斗的量6门炮为最大规定为432发,跟本不需要这么多步兵炮弹。所以此数字错在哪,还要进一步研究。而其他七生五(75mm)炮弹52发,倒是一个混装行李队可捎运的数字。此时前线的炮兵,应该有连队炮(41式山炮)4门,师团炮兵的38式野炮12门以上。最需要的应是“七生五(75MM)”的炮弹。

另外再出示一个参考数值,即第10师团濑谷支队的“台儿庄攻略部队”八千人马(以步兵第63连队为基干),在台儿庄激战半月,其92式步兵炮的耗弹总记录是2685发[9]。还包括最后自行销毁的一部分。

3.步枪弹10295发的数字是可信的。21连队在9月19—30日的统计中,曾有“损失”重机枪弹7100发的记录(自称是在山地运输中,遇到困难埋没处分的)[10]。

4.缴获枪支185轻机枪4挺的记录也比较可信,和日军自己的记录十分接近(21连队在9月19——30日的统计中全部损失为119支(包括轻机枪6挺)[11]。日军对枪支,弹药的管理非常严格,死伤者的要带回,遇难时要销毁。所以在日军一般的战斗记录中很难见到“损失”枪支的记录。除非“全灭”。所以记载的119支抢的损失记录,至少大半应出在行李队全队覆灭的小寨村附近战场。小部分应是老爷庙附近战场(主战场)的汽车中队败退时的遗留品。汽车队虽死伤91人,但并没有被歼灭[12],所以死伤者的武器大部分应该被带走。只是此189条枪大部分已被破坏。不一定能派用场。

5.“我三个团吃两天的给养”也基本符合事实。因为和日军的记录类似。粮秣(干面包)为大行李的主要内容[13]。不知为何之后又误传为“我三个团每人一件的军大衣!?”

6.准备100余匹牲口运输之语中,也可看出缴获物资的总量。100匹牲口的驼装重量最大不会超过10吨(100kg×100)。而三个团(5000人)两天给养约为5吨,再加上大衣,枪械,何从去运输20吨的枪支弹药?

从这张八路军发布的平型关大捷凯旋照片(处所同前一资料)中,我们也可看到有戴钢盔,持膏药旗的,有戴防毒面具的,最多的还是扛粮食袋的,但看不到炮弹枪支,也看不到大衣。若要显示的话,为何不照那20吨武器弹药?

不管怎样,笔者认为此文件是一个迄今国内档案中可见到的最重要资料。80辆车,100多条步枪的记载,不仅接近于日军的记录资料,而且更能证明八路军的副总司令,第115师师长林彪的上司彭德怀将军(1898—1974)的正直无辜。彭曾在1942年12月18日《关于华北根据地工作的报告》中称道:“…平型关是一次完全的伏击战,是敌人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但是但是结果我们没有能俘获一个活日本兵,只缴到不上一百条的完整步枪[14]”。这位性情耿直从不说谎的将军之言,可以说和以上资料的实证结果最为接近。

从此档案文件中我们可看到,历史在未经人手加工之际,同一事实即使是敌我关系,不同国度,也是比较接近的。因为都是以事实为记录证据。可是历史一旦为宣传口利用于政治文章,就会出现走形,变相。步枪从一百余条阔水为1000,机枪从4挺变为20的理由,想必是为了和之后吹出的“歼敌1000”的数字对称。此种操作事前容易,可是之后宣传任务不需要时,即使想纠正也不可能了。只得将错就错,一错到底。否则怎能对得起已经对此深信不疑的4万万父老兄弟!不但会贬低党的威信,更会伤大众国民之感情!可谓骑虎难下矣。

【注释】

[1]《浴血奋战——档案里的中国抗战》第三集:平型关战斗。2014年8月18日,国家档案馆发布。

[2]“毛朱彭・此次戦闘缴獲如下”前掲《浴血奋战——档案里的中国抗战》第三集:平型关战斗。

[3]同前。

[4]40辆说来自‘岡部直三郎大将の日記’芙蓉書房,1982年,90頁。另外《滨田连队史》和児島襄《平型关》中虽然也有记录,但不可轻信,因为它不是记录史料,而是事后的回忆,或报告文学。而児島襄《平型关》中的75辆说,依据很可能就是来自本文出示的八路军的记录(児島襄‘日中戦争’Ⅲ,文藝春秋社,1984年,125頁)。

[5]佐山二郎‘日本陸軍の火砲歩兵砲対戦車砲他’光人社NF文庫、2011年。

[6]沢田久一編‘宇都宮輜重史’1973年,164—5頁。

[7]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郷土部隊秘史’島根新聞社,1962年,129頁。

[8]前载佐山二郎‘日本陸軍の火砲歩兵砲対戦車砲他’。

[9]歩兵第63連隊台児庄攻略戦闘詳報Ref.C11111253800、1110.

[10]“歩兵第二十一聯隊損耗表”“淶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自9月22日至9月29日”Ref.C11111184000.№0076。

[11]同前资料。

[12]前出‘宇都宮輜重史’1973年,164—5頁。

[13]前载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大賀春一因为是拉马的辎重特务兵,所以并不参战,只是向崖头上的步兵,投掷干面包,为其加油。

[14]中共中央华中局宣传部《真理》第十四期,1943年8月20日,6页。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