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2020年全球第一的项目很恐怖

自7月中旬以来的20天内,长春、北京、成都三地接连召开会议,这三场会议都有同一个主题,而该主题项目计划要在2020年领先全球。

7月14日,长春召开第九届全国器官捐献与移植论坛会议,会上提供数据,2018年前5个月,中国已完成器官捐献2,459例。

7月31日,中共卫生健康委员会举行新闻发布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表示,今年前6个月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已达2,999例。

8月3日,成都召开2018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暨第五届中国器官移植医师年会,会上提供数据,截至今年7月中旬,中国已实现器官捐献18,433例。

一如以往,器官会议每开一次,捐献器官数量就攀升一次,但有关明细不见红十字会方面出来说明一次。

2010年1月,原卫生部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出《关于委托中国红十字会开展人体器官捐献有关工作的函》。2012年7月6日,中编办正式批准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下设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中央财政补助,职责就是承担原卫生部2010年函委托给红十字会的所有工作。

该函明确提出,由红十字会负责全国器官捐献动员宣传、报名登记工作,同时红十字会还负责建立国家人体器官捐献者登记管理系统,以及建立国家人体器官捐献者资料资料库等等。

同时在COTRS(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用系统)启用时,受卫生部委托,红十字会负责器官捐献体系的工作,负责见证医疗系统依法开展器官捐献、获取和分配工作,以确保器官获取和分配的透明、公平和可溯源性。

也就是器官捐献、分配两大工作是原卫生部2010年正式委托给红十字会来做的,而红十字会被赋予器官捐献、分配这两大流程的居中协调及相关监督的重要职责。

但是一直以来对于器官捐献、分配使用等数据,何曾看到红十字会出来公布说明,都是每隔一段时间地方一场会议报出一个“激增”的数字。即便气温、股市、汇率、物价都还有个上上下下的波动,而捐献器官永远上行,却是一个毫无明细的数字,捐献者不知来自哪里,性别、年龄、地区分布等基本统计资料付之阙如,完全无法昭公信。

在8月3日成都那场器官会议,大会主席是浙大一附院院长郑树森。2017年2月国际科学杂志披露,郑树森团队2016年10月在国际肝脏杂志发表一篇研究论文被撤销,因中国器官移植相关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4年中国公民捐献的肝脏器官是1910例,浙一医院是166例,而郑树森团队论文中说进行了564例,涉嫌学术造假。

撤稿事发时,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也随即认了数据失实,那是因为他正值率团出席梵蒂冈器官会议,更重要的原因是,撤稿事件引发关注的问题,除了造假,更有来源问题。

《国际肝脏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曾要求郑树森做出解释,但郑的回复仅仅是简单的“论文涉及器官均来自捐赠者”。因为他既无法提供捐赠者的资料,更拿不出未使用死刑犯器官研究做论文的证据。

中国移植医疗从1999年起暴冲的手术量,来源于真正死刑犯的器官远远对不上号,而这至今说不清楚弥补此一巨大缺口的供体器官来源,这些年国际调查、欧美议会决议认为是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其中修炼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是最大受害群体。

上述三场会议,除了公告“器官捐献”最新数字,同时宣传重点都是:2017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二。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器官捐献一直黑箱作业,所谓移植大国彰显的不是医疗技术先进,是中共在实施“国家掠夺器官”的恐怖。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