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爷:北京“老炮儿”要发飙

——他们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

如果自己的切身利益和子孙后代被威胁,都不值得呐喊抗争,那我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流氓烂仔喷几句粪就值得上万人去围堵派出所。狗咬人并不稀奇,人人追着去咬狗,这就是奇怪之处。真正的不平视而不见,莫名其妙的小事反而借题发挥,这不是一个城市的性格,而是一种地域的顽疾。

地域歧视是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话题,但最近翻出了新意思。

一个多月前,一个叫做李棒棒的北京土著在视频中大骂外地人“臭X”,据说后来被打进了医院;而就在前两天,一个叫做曹Y航的外地人,因为同样骂北京人“穷X”,被上万的北京人从家到公司全面围堵,最终躲进了派出所“自首”。

两个看似罪有应得的故事,因为后者引发的群体性激愤与狂欢,义愤填膺要发挥北京的“老炮儿”气概,而变得特别的刺目。

无论是李棒棒还是曹Y航,我都不同情。我同情那些声势浩大去围堵派出所,要把曹Y航碎尸万段的北京人。

所谓的爷们气概,如果只是择人、择时、择事,本质上跟去学校砍孩子证明自己有反抗的勇气是同等斤两的愚昧。

因为与此同时,有很多在网络P2P爆雷中受害的人,同时也在北京。我不知道围堵派出所的北京人中有没有爆雷中的受害者——那都是真金白银的损失,但可以肯定他们并没有为了这个上街。

如果延展一下,清理低端被毁的是无数北京人的房子;红蓝黄幼儿园里面遭殃的,假奶粉、假疫苗的受害者应该也少不了北京的孩子;今天尸横遍野的股市里面,北京人大概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如果自己的切身利益和子孙后代被威胁,都不值得呐喊抗争,那我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流氓烂仔喷几句粪就值得上万人去围堵派出所。狗咬人并不稀奇,人人追着去咬狗,这就是奇怪之处。真正的不平视而不见,莫名其妙的小事反而借题发挥,这不是一个城市的性格,而是一种地域的顽疾。

谁都不是傻子。那些行为有喝茶的风险,那些暴虐有威猛之美名,恐怕很多人心里门清。

人的一生一定会遭遇令人愤怒的挑衅,因为赵县这样的世界流氓肯定比君子多。但如果用更流氓的方式予以回击,恐怕也只能证明,这种低劣的撕咬,分不出什么道德高下。

事实上,我最近在油管上看过两段北京土著骂外地人的视频。都算是下流的表演,但除了不屑,没什么好说的。我也不赞成一定要去揍这样的混蛋。事实上这种侮辱,在户籍活生生划分出来的不同国民待遇下,早就已经屡见不鲜。每个群体里面都有素质低劣的货色,一两个人渣并不能代表全部。但一两万人的癫狂,却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之所以说地域歧视属于种族主义,是因为它的优越感的出发点,是基于先天不可选择的出身、地缘。它把基于人性普遍的弱点和缺陷,强行扩大化,以地域之名强行安插在群体的标签中,把同样的人类活生生的划分出层次和优越感。

基于这种优越感产生的勇气和愤怒,值得反复问号。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有段话:“他们只有在安全的时候才是勇敢的、在免费的时候才是慷慨的、在浅薄的时候才是动情的、在愚蠢的时候才是真诚的。”

在大环境已经成为一个大悲剧的时候,选择性的愤怒与勇敢,只能算悲剧中的悲剧。

2018/8/6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