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风青杨:售楼小姐如何靠肉体被提拔为建设局副局长

蒋艳萍有句经典名言:“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为此,蒋艳萍充分利用色相优势,“开发”出许多资源供自己使用,先后与40多名厅级领导干部发生性关系,以此换得官职、权利和钱财,从一个仓库保管员摇身一变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蒋艳萍玩男人是“玩上”。

售楼小姐是怎么被提拔为建设局副局长的

8月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披露:原江苏省镇江市副市长、沭阳县委原书记蒋建明在主政沭阳期间,不仅滥用职权买官卖权,还将其情妇罗薇薇(宁浦冠城小区售楼小姐)违规提拔成沭阳县建设局副局长。蒋建明落马后,被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将售楼小姐提拔为建设局副局长,普通人认为这是“神操作”,难度很大。其实这种“性福提拔”的并不鲜见。譬如,湖北荆门市委原书记焦俊贤,硬是把三陪女“培养”成文化、广电、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局长;安徽绩溪县委原书记赵增军,一步步把情妇扶上县妇联主任宝座等。

不过,在“以色谋权”这条路上最有名的,莫过于仅有初中文化的女贪官尚军,曾是安徽阜阳市公安系统的“一枝花”。在“以色谋权”,傍上王昭耀、王怀忠两个省级高官后(王昭耀、王怀忠落马前一个是省委副书记一个是副省长),曾陆续担任过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院长,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阜阳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她便轻而易举地完成了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升迁。因此,被外界讥之为“直升机厅长”。

关于尚军的报道,有一段是这么写的:“一次县公安局的主要领导李某来派出所检查工作,尚军被安排去陪酒。散场时,李某喝多了,所长安排尚军到宾馆去照顾他。李某一把拉住她的手说:‘小尚,还是你知道关心我啊……’然后就不老实起来……尚军一边应付着李某,一边说:‘听说所里还缺一个副所长……’。李某马上明白了,说:‘你放心,副所长就是你的了。’尚军便倒在了李某怀中。很快尚军就成了派出所副所长,不久又当上了指导员。”

“直升机厅长”尚军,可谓官场版的一名“跳来跳去的女人”。探究其不断高升的法宝,惟超群的“交际”能力而已,而这个超群的“交际”能力,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自己的身体。也就是,一旦遇上权势人物,则祭出身体武器,肉弹砸出。凭此一招,在仕途上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跳跃。

而在关于女贪官的报道中,关于三湘女贪官蒋艳萍的报道是这么写的:“一进入包厢,蒋艳萍风情万种地上去打招呼。正在品茶的‘大人物’就像猫儿见到腥物一样,立即眼睛一亮,高兴地站起来拉着蒋艳萍柔软的手甚是亲热…蒋艳萍频频暗送秋波,惹得大人物浑身躁热。当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大人物再也控制不住了,乘势将蒋艳萍往胸前一搂,把滚烫的嘴往她的粉脸上舔”。

蒋艳萍有句经典名言:“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为此,蒋艳萍充分利用色相优势,“开发”出许多资源供自己使用,先后与40多名厅级领导干部发生性关系,以此换得官职、权利和钱财,从一个仓库保管员摇身一变成为副厅级领导干部。蒋艳萍玩男人是“玩上”。

可以说,以“酒”为媒,以色相惑,成了尚军平和蒋艳萍们平步青云的屠龙之术。眼下,在不少地方,上级官员“深入基层”,下面多半会安排美女出面接待。至少在佳肴丰盛的饭局或晚上“放松放松”之时,是不会让顶头上司觉得过于寂寞的。这就给像尚军这种“以色谋权”的女性,预留了很大的政治钻营空间。而某些贪财好色的官员,则利用手中掌握的干部任免权力,或明或暗地做起了“以乌纱换肉体”的肮脏交易。

其实,与其说情妇们喜欢的是贪官本人,不如说是喜欢贪官头上的那顶乌纱,再具体一点说,是那顶乌纱背后的权力以及通过权力可以交换的社会资源。在这场权、钱、色的交易中,“官场情妇”们与官员沆瀣一气相互勾结,通过其美丽迷人的外表、风情万种的妩媚和深藏不露的心机,成为了贪官大肆贪腐的导火索、加速器、催化剂、中转站、安全通道,甚至洗钱机器。她们在为贪官谋财、换财的过程中“屡建功业”,同时也使自己收获不菲。

只要权势人物认可,就可旱地拔葱将心仪之人一手提拔到指定位置,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没有考核、没有公示、没有正常的选拔程序,或许有,但是,在领导说了算的情况下,这些东西顶多只是摆摆样子、走走形式。当权力成了某些官员私人间性交易的筹码时,官职也就成了可以交易的商品,也就无法再谈公平公正与公开选拔官员了。相比之下,应该说“以权谋色”者比“以色谋权”者更为可憎。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作者微信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