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北戴河前 川普习近平闹掰?贸易战 “最高级别”谈崩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周五(8月3日)表示,最近几天,美中政府在贸易问题上,曾进行了“最高级别”(highest level)的沟通,但谈判无果。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这里的最高层可能是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川普。也有专家分析,中美对抗是制度冲突,对中共来说,川普的要求是要命。另外,中美贸易战的未来走向,外界看法不一。

华尔街日报8月3日报道,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中美贸易谈判已停摆,“但我可以向各位报告,双方最高层近几天有沟通,是一阵子以来首次对话。”但没有说谁参与了美中最高级别通话。

库德洛还告诉记者,有一些“暗示”中共可能会想进行谈判。

同日,另一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告诉媒体,由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双方政府之间几乎是“零”参与。

《华尔街日报》近期刊文透露说,今年5月,在北京中南海与美国商界人士会晤时,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否认自己是打理中美关系的负责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王岐山说,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王笃然表分析,库德洛说美中“最高层”进行了一些沟通,那就不会是之前主导中美贸易谈判的中共副总理刘鹤和美财长姆努钦;而另一位美国高级政府官员告诉媒体,由于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双方政府之间几乎是“零”参与;还有就是副主席王岐山已经否认负责中美关系,这里的最高层只非常可能是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川普。

麻省理工(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也曾著文表示,中美贸易争端的实质是制度冲突,解决制度冲突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陆要加速市场化的改革和建立健全法制。文章认为,“那就等于要放弃党对企业、对司法、对法律的领导了。对于把党领导一切视为执政唯一要义的政权来说,实施这‘唯一办法’不是等于要它的命吗?”

上周五3日,另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向财经电视台CNBC证实,“过去几天(美中)有一次电话会议”,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当被问及这两个国家在贸易问题上处于何种参与程度时,这位官员用手比划了一个“零”。

这位官员表示,并没有特别的催化剂让总统川普提高关税税率,但他也表示,总统川普认为中共对美国行动的回应“不令人满意”。

美国给了中共所有机会

美国务院资深顾问惠顿(Christian Whiton)4月6日在政治外交杂志《国家利益》上撰文说,接下来的中美贸易谈判过程可能不会太顺利,因为一方面需要重建过去失败的沟通途径,另一方面川普政府比前任更务实。

“事实上,跟中共走到这一步上,一个主要原因是之前为解决中共违反贸易规定的每个途径都失败了。”

他举例说,除中美政府高层的双方举措外,包括世界贸易组织、中美商贸联合委员会、布什政府的高阶对话和奥巴马政府的战略与经济对话等等,都是如此。

惠顿说,而在川普总统采取关税制裁行动前,还给中共充分的机会就改革问题进行谈判,包括在川普入主白宫早期就在海湖庄园举行两国首脑会面,产生至少四个对话机制,但中共没有认真对待其中一个对话机制。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表示,美、中贸易战还在继续,美方会持续施加压力,直到中共或者退让或者崩溃;这过程中,人民币继续贬值是肯定的。

国际事务资深编辑唐浩表示:〝虽然双方还在彼此叫阵,但重启谈判的机率应该是越来越高,这次美国的国防授权法,也在川普的坚持下,给中兴、华为留了一条生路,其实也反映了川普并不是要用贸易战致人于死地他希望美中双方一起重新谈判双边贸易,找回公平的交易,走回贸易的正道。〞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