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九一三后陈毅临终打黑报告:林彪战败当逃兵秘史

——“林彪开小差逃跑”并非粟裕而是陈毅回忆

大叛徒林彪是一个逃跑分子。我记得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部队由广东转移到江西大庾时,林贼当时担任第七十三团第二营第七连连长,曾经自由离队开小差向梅关方向逃跑,后来又中途折回,表示愿留在部队不走了。并向我说,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时候杀人很厉害,不能跑了。这说明大叛徒林彪动摇逃跑,但又走投无路,才不得不去而复返,重新回来。

1971年10月10日,当时已病入膏肓的陈毅挣扎着作了长篇揭发,并予以录音。因为录音稿太长,便先整理了一份15个要点的摘要材料,送呈毛泽东。材料中第一点揭发了林彪井冈山时期曾经“动摇逃跑”的问题:“大叛徒林彪是一个逃跑分子。”

1948年5月,朱德、彭真和华北、中原军区领导在西柏坡合影。右起:聂荣臻、陈毅、朱德、彭真、粟裕、李先念、蔡树藩、薄一波(图源: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

1971年“九一三”后,犹如蒋介石之于陈诚,毛泽东一直倚为最可信赖的嫡系将领林彪从辉煌坠入谷底,横尸蒙古荒漠,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与毛泽东决裂。

一时各军中元老纷纷奉命撰文,予以揭发。

1927年8月南昌起义失败后,陈毅从武汉赶上已撤出南昌的队伍,随后又与朱德将残部带上井冈山,会师毛泽东的秋收起义余部,组建了中国工农革命军(即工农红军)第四军,成为中共新式军队的开始。

时年20岁的林彪一直在这支队伍里。他这一时期的表现,除了朱德(军长)、毛泽东(政委)外,陈毅(政治部主任)是第三个最有发言权的人。

朱德于1971年10月22日写给毛泽东的揭发信中,对林彪过去的“劣迹”反映不多,只笼统地说到他的“个人英雄主义”“在井冈山时期就有所表现”:一是“从他所在的连队里调人调枪枝,就调不出来”;二是“井冈山时期他当连长时,就看不起营长周子昆同志,他想办法反对周子昆。后来他当了营长,便开始反对团长王尔琢同志”。

这些在中央已发布《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即57号文件,定性为“叛国出逃”的前提下,无疑无足轻重,成不了林彪一贯是“叛徒”的重磅炸弹。

但陈毅的揭发便不同。

早于朱德12天,也就是10月10日,当时已病入膏肓的陈毅挣扎着作了长篇揭发,并予以录音。因为录音稿太长,便先整理了一份15个要点的摘要材料,送呈毛泽东。材料中第一点揭发了林彪井冈山时期曾经“动摇逃跑”的问题:

大叛徒林彪是一个逃跑分子。我记得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部队由广东转移到江西大庾时,林贼当时担任第七十三团第二营第七连连长,曾经自由离队开小差向梅关方向逃跑,后来又中途折回,表示愿留在部队不走了。并向我说,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时候杀人很厉害,不能跑了。这说明大叛徒林彪动摇逃跑,但又走投无路,才不得不去而复返,重新回来。

这件事发生在林彪担任连长,陈毅担任团党代表期间,林彪回来后还对陈毅说:“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时候杀人很厉害,不能跑了。”这说明知情人仅为陈毅。

多年后,粟裕在艰难的环境中撰写战争回忆录,在其第三章《第三章激流归大海》中转述了这一件陈毅回忆的往事。书中说:

从这次全体军人大会以后,朱德同志和陈毅同志才真正成了我们这支部队的领袖,我们这支部队也渡过了最艰难的阶段,走上了新的发展的道路。但是,就在大多数同志对革命的信心加强起来的时候,动摇已久的林彪还是开了小差。当部队离开大庾县城的那天,他伙同几个动摇分子脱离部队,向梅关方向跑去。只是因为地主挨户团在关口上把守的紧,碰到行迹可疑的人,轻则搜去财物痛打一顿,重则抓起来杀头,林彪感到走投无路,才又被迫于当夜返回部队。四十四年后的“九·一三”事件,林彪在叛逃中自我爆炸。陈毅同志回顾过去历史时指出:“南昌暴动,上井冈山,林彪起过什么作用?他根本是个逃跑分子。”

从文中可以看出,所述林彪逃跑一事与陈毅的揭发是一致的。粟裕文中还特意点出“陈毅同志回顾过去历史”,表明了这件事情的由来。同时,粟裕当年仅仅是连党代表(共有9个连),与林彪不在一个连队,不可能知道这一当时并未公开处理的事情。因此,粟裕回忆录的文字仅仅是转述而非回忆。

《粟裕战争回忆录》一大特点是多谈战役指挥筹划、决策经过,而尽量避免谈复杂的人事。井冈山林彪曾是逃兵一事,因有陈毅书面揭发,广为人知,粟裕才将其引用书中,成为极少数例外之一。

附:

陈毅同志给毛主席的信

主席:

我坚决拥护主席和党中央,对大叛徒、大卖国贼、大汉奸,大野心家林彪及其死党所采取的一系列的正确措施。林贼妄图谋害主席,叛党叛国的阴谋未逞。仓惶出逃,坠机自取灭亡。这是卖国贼的必然下场。这是党的又一次最伟大的胜利。

在党的五十年斗争史中,主席总是事先洞察一切,及时抓着阶级斗争的动向,彻底加以揭露,使任何反党野心家都逃脱不了覆灭的下场。

在主席正确领导下,中国革命每一个紧急关头,都能顺利扭转局势转危为安。这次林、陈反党集团的被粉碎,更是履险若夷,迅速平乱,使我党我国我军更加团结更加巩固。今后的胜利会更大。特此祝贺!

我患病将近一年,仍在继续治疗。我感谢主席和党中央对我的关怀。我揭露林贼罪行的录音稿太长,难于看。

兹先整理一份摘要材料,先送呈,请审阅。

敬祝

主席万寿无疆!

陈毅

一九七一年十月十日

陈毅同志的揭发材料:

揭露大叛徒、大汉奸、大卖国贼、大野心家林彪早年的反党错误和罪行

一、大叛徒林彪是一个逃跑分子。我记得一九二七年南昌起义部队由广东转移到江西大庾时,林贼当时担任第七十三团第二营第七连连长,曾经自由离队开小差向梅关方向逃跑,后来又中途折回,表示愿留在部队不走了。并向我说,沿途老百姓搜腰包、打人,有时候杀人很厉害,不能跑了。这说明大叛徒林彪动摇逃跑,但又走投无路,才不得不去而复返,重新回来。

二、大叛徒林彪一贯利用封建关系,任用私人。林贼早在担任第七连连长时就任用他的表弟担任勤务员,把连队伙食费一百二十元毫洋交其表弟背管,结果该犯背款潜逃投敌。红军在井冈山会师后,一九二八年在某次战斗中红军又将其表弟俘虏过来,林贼竟敌我不分,又重用该犯在团部当勤务员,让他背卜壳枪出入团部,被团领导发现赶走。这说明大叛徒林彪任用私人搞死党的行为不是自今日始。

三、林贼口头上拥护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实际上早年就一贯破坏红军纪律,经常同勤务员等一伙亲信吃吃喝喝,每到一地总是抓老百姓的鸡吃不给钱。经批评后有所收敛,但不久仍然旧病复发。

四、红军第四军由主席率领从井冈山向赣南作战略转移时,占领大庾城后,由二十八团担任新城、赣州方向的警戒。不料黄昏前遭敌突然袭击,发生战斗。记得当时主席曾去前沿阵地观察作战形势,发现二十八团未组织认真抵抗,边打边退,林贼带着队伍在后跑。主席即指示他一定要组织部队打好这一仗,击退敌人,否则对以后转移很不利。林贼对主席的指示根本不理,竟从主席身边一冲而过,抢先跑往安全地带,只管自己安全,不顾主席面临敌人追击的危险。我当时在场,叫住林彪无论如何不能走,他也不理。幸得后面有一些部队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才保证了主席的安全。这是大叛徒林彪临阵退却,不顾主席安危的一桩严重罪行,说明他对主席没有任何无产阶级革命感情。这件事对我印象很深。

五、大庾战斗后,当晚在距大庾四十里的杨梅整顿队伍时,发现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在战斗中负伤。主席要我去告诉林彪要很好照顾何,设法把何抬走。我找林彪传达了主席的指示,并说明何是从三十一团调来的好同志,无论如何要照顾好把何挺颖抬走,否则会影响两个部队的关系。林贼当时满口答应,但事后何挺颖竟被抛弃。其实当时把何抬走不是不可能的;何挺颖被抛弃,林贼负有很大责任。这是林贼只顾自己,对阶级弟兄、对战友毫无革命感情的又一表现。

六、寻邬圳下战斗中军部遭敌袭击,毛主席和朱德同志受到极大危险。当时林彪所部担任警卫,军部受袭击,林贼没有掩护军部,自己早就上山去了,因此对军部受袭负有很大责任。事后我批评他,他不承认,反而推卸责任,诡辩说军部要他带队伍早到罗浮嶂,没有给他掩护军部的任务。林贼只顾自己,不顾领导同志的安危早年就已有暴露。

七、在圳下战斗后,我军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我记得前委曾讨论了敌人可能前堵后追,发生建制被打乱的情况,决定如遇此种严重情况,队伍可以分三路行动,由主席率三纵队为一路,朱德同志率二纵队为一路,我和林彪率一纵队为一路。但当时干部战士都不愿分散。几次决定分散行劫,总是分不散。这体现了干部战士对领袖和领袖对干部战士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依存关系和战斗团结。彼时此种情景,非常动人,至今令人难忘。林贼面对此种局势,消极悲观,曾多次鼓动我把队伍拉开,不要走原定路线,而另走一路,把毛、朱摔开,说是和毛、朱在一起目标太大,不利于保存队伍和脱离敌人。当时我没有同意,队伍没有拉开。林贼不顾革命大局,企图摆脱领导,使领导同志陷入困境而自求脱身的阴谋未能得逞。

八、四军七次大会刚刚开过不久,主席提议从红四军每个连拨一个班加强闽西的地方武装,以便成立第四纵队。林贼竟然当场带头反对主席的提议,以致主席的正确主张未能实现。这是林贼从本位主义出发,反对主席主力和地方兼顾的正确方针的严重罪行。

九、一九二九年彭德怀从井冈山突围出来在余都同主席会师后,主席仍让彭德怀回井冈山恢复工作。随后四军部队到达瑞金,主席观察全国形势,认为江西的形势最为成熟,提出一年争取江西的计划。林贼很羡慕彭德怀到处打游击,反对主席提出一年争取江西的计划,认为不能说全国和江西革命形势很快就会到来,说是江西福建的老百姓不愿当兵。林贼消极悲观,很怕敌人尾追,主张分散打游击。主席一直耐心对他进行教育。四军九次大会后,主席给他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一封长信,批评了他的消极悲观,对革命丧失信心的错误思想。这封信油印后在部队和地方广为散发,对指导当时的革命斗争起了极大的作用。可是在一九四八年林贼却抵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封信。主席英明伟大,很早就抓住了他的本质,这封信对他自命一贯正确不利,所以他竭力抵赖。这说明大叛徒林彪对主席极不老实,耍两面派,是反对主席的又一次大暴露。

十、一九二九年十一月我从中央回来,首先到林彪所部去,林贼问了我去中央的情况,我讲了中央要我负责欢迎毛主席回部队。我也问了他部队情况,他说几个纵队司令员团结得很好,那批政治小鬼都被打下去了。林贼把政治工作人员诬蔑为政治小鬼,说明他是一贯反对政治工作的。

十一、红军打梅县失利后,队伍开到上杭、长汀之间的官庄。当时的主要任务是欢迎毛主席回部队,来统一全党全军的路线,应付全国大发展的局势,推动全国革命的大发展。林贼却要求前委开会,讨论他的分散打游击的主张。林贼在会上反复强调他在永定、上杭之间分散打游击的经验。前委会上争论很激烈,林贼的主张未被通过,但仍坚持保留意见。林贼一贯主张分散打游击,这是对全国革命悲观失望的表现。

十二、四军九次代表大会后,在毛主席的正确路线指导下,全军团结,气象一新。毛主席和前委率二纵队在龙岩、大小池、古田一带与闽西地方负责同志讨论安排地方工作。林彪的一纵队和三纵队在新泉、朋口、长汀一带做群众工作。林贼听说江西敌人要从瑞金方面向闽西进攻,不请示主席和前委,即拉起队伍向江西逃跑。后来,主席率二纵队经清流、宁化、归化、广昌到宁都的东韶才跟上一三纵队。事后我批评林彪在九次大会后竟然不请示,擅自决定分兵行动是错误的,林贼死不承认。林贼闻风而走,不请示、不报告,是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是分散逃跑的又一罪行。

十三、一九三二年第四次围剿前,我当时在江西军区工作,听前方来人讲,三军团彭德怀部曾发生第二师师长郭丙生叛变投敌事件,部队情绪不高,在小元会议上林贼和彭德怀都要求脱离主力部队分散打游击。此事我只听说,未亲见,还可以核实。但林贼一遇困难就想离开主力分散打游击,这种主张确是一贯的。

十四、一九四四年我在延安时,同林贼接触不多,有一次我问他第三国际情况,林贼大肆吹嘘季米特洛夫、曼努也尔斯基、艾尔科里(即意大利的陶里亚蒂)等人,说这些人表面上是老先生,实际上本事很大。林贼这样吹捧这些人,同这次仓惶出逃可能早有历史根源。

十五、还有一次林贼向我大肆攻击延安的抢救运动,认为抢救运动中审查叶群是暗害青年,他大讲叶群的好话。林贼这次叛国投敌,更证明了当时审查叶群是对的,可惜没有审查清楚。

以上是我现在能够回忆得起来的林贼的一部分罪行。从以上事例中看出,林贼早年就多次反对过毛主席,在革命的紧要关头,对中国革命消极悲观,曾多次动摇逃跑,企图分裂红军。林贼为人阴险,耍两面派,培植死党,专搞阴谋,也是一贯的。此次发展到妄图谋害主席,叛党叛国,并不是偶然的。我不否认林彪在主席和党中央领导之下曾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一九二八年湘南进军,我是犯了错误的,林贼在桂东一仗还是打得对的;红四军七次大会上我是反对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的,林彪是写信支持毛主席的,这也是历史事实。在揭发林贼罪行时,我不否认我在历史上所犯的这两次大错误,和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所犯的严重错误。以上揭发的事实,提供参考。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