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北戴河烦到睡不着觉 惊人逆转 规矩是这样的!

今年中共除了内忧,更添外患。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引发人民币贬值压力有增无减,A股跌跌不休,经济持续走软,去杠杆稳经济压力明显加大,中共不得不提出“六稳”方案。有独家称,习近平下榻的“零号别墅”深夜仍门庭若市,内忧外患下,习近平似乎无法入眠。但从中共的内部规矩看,中共元老在北戴河疗养期间,可以由中央现任领导人拜访,而不是被登门。而且从党媒报道看,诸多中共政治局委员在各自辖区工作。

博讯之博闻社独家惊人逆转

虽然海外博讯之博闻社、明镜网年年独家消息说,北戴河会议上,中共元老要围攻习近平,习近平要下台;老江如何畅游北戴河,习近平如何两次带常委给江祝寿,但最终被证实为不实消息。而同时习当局一再给北戴河会议降调,党媒连年强调北戴河无会。

博讯和明镜多年来,每每发表北戴河独家报道,阿波罗网常常做出独家质疑分析,如2016年,博讯独家称习近平8月两次给江祝寿,但阿波罗网发现博讯照片造假是旧照片。港媒争鸣杂志当年8月初报道,胡锦涛等7月中旬已赴北戴河,但江泽民缺席。

阿波罗网记者发现,博讯独家中所发“习近平给江泽民祝寿”的照片,实际上是2014年9月30日晚中共国务院举行“十一”招待会的照片(网络图片)

阿波罗网当时戳破博讯之博闻社的假照片的报道题目为:战报来了?北戴河最后的机会?十九大前最后一次

博讯之博闻社今年8月7日发表独家说,表面上,习近平在北戴河获得支持及声援,但内忧外患仍然严峻,中南海御用智囊们都一筹莫展。消息说,零号别墅白天晚上都是门庭若市,“即使到了夜深人静,习近平本人也无法入眠,根本睡不着觉,或者睡不好觉”。

在习近平高压治党、敲定“定于一尊”的前提下,当局是否允许、以及党内高层是否有胆量如此频繁地登门“进谏”,值得怀疑。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党导立宪制的提出者柯华庆日前对中共外宣媒体表示,中共规矩一般不允许中央领导人串门,因为会被认定为搞小圈子。中共元老在北戴河疗养期间,可以由中央现任领导人拜访,聊聊当前政治问题,非正式的北戴河会议成了中共退休元老表达意见的平台。

有港媒此前引述内部消息指,今年的北戴河休假期间,元老和官员们将受到严密监控,除了外出散步时互相打打招呼外,组织任何会议都必须经中共中央办公厅批准。

有中共背景的《南华早报》7月19日曾引述消息人士披露,当局对到访北戴河的官员也进行了防范。据称,到北戴河休假的官员们的公寓都相隔很近。他们可以在散步期间互相问候。但是所有人都处于重重护卫之中,请求见现任领导人十分困难。而常规的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常委的每周例会,将会在休假期间在北戴河进行,但是额外的官方会议需要经过中共办公厅批准。

而对于政治局会议何时召开,外界发现,政治局委员轮番缺席北戴河。

翻查党媒公开报导,自8月1日至今,多名政治局委员仍在各地公开活动,缺席(或是部分缺席)北戴河休假。

其中,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8月7日在北京会见第73届联大主席埃斯皮诺萨。

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8月2日主持市委常委会学习习近平讲话,8月6日和7日在本市调研。

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8月3日至6日接待黑龙江省党政代表团在新疆的考察活动。

北京市委书记蔡奇,8月4日与来访的拉萨市考察团共商对口支援工作。

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8月2日主持市委常委会学习习近平讲话,8月3日在本市调研。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8月1日和2日都在本市调研。

另一位非政治局委员、但同为副国级的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8月1日至4日出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8月6日在北京会见第73届联大主席埃斯皮诺萨。

分析:北戴河逼宫传言可信度极低

台湾时事观察人士宋文笛8月7日在台湾上报撰文表示,每逢七、八月份中共年度北戴河元老会议前后,港台与海外华媒,在这段期间经常会出现诸如“党内高层裂缝已经遮盖不住,总书记(习近平)地位不稳,积怨已久的元老们大肆集结,意欲于北戴河清君侧”的报道。其实,关于“北戴河激战”的传言,几乎每年都有。

宋文笛认为,本轮关于“激战北戴河”的谣言基本上可信度极低。其一,元老们没有诱因从事高风险低收获的冒险。做为退休人士,要从事宫廷政变,有几点考量:

1.一旦失败,面临无比风险。即便成功,已经退休的元老不可能重出江湖,其实也无利可图。

2.如果真的宫廷政变成功了,还得面临元老各派系需要各自推出代理人竞逐大位的问题,构成下一轮的赛局。

3.在下一轮,要是推自己的人出局推失败了,不只脸上无光(人生最后一战留下败战纪录),而且可能会伤到里子。

4.但要是推自己人成功了,自己的派系从此便会出现新的老大,自己反而变成“大老”了,权威或许比现在还有损无增。

其次,此番谣言中即将“领衔发难”的主力元老为“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等人。这些元老的人事脉络属性明显不同,是否能有效地并机密地协手合作,本身即是一个问题。

其三,若说这些年代相近,纠葛较深的中共元老们有一个共同利益,那便是他们共同领导过的中共政权的稳定性和正当性不能砸锅,在此问题上大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共同体关系。“清君侧”的政争,即便成功,对于中共政体的威信也是巨大的打击,即便单单为了预防骨牌效应,也该避免此类的宫廷政争。

其四,即便这些元老们有意从事宫廷政争,客观上恐怕也没有足够的武力资本。因为,习近平在第一任任内透就过大幅军改以及设立国安委,重组了中央军委和国安系统,从编制到人事上都牢牢地掌控军警特大权。没有武力基础,便没有宫廷政变的空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