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文集 > 正文

李怡:金门跳水投共的“经济学家”又给主子出了馊主意

——后发优势抑劣势?

就政治体制而言,在不改革政治制度的前提下,技术带来的经济发展,只会助长政府的机会主义;政府和官办企业利用特权,与民争利,损害社会利益。最后,非但私人企业无法发展、政府和官办企业也必然贪污腐败横行,国家的整体活力被蚕食!

1979年在台湾当兵时于金门泅水投奔中共的经济学者林毅夫,月前在香港就中美贸易战接受访问,他认为中国应该“以牙还牙”作反击,因为美国企业有大量利益在中国。他举例说,美国通用汽车在本地销售才300多万辆,但在中国销售量达400多万辆,“要是没有中国市场,美国汽车企业便惨了”。

大陆网页有人反问:“中国一年才进口美国商品1,300亿美元,进口的美国汽车又以高档车为主,即使平均每辆车3万美元,400多万辆汽车就是1,200多亿美元,可能吗?”事实上,根据中国的统计数字,2017年中国进口的美国汽车只有20万辆。为了维护习近平的“以牙还牙”说,一党专政下的所谓经济学家竟可以如此信口胡说。

我不禁想起2003年,林毅夫与旅澳洲学者杨小凯关于“后发优势还是后发劣势”的辩论。所谓后发优势,就是指发展中国家,利用低价劳动力的产品向高收入国家销售而获益,而产品也可以依靠买进发达国家的核心技术来制造。比如发达国家需要研发十数年才能量产的汽车、飞机的发动机、高科技的晶片等,后发国家不用研发就可以买到,广泛利用这些核心技术,就能以低成本制造多种产品,创造无限商机。这种依靠买入先进科技的后发优势,令落后国家可以用远远少于发达国家的时间实现现代化。

杨小凯提出:拉美国家在独立后,一直在借用最先进的科技成果,为什么经济普遍走向衰败?如果后发优势论成立,为何洋务运动无法挽回清王朝的崩溃?他引用已去世的经济学家沃森提出的“对后来者的诅咒”(curse to the late comer),它的意思是:落后国家不论在制度上或技术上都落后于先进国家,在技术上大有模仿发达国家的空间,但在制度上要改革就痛苦得多,政改会触痛既得利益阶层。因此,落后国家通常只会“技术模仿”,而不接受“制度模仿”。其结果虽然可以使落后国家在短期内取得非常好的发展,却会因此使制度改革延缓,甚至保守倒退,以致留下许多长期发展的隐患。

单从技术层面言,如果可以买到优秀的发动机、晶片,落后国家就一定不会自己花十多年时间去研发、生产这些核心技术。没有科技基础,也不可能进一步使技术更新。这样,在技术进步上固然永远被发达国家领先,而且核心技术也掌控在他国手中,一旦他国收紧出售或禁售,经济就遭到扼杀。

就政治体制而言,在不改革政治制度的前提下,技术带来的经济发展,只会助长政府的机会主义;政府和官办企业利用特权,与民争利,损害社会利益。最后,非但私人企业无法发展、政府和官办企业也必然贪污腐败横行,国家的整体活力被蚕食!

辩论表面是林毅夫赢了,他在中共建制中如鱼得水。当时国际上大多数经济学者也相信后发优势。中共领导层自然听不进“对后来者诅咒”的论述。

但杨小凯的“诅咒”忧虑却不幸言中。他英年早逝,在2004年就肺癌去世了,这位两度获提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学者,没有看到他忧虑的预言实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